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二十六 放开我的手吧!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00 2011-10-23 10:42:04

  一缕灿烂的霞光透过玻璃窗,柔和地洒在静娴消瘦苍白的脸上。静娴埋头,紧握手中的笔,十分专注,她在批改活动节刚收上来的学生习作。你可否知道,一个人如果极度伤心,拼命工作是暂忘哀伤唯一的方法。至少热爱教育事业的静娴是这样。

晚霞,真美!

那时候,静娴披着洁白的婚纱,在晚霞中依偎在新郎怀里幸福的笑。

那时候,静娴陪着至爱的男人,漫步在晚霞中,牵着至爱男人一无所有的手说:“靠着我的肩膀,如果想哭,你就哭吧!”

那时候,静娴在晚霞中等待远在他乡的至爱归来。

那时候,男人在晚霞中拥抱静娴说:“一生得到你,我,很幸福!这一辈子,我真值!”

晚霞真美,真的很美!

静娴没有抬头,物是人非,美丽的晚霞已不是当初的美,不再使她深深依恋和无限憧憬。

她不肯抬头,不肯放下手中的笔。

晚霞萧然而退,无声无息地隐去,不想惊扰这个憔悴不堪的女人。

夜幕悄悄笼罩,已经看不清学生作业簿上的字,静娴直起被弓曲好久腰背,拖着下巴,斜着半边脸往窗外,那幽幽茫茫的天空,透视她心底的哀愁。

她拖着疲倦的身子慢慢走出校园,走向旅馆,她栖身的地方。

静娴不知道自己住在旅馆几天了,她只知道天蒙蒙亮,起来去学校拼命地工作和加班,黑夜降临就回来,横躺在床上,面对空洞的天花板,听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茫然,黯然,哭泣,然后在寂静的深夜里,昏睡……

没有晚霞,今天傍晚的天边堆积起厚厚乌云,阴沉沉。

静娴在办公室加班写教导处的教研活动计划。就让她苦苦加班吧,肢体的疲倦可以让她暂忘内心不堪的痛苦。

狂风扑进办公室,静娴赶紧关好玻璃窗,天一定要一场大雨了。紧跟着风而来的是滴答滴答的大雨点,使劲敲打玻璃窗。

静娴走出校门,撑开她淡紫色的雨伞,在大街上漫步,这雨,这雷,这风,任凭袭击,任凭冲刷。

静娴慢慢行走,风夹着雨汽吹乱了静娴的长发,深深吸一口气。黑夜里,风雨中的彷徨,风雨中的无奈,风雨中的哭泣,不是小说和电视剧里才有的情景。今夜,静娴切身体会这一切。

她不想回到宾馆房间这么快,那儿,她孤身对影成三人,自怜自伤,不自觉想起博俊的无情背叛,然后是心被撕碎般的剧烈疼痛。

“娴……”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叫唤。

静娴没有回头,沉重的脚步慢慢朝前走。

“娴,回家吧。“博俊追上来,离静娴更近。

静娴在风雨中颤抖,虽是夏季,她冷。

“娴,你,回家,好吗?”博俊一只有力的手抓住静娴的左手腕。静娴本能的使劲脱手,脱不开。她本来就力气小,只要博俊稍一点力气,虚弱的她是无能为力的。

“求你,别用你的脏手抓疼我!”静娴没有看博俊,她很冷漠的口吻。

博俊歉疚的表情扭曲,定格住,没有放开静娴。

“你的手,在多少个女人身上摸过,可以告诉我吗?”静娴依然没有看博俊,她异样的平静。

博俊沉默。

“放开我!”静娴大吼。她第一次这样对博俊发怒,静娴一生中只这一次如此的愤怒。

博俊的手慢慢松开,却舍不得放下静娴的手。

“我已经濒临死亡了,求你,放过我好吗?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她全身颤抖,酸涩的泪水混着冰凉的雨水,久久看着博俊的脸,充满泪水的眼里,是无限的哀怨和威严。博俊不敢接应静娴的目光,他的鼻子红了。

挣脱开博俊的手,静娴甩头而过,手里淡紫色的花雨伞划过博俊的肩膀,落在地上,一阵大风呼啸,淡紫色的花伞飞向街道边的树下,雨水从伞沿不停地滑落。

博俊看着静娴惨然离去的背影。他心里知道,自己将失去的,也许再也回不来。

旅馆的大门为静娴打开,她垂下头,几缕长发贴在脸上,雨水顺着发尖滴到脚上,前台服务员透视一样的目光随她湿淋淋的身子移动。

伫立旅馆房间的窗里,静娴颤抖的嘴唇里是诉不尽悲伤。窗外,雨帘潇潇;窗里,泪帘亦潇潇。雨帘泪帘,帘帘潇垂。

回想刚才街上与博俊的那一幕,悲伤,幽怨,残泪,凝固在静娴的日记本里:

放开我的手吧!

冷冷的大街,潇潇的雨,是寒雨伴着泪水?亦还泪水伴着寒雨?应是泪水寒雨相顾互怜。

多少个夜深人静,我牵肠挂肚地想你,是你和别人欢声笑语的时候;多少次彻夜思念你,是你深深想念别人的时候。我的心如刀割,可刀割的痛,哪有这么撕心裂肺!

新人笑,旧人哭。千行泪,有谁知道我心痛。

悲伤的背后,是你我的曾经相依相守。渐渐消失的是你对我的爱,渐渐枯萎的是我憔悴的心。

既然爱已不在,请放开我的手吧,曾爱过我的人,我宁愿孤独一生,也不要再承受你背离的伤害。

牵着我的手,你的手是那么冷漠,是什么让你的心离我越来越远?是什么让你和我平行在同一条道路上,你的心却脱离轨道?

曾在无数个悲伤绝望的黑夜,流着你不再心动不再心痛的泪,问问你的心为何背离我。你冰冷的面容,无情的眼神,让我的心支离破碎。

既然爱已不在,请放开我的手吧,曾爱过我的人,我宁愿孤独一生,也不要再承受你背离的伤害。

风吹干了我的泪,吹不走我心底的伤痛,天空的雨,划出无奈的忧伤,望不见你多情的温柔。旧时的歌已不在为我唱,街边的咖啡屋弥漫着逝去的诺言。

美丽的约定梦依然,却已物是人非。

既然爱已不在,请放开我的手吧,曾爱过我的人,我宁愿孤独一生,也不要再承受你背离的伤害。

孤独的时候,寂寞的我,不再有梦。

我的心好冷好痛,你永远也不会懂……

她,她们,像一把尖利的刀,狠狠刺着静娴的心,而博俊你,是手持这些“刀”的人。静娴这样向博俊表达自己的心有多痛。

只是这日记,博俊永远也看不到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