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二 十三 背叛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54 2011-10-23 10:42:04

  时逢端午,学校委派静娴去北京参加一个课题研究活动。很少出差的静娴,要在北京参加培训两个星期之久。

“俊,今晚没有应酬吗?”静娴问,她语调温和而平静。

“没有。”博俊点了一支烟,斜靠在沙发上,非常简略地回答。

“学校要我组织一个课题研究,明天去北京参加培训。”静娴补充。

“哦,好机会。你很少出门,也没去过北京。”博俊表情异样兴奋。

他根本不知道,不是静娴没有机会出差,静娴是学校骨干,上级有意培养静娴,想让她多出去学习,但几次静娴都把机会给了别人。静娴觉得这个家不能没有她,孩子离不开她的照顾。让博俊毫无后顾之忧地驰骋在他喜欢的事业上吧,她这么想。

或许,是她自己离不开这个家。

好难得,博俊在家和自己看电视。

博俊的手机响。他看了来电号码,立即站起身。

“于嫚啊,什么事?”

“……”

后面是说些什么话,谈些什么事,静娴听不见了。因为博俊一边接,一边向另一个房间里走去,掩起门。

客厅里跟儿子玩的静娴,时不时,听见博俊舒心而轻声的笑,一阵接一阵。

“明天几点去?我送你。”接完电话,脸上洋溢着光彩,博俊回到沙发上。

博俊“我送你。”这热情,让静娴心里涌出一股静静的暖流。

两个星期的时间很快,想念牵挂丈夫和孩子的静娴却觉得在外的这十几天,过得很慢。培训结束,其他人留下来,多在首都北京过一夜。静娴则赶紧收拾行李,一个人踏上回家之路。

火车在铁轨上疾驰,静娴归心似箭。

回到家,博俊不在。

静娴不常出差,也知道博俊工作比较忙,所以回来时并没有打电话叫他去车站接,而是自己打的回了家。

静娴问小保姆,博俊回过家没有。

“他刚回,又匆匆走了。”

小保姆边擦桌子边看静娴,眼睛怪怪的。

“你怎么啦?”静娴亲切地问:“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李小琴怯生生地收回她异样的目光。

“没关系的,有什么为难事你说吧。是不是家里需要钱?我先支付工资给你行不?”

静娴是真关心李小琴,乡下来的,不容易。

李小琴很尴尬,为难的似笑非笑,头也不抬。

“那,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

小琴摇摇头,她头更低,咬了咬嘴唇。这小姑娘,今天怎么啦?静娴不知所措的纳闷。

过了好一会儿,李小琴突然下定决心似的猛抬起头来。

“大姐姐,我可能多嘴了。我说了,可能就不能在你家做事了,可我要是不说,我,我觉得对不起你。”

“什么事呀?你快说啊。”静娴很为李小琴着急。

“你爱人和司机好上了。”

“?”静娴没听明白小保姆的话。

“你爱人,大哥哥,他和司机好上了。那个坏女司机——于嫚。”

“?”静娴瞪大眼睛,嘴唇微微颤抖。

“你爱人和那个女司机好上了,是男女不正当关系那种,好丢脸!”小琴以为静娴听不明白,提高音量,吐字更清楚。

“你,怎么知道的?”静娴下一步证实。

“我已经发现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你不在家的时候,大哥哥接那个叫于嫚的电话,说的都是‘我想你,我也爱你,一定在老地方等我啊’这些话。今天中午我亲眼看见了,他们一起下楼时,我听你爱人说今晚在新馨宾馆庆祝她的生日。他们出去时是你爱人开车的,我从窗户偷偷看,他们在车里拥抱亲嘴很久。”

李小琴全身发抖,坚持说完,直冒大汗。她还只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农村小女孩,见事不多,此时是又激动又害怕。这样的事从她嘴里出来,非常不容易,她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大姐姐,我告诉你这些,因为你是好人,你不但没有把我当下人使唤,还很关心我。我不能自己知道了还隐瞒你啊,这样对你很不公平。大哥哥一定知道是我告诉你,他一定不会原谅我的,我害怕,我不敢在姐姐家了,我不能在姐姐家做事了。”

李小琴拧着抹布,两腿打颤,不知所措。

静娴娴重重地落坐在沙发上。李小琴,这个纯朴的小姑娘,她绝对不是搬弄是非的人。她回想那天夜里,她在阳台看到的那一幕:博俊站在车外,头从副驾驶室穿出来,一只女人的手与博俊的手相互滑过。女的当然是于嫚。

以为自己眼花,错了!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正确的,其实当时是自己的心不愿意相信事实的自我安慰,我真傻!那合理的猜想,根本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你刚才说,他们去哪家宾馆?”

“新馨。”

“小妹,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帮我照看孩子,等我一会儿。”

静娴拿起刚刚放下的手提包,急匆匆下楼,她身上所有的神经都紧紧地绷,一会儿,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场景。

新馨宾馆服务前台,静娴对服务员说:“我是‘此人’的妻子,我俩在这里住宿,他登记的是哪号房?”

她掏出两份证件——身份证和结婚证。

服务员把静娴领到宾馆118房间前,打开房门,示意静娴进去。

急步进去,她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不愿看到的,不堪入眼的一幕。这个场景,破灭了静娴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

一男一女,赤裸裸在床上。博俊和于嫚互相拥抱,于嫚两只矫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博俊,与她对视的博俊,充满贪婪的欲望……

静娴内心悲愤地惨叫,两腿发软,她差点儿倒下。

“你,你们……你们……”静娴指着赤裸裸的博俊和于嫚,气不成声。

两人惊慌失措地松开对方,于嫚本能地抓住被单遮掩自己的身体,卷缩在床头不敢抬头看娴。

博俊还未回神,惊讶地望着静娴,羞得涨红了脸,却又不知怎么做。

静娴没有破口大骂,没有冲过去厮打,她脸色苍白,眼睛里由最初的惊讶变成愤怒,由愤怒变成哀怨,由哀怨变成冷漠。

这样的眼神,是博俊第一次见到,静娴第一次如此复杂而不可侵犯的眼神,他无法对抗,害怕了。羞愧的博俊怕得忘了自己的身体还在赤裸裸。

此时的博俊在静娴眼里,如同一头肮脏的野兽,令人作呕。

她向前去,矗立在两个裸男女旁边,看也不看于嫚一眼,狠狠的,恨恨的,望着赤裸裸的博俊!足足几分钟。高雅的尊严,令眼前的两个裸男女的脸无处可逃,找不到无处藏身。

“无耻!”静娴用很低,很微弱的声音,留下唯一一个词,转头离开118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