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二十九 牵肠挂肚的思念是离去的无奈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94 2011-10-23 10:42:04

  无论爱与不爱,走与不走,都无法抹去心底的痛。始终如一深深爱着一个人却被深深伤害的人,伤口永远都不可能抹平。愈合了,也永远就一道疤痕,总会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或空间里,隐隐作痛。

被一把尖利的刀毫无怜悯地割伤,自舔疼痛的伤口,让它慢慢愈合。缝补愈合后的伤痕又被无情地刻了一刀,鲜血从旧伤口上直流,这样的疼痛有多难忍?只有被这样伤过的人才能懂。当疤痕重叠的伤口上还未愈合完整,又被一刀狠狠地划下去。博俊给静娴心里的伤就是这样的,一刀比一刀深。

离开了博俊,就像离开一个把自己淹没得无法呼吸的浑浊的深水潭,有了一种解脱,但静娴,她必须承受另一种煎熬的痛苦,对稚嫩的儿子扯肠牵心的挂念。

下班了,静娴最后一个走出校门,她走在与曾经的家相反的路上,一个人,低着头,默默地。

她好久不约芸一起走了,因为她朝的是另一个方向。有时候,芸会主动叫静娴,相约回家,但静娴总是把加班批改学生作业为理由,拒绝了芸。静娴不想对任何一个人说自己离婚了,包括和她很好的芸,她不是好面子的人,她不想让别人用探索的眼神看着她,不想让别人探讨一样的议论她。她的心太累,她要避开所有人猎奇似的唧唧喳喳,在平静的空间里,一个人静静挣扎。

“妈妈。”

“小宝!”静娴本能地回头,脱口叫出。

一位着装时髦,长得挺拔的年轻妈妈,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走在静娴的后面。小男孩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静娴,有点怯生,他不明白面前这位陌生的阿姨为什么叫他“小宝”。

年轻的妈妈抱起小男孩,亲了一口,擦过静娴的身边向前走。静娴满怀歉意,她忍不住又一次微笑地看一看小男孩。静娴温柔慈祥的笑脸,小男孩两手抱住时髦妈妈的肩膀,也给静娴一个可爱的笑脸。那不是小宝,静娴知道她自己听错了声音,是思念儿子的心切让自己幻觉。

拐过热闹的街道,就到有点僻静的租房楼下。

是小宝,小宝哭了!静娴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她转身,眼睛顺着哭声寻找,哭声是从对面楼传来的。一个小女孩趴在窗户上哭,满脸泪水。十指连心一样的怜痛,让静娴真想跑上去把那孩子抱在怀里。

小宝也一个人在家吗?假如趴窗户里的是小宝……

静娴不敢往下想象。她赶紧拿出手机拨家里的那个固定电话号码,当然那已经不是静娴的家里了。

小宝安然无恙,告诉静娴博俊正在炒菜。

小时候,听见一个大女人对另一个大女人说:出外面,听见别人的孩子叫就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叫,听见别人的孩子哭就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哭。静娴没有忘记过那个大女人的话,直到今天自己切身经历。

晚上九点,刚刚家访给一名生病耽误课程的学生补完课,静娴回到租房。今晚是搬到这个租房的第三天晚上。

一个孤单的人,在一间屋子里。房间的天花板没有水晶心状的吊灯,玻璃窗的颜色不是浅蓝色,墙角是陌生的,窗外的景物也很陌生。不知怎的,想到了博俊,博俊的身影陌生得可怕,所有的一切都改变,都陌生,静娴抱住自己,忽然间,觉得自己也是陌生的。她不再是那个午夜两点还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的水晶心灯等待博俊回来的女人,不再深夜伫立浅蓝色的玻璃窗前听风吹雨哭声。

白天,把自己的时间给了学生,给了工作。夜晚,自己的时间本来属于博俊,属于儿子的,可是……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忘了,今天忘记打电话给儿子。静娴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手机屏幕显示未读短信。静娴没有心思看短信,她迫不及待地拨了固定电话的号码。

手指急切地按按键,正按电话号码最后一个数字,手机响了。

是儿子的电话。这是巧合还是母子之间的感应?静娴更相信是血脉的感应。

“小宝!”静娴好想对儿子问寒问暖,却只浓成深重的两个字。

“妈妈,您在哪儿呀?”

“妈妈在……”静娴顿了一下,“妈妈在出差学习地方的旅馆”

“爸爸说您不是出差。妈妈,您为什么不回家睡啊?”

“妈妈真是出差,明天再去看小宝,宝贝乖,好好睡啊!”静娴故意强调。

“嗯,我听妈妈的话,妈妈您早点回家,妈妈晚安!爸爸你骗人,你就爱骗人。”

电话里,静娴听见小宝使劲地埋怨博俊。

“小宝好好睡,明天放学妈妈去学校接小宝。”

努力地向幼小的儿子撒谎,蓝娴心里像有个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

她双手捂住脸,泪水从她指缝间慢慢渗出,流下来,滴到地上。

我根本不配当母亲!她骂自己,怎么能狠心离开他,还骗他。倒在床上,她拼命地摇头,失声痛哭。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苍白的脸,满是泪痕,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渗出,她的手脚麻木,无法挪动,每移动一下都是一个巨大的折磨。

静娴让自己靠在床头,呆望黑乎乎的窗外。

狂风夹着倾盆大雨,泥泞的小路上,小宝一个人站在夜雨里,四处张望,大声哭喊:“妈妈,妈妈……”大雨里的小宝多么恐惧,他在渴望地求助,却失望的无助。

“小宝!小宝!妈妈来了!别怕,妈妈来了!”静娴不顾一切跑过去,右脚绊了一块大石头,重重摔了一跤,痛得静娴眼前昏黑,起不了身,她艰难地向小宝爬去……

“小宝……小宝……小宝……”

静娴动了动,伸手要抱住小宝,眼前并没有小宝。她微微感觉背后酸痛,举起手想摸摸背后,胳膊肘被墙壁撞了一下,原来是自己做了恶梦。是不是真的恶梦了?静娴还不敢肯定,她起身,拉开窗帘,外面并没有下雨,天上挂着弯弯的残月,还有几颗稀落的星星。

真的是一场恶梦!静娴欣慰,也很高兴极了,小宝是平安的。

恶梦让醒来的静娴浑身瘫软,再也无法入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