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三十二 追忆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79 2011-10-23 10:42:04

  博俊疾步上楼,把儿子放下来,直冲阳台,向小区大门俯视。

这一瞬间,静娴愈见消瘦的单薄的身影刚好迈出大门,转身消失在门外左侧。

博俊一脸的失望,心里十分沮丧,他埋怨自己刚才上楼的步子太慢。

早已远去的山盟海誓,在博俊耳边回响。那可是自己对静娴许下的款款深情的诺言。一句句信誓旦旦的诺言,如一棵棵高挺的青翠竹子直向天宵,数一数,自己没有真正为静娴兑现过一句诺言。

静娴说,她好想好想去走一走,看一看被孟姜女哭倒过的万里长城。博俊说过,来年的春天带静娴去一趟。

那一年,静娴还插着高高长长的马尾辫。

静娴说,恋人漫步在月色朦胧的海滩上,那将是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动人情景。博俊说过,两年以后的夏季月夜,一定和静娴一起在海滩上共度良宵。

那一年,博俊远走他乡。

静娴说,她想坐在广阔的草原上,看那红红的暮日落在地平线上。博俊说过,三年后的秋天他就牵着静娴的手搭上长长的列车去蒙古。

那一年,静娴盘起了她乌黑的长发。

静娴说,她喜欢看迎着凛冽寒风开放的蜡梅。博俊说过,五年以后的冬季,一定带静娴乘飞机去北方。

那一年,博俊的事业重见曙光。

……

“爸爸,我饿。”

小宝摇摇博俊的衣襟。

“哦!”

博俊从往事旧梦的思绪中醒来,他的眼睛突然多了几丝红血丝,脸上微露羞愧神色。

“爸爸马上给你做。”博俊拉着儿子的小手返回房里。

“好吃吗?”博俊看着狼吞虎咽似的儿子问。

“不大好吃。”儿子答。

“不比妈妈做的好吃。”儿子又补充答道。

“你不夸好吃,那以后爸爸不做给你吃了了啊。”博俊哈哈笑逗儿子。

“本来就不比妈妈的好嘛!老师说了,小孩大人都要诚实。”

“嗯,小宝说的对极了。”

博俊已经笑不出来。儿子不轻易的话语触动了他的心。

“爸爸,我吃饱了,我要打电话给我妈妈。”小宝说完就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客厅拿起电话。

“妈妈,你在哪里呀?”

“妈妈在一个学生姐姐家,教她学习呢。”

“明天妈妈给小宝做饭好不好?爸爸做的小宝吃腻了。”

“好呀,明天妈妈就做给儿子吃。”

“耶,耶,耶耶耶,明天妈妈来做饭给我喽!”

静娴听着儿子欢声雀跃的笑,情不自禁也笑出了声。她把手机盖合上,放回包里,手碰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硬东西。

包里怎么会多出一封信来?静娴纳闷,小心翼翼,拿出来,信封上写着:尊敬的梁老师收。

看笔迹,是熟悉的。静娴打开信,一字一句念——

敬爱的梁老师:您好!

时光匆匆飞逝,岁月如梭,我带着无限的思绪回顾这三年来走过的初中人生道路,思绪万千……

感谢您!梁老师,我要感谢您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太多太多,而一声声感谢和您的恩情相比,根本就是鸿毛与泰山之别。

您是我们的严师,又如我们朋友,更像我们的母亲。三年来,您为我们耗费了多少心血。静下心来,我就能体会到那您无尽的关爱!

初三时,您说,我们都有了自尊,您不愿再批评我们了。可调皮的我们总令您担忧,为了我们,您带病上课,嘶哑的声音令人揪心的痛。

三年来,您没有放弃一个学生,您说:“做人要能战胜自己,超越自我……”

几年来,粉笔沫把您粉红的脸染成苍白。有一天,数不尽的一支支粉笔挥洒在黑板上飞溅的白沫会染白您的一缕缕发丝,但是您永远是我心中,不,是我们心中最美的老师。

梁老师,您是酷暑中的一阵清风,吹散学生那心中的烦闷;您是严寒中的一丝火苗,温暖学生那脆弱的心灵;您是大雨中的一把打伞;遮挡住外界对学生的伤害。我,不,我们全体同学都不能忘还您!

我并非李白杜甫一样的诗人,也不是莎士比亚和徐志摩那样的光彩耀人文笔,因此无法写出华丽的词藻颂扬您,只能永远把您记在心间。

梁老师,您瘦多了,您的烦恼我不能分担,您的伤心我无法安慰,但我很心疼您,就像当初心疼我的母亲。

梁老师,谢谢您的教诲,使我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我一定为我的理想而奋斗。多年以后,事业有成的我一定带着和您一样善良,和您一样美丽,和您一样温柔的女朋友来拜访您,请您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等着我。

梁老师,您和我妈妈的经历,让我懂得将来应该如何做个好男人,做个正正的男子汉。

谢谢您,梁老师!再见,梁老师!

您的学生:陆羽靖

8月20日

静娴把信念完,平平整整折叠回原样,塞到信封里。她要把这封信当成一件无价的珍藏品永远珍藏起来,没有排除必要的时候,还给已经长成真真正正男子汉的陆羽靖。

一阵凉爽的风从窗外飘进来,静娴起身,走到窗前,轻轻推开另一扇玻璃窗。

月朗星稀,秋天的夜色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对面,居民楼前的那棵果树上挂满硕果累累,在夜风里的灯光下,微微晃动闪烁。

阳台上的盆景枫树还在吗?它的叶子开始染红了吗?博俊他现在在做什么?……

我这是怎么了?静娴责备自己。她不明白,今晚自己本来风平浪静的心,怎么会想到那个“家”,想到那个“家”的阳台和阳台上的盆景枫树,还想到博俊,并且心里问:他现在在做什么。

我是不是还爱他?不,不会的,静娴肯定自己,因为虽然自己心里莫名其妙地想到那个“家”,想到那个“家”的阳台和阳台上的盆景枫树,还想到博俊,却不是依恋的思念,而是自然的,平淡的,然后有点郁闷,有点伤心,瞬间就变成漠然了。

睡吧,脚都站麻了。静娴把刚才打开的右扇玻璃窗关上,和衣上床躺下,熄了灯,斜着头,仰望窗外那四角夜空,几颗小星星在不知疲倦的闪动。静娴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