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三十四 友情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06 2011-10-23 10:42:04

  华灯初上。

一个人慢慢走,或低头,或抬头,在闪烁的夜灯下接受内心的空白,在熙熙攘攘的陌生人群里包容自己的孤独。喧哗的街道,那数不清的车辆,永不停止地交错穿梭。

人的情感,人生的忙碌,人世的悲喜,比眼前的这一切更是错综复杂。

猛地想起儿时同学张金颖说来本市参加业务培训。今天她打电话说的,自己想帮她节约开支,叫她和自己窝住几天。差点忘了,这时候她该到了,静娴赶紧打车。

其实,静娴没必要帮张金颖节约开支,张金颖很不缺这个钱,况且有可能是回单位报销的培训项目。只是好久不见了,想在一起叙叙童年时光,在无忧无虑的童年往事中寻找一点快乐。

的士刚驶进巷口,张金颖两手拎简单的行李包,在自己租房的楼下四处张望。

“颖!”

静娴前脚刚下车就叫。

“娴!”

张金颖等不及,迎上来,两人拥抱,都笑了。张金颖朗朗笑声,铜铃般震响,把静娴的轻柔的笑声全部淹没。

“好多年不见了,我还怕认不出你呢。”张金颖说,“你没变,只是人显得消瘦憔悴,工作累的吧?别这么卖命,自己的身体重要。女人,要爱自己多一点。”

张金颖不知道,工作是累不倒静娴的,因为教书育人的工作对静娴来说不是压力,而是乐趣。

“你也没变,只是更漂亮了。”静娴反夸。

静娴这么一夸,张金颖上楼的脚步更带劲。她修得高高的弯眉更飞扬,一下子就走在静娴前头去,回头对静娴乐乐道:“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你也这么说,说明是真的,太好了!嘻嘻……哈哈……”

张金颖一点儿也不谦虚,这是她小时候最突出的性格。都已经三十三的成熟女人了,这种不谦虚的性格还保留得完完整整。正如静娴谦虚和文静一样,相伴到如今。

静娴看得出来,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张金颖都是一个富有的女人,日子过得非常非常的有滋有味,所以她整个人活力四射。

“就这里了。”静娴打开门,叫张颖进来。

张颖四处打量房间和房间的一切摆设,疑惑又疑惑,但她不敢吱声。

“我离婚了,净身出门,这里是租房。”静娴打消张颖的所有疑惑。

张金颖“哦!”一声,她先是瞬间意外,即刻就不意外了。

“我离婚你不惊怪吗?颖。”

“不!我很理解你,要不就冤枉从小和你好到现在了。”张金颖说这一句简略果断的话的时候,眼睛没有朝静娴看,静娴却看得出她心里有一种愠怒,这种愠怒不是对静娴,是对给伤害静娴的那个人。

像静娴这样的女人,除非忍无可忍,被逼上边绝,否则她不会离婚的,她曾经那么爱博俊,博俊落魄的那些年,为博俊吃那么多的苦,她依然不离不弃。多少女人心里暗暗自叹不如,多少男人直言不讳地羡慕博俊拥有这样的好妻子。傻瓜都能想得出,一定是博俊太对不起她,她才选择离开他,何况聪明的张金颖。

“知道你来,我早上都准备好菜了,你好好休息,我来露两手,让你尝尝我的手艺。”静娴一边说一边卷袖子。

“早知道你能干了,我就一旁等吃了啊。”张金颖往静娴的床头一坐,翘起二郎腿,混乱翻翻书桌上的几本书,消遣时间。

半个钟头,静娴就把几道菜做好。

“三菜一汤,咱们小康。”静娴对张金颖笑了一笑。

“太好吃了!我想留下来几天,好好享受享受你的香饭菜再回去。”

张金颖速度很快,端起碗,抓起筷子,就把菜送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嚼。

“你不要阳奉阴违啊!”静娴对张金颖扮俏皮鬼脸。

“别说话,本人在尽情享受。”张金颖回静娴一个鬼脸。

“知道能证明你觉得好吃的最有力的证据是什么吗?”

“是什么?”张金颖不屑。

“你把桌上的菜都扫荡干净。”

“别,饶了我吧。”张金颖笑着为难,“能是能,可我要保持体形,变肥婆了就不好了,老公会嫌弃的。”

窗外过路的人都听得见她俩哈哈大笑的声音,天花板也稍稍褪去它的苍白,弥漫着夜的忧郁的房间似乎也在微笑。

人生,如果没有了幸福的爱情,真诚不变的友情至少也能给人一点点快乐的。

“吃跑喝足了,咱们逛街吧,你尽地主之谊,做我的向导。”张金颖不等静娴答不答应,挎起背包起来,转身朝门口走。

同是女人,静娴知道张金颖一定会在这个地方买她那边没有的款式衣服。也因为是张金颖,静娴知道她一定要在这几天里把这里上眼的服装店都进一次,把使她眼睛一亮的裙子衣服都试一遍方可无缺憾地回去。

静娴紧跟张金颖身后,把上门,下楼梯。

“我老公叫浩。”张金颖一边观赏服装店里令人眼花缭乱的女式衣服,一边告诉静娴。

“哦。”静娴非常简单地回答。

“他不算丑,可一点儿也不帅。”张金颖从容下一句。

“嗯。”静娴应付。

“在他追求我的时候同时有个很帅的男孩苦苦追求我。”

“那你为什么不选择那个帅的他?”

“就是因为他帅,所以我不喜欢。帅的男人几乎都是大众情人。”

“哦。”

其实不帅的男人也可以做大众情人,不帅的男人可以用权利和金钱做资本,和帅做资本相比,权利和金钱做资本的杀伤力更大,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子太喜欢后两种的资本了。静娴想这么说,但她没有说出口。

“我庆幸自己选择现在的老公,从开始到目前,他让我有幸福感和安全感。”张金颖得意洋洋地说。

“我替你高兴!”静娴搂着张金颖的胳膊。

“谢谢!”

说了谢谢,张金颖急忙转头看静娴,满脸歉意。自己真的得意过头了,这个时候应该想办法安慰静娴才对,却在她面前滔滔不绝地谈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什么意思呀?是炫耀自己嫁对了老公还是挖苦静娴选错了男人?真是的!张金颖检讨自己。

看看静娴,她的脸上的神情像一汪平静的湖水。静娴境界太高了,一个情感世界不外露的女子,如此内涵丰富的女子,想当初受不少未婚已婚男人青睐真的是理所当然的。

博俊这家伙凭什么犯贱去背叛和伤害静娴?张金颖恨恨地想。

张金颖买上一件玫瑰色的连衣裙。静娴和她回到租房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一点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