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 兄弟情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76 2011-10-23 10:42:04

  爱情是人世间最美丽的话题,也是人世间最痛的“刺”字。背叛静娴的博俊,也心存此感触。

日子没有静娴,太阳,它依然晨起暮落;星月,它依然夜明昼退;谢了的花儿,来年还会开放。

公司当然依然越红越火。可是博俊的心如失去了一半的天空,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一团躲不开的阴暗笼罩他。

衣服都是干洗店帮忙洗的,得付钱,虽然对他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钱,他也不心疼这个钱。再说,干洗店的服务员总在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笑吟吟的双手递来被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滑滑的衣服,可是穿起来博俊老觉得生硬生疏,不舒服,和静娴洗过的很不一样。静娴洗过的衣服是很温和的,穿在身上很亲肤。

是的,怎能比呢?静娴还在这个家的时候,博俊换下来,随地一扔的脏衣服,静娴都是轻轻捡起,翻来覆去,小心翼翼地查看哪儿有污渍,然后单独把博俊的衣服搓洗干净,再洗孩子的,最后才随意地搓擦自己的衣服。晾晒时,还不忘记把博俊的衣服轻轻拉一拉,扯得平整,一系列的人工洗衣手续,注入了静娴多少细腻的心思,融进了静娴多少深深情意,那洗衣店的机器嗡嗡作响三下五除二就甩干的衣服穿起来,能比吗?

可是人,总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拥有的幸福。原来,几年来在自己心里无所谓存在不存在的静娴,是多么重要。博俊的心结揪成一团。中午他和客户面谈成功,没有回家,只在电话里交代保姆阿姨怎么照顾小宝。

快餐盒里的饭菜他只吃了几口,他不停地猛吸猛吸烟,一支接着一支,他的办公室里飘满呛人的烟味。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博俊变黑了,也瘦了许多。下属谁都知道,老总的他背叛了夫人。却没有人知道痛苦的不只是他的夫人。

被伤的人多少个日夜憔悴不堪,伤人的人也日渐萎靡。有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就是因为世间的人,有很多事情错了,就再也无法用后悔来弥补,所以才产生这句古来今受的感叹。

还记得当初,小张费尽心思把于嫚带到博俊面前,精明的博俊完完全全看出小张对于嫚的心思,他也是冲着小张留下了于嫚。

后来发生的事,是小张没有预想到的,估计博俊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于嫚到床上去。

博俊换了车已两年了,没有对外另请专职司机。都是他自个儿开的,即使是应酬醉酒半夜回家的情况下,也绝不让人帮忙开车。

“俊哥,如果信得过,让我来为你开车吧。”

今天下午小张上班早,两点半就来到公司。看见博俊半掩着门,他把一份策划书递给博俊,转身之前说的一句话。

小张就这么了不起!一眼看穿博俊的难处。博俊心里明白,假如自己的公司没有小张,他将失去的是近乎半边臂力。

“你……”博俊抬起倦眼看小张一下,没有说什么。

“俊哥不用为难,我说说而已。”小张回头,给了博俊一个淡淡的,非常自然的笑意,然后为博俊轻轻掩门离开。

一种久违而熟悉的兄弟情感悄然漫过博俊的心口。博俊回忆,除了严谨的工作程序需要面见,小张也差不多两年没有和他笑过了。

“小张,今晚我约了一个准大客户吃饭。”两天以后,博俊通过思酌,主动找小张进来。

“嗯,我陪你去,帮你挡点酒。”小张爽快答。

“酒还是我喝吧。”博俊说:“不喝酒我还真睡不着。”

“好的,我给俊哥开车。”小张轻松又爽快。

“下班就去海瑞酒楼。”博俊把车钥匙给小张。

“好的,我马上赶紧做完手头上的事。”小张接过车钥匙,风风火火出去了。

要是自己亲弟弟多好!博俊看着小张的背影,心叹。不过,是亲弟弟的话,也许无法这么默契,博俊转念又想,自我解慰。

小张办事效率很高,一下班就在车里等候博俊。

“俊哥。”博俊走到车旁,小张为他打开车门。

“先别启动车。”小张刚要发动车,被博俊制止。

“我对不起你。小张。”博俊语气从肺腑发出,小张听得明白。

老板给下属道歉是很少的事的。

“没有的事。俊哥,你一直对我很好。是你让我这个农村家孩子丰衣足食,让我在社会中历练成长。”

“好了,还是边开车边聊吧,不能耽误时间。”博俊示意小张开车。

“小张,小心点,别闯红灯。”

“你该恨我才对。”博俊又言。

“不,不,俊哥,我该谢谢你。”

“可我伤害了你。”

小张当然知道博俊指的是他和于嫚的事。

“你没有伤害我。我和她还没有恋爱,算不上伤害。不过你深深伤害一个人,嫂子,多好的一个女人。于嫚,远不及她。”

停了一停,小张接着说:“我真羡慕你,俊哥,有那么好的一个女人,那么美好的爱情陪伴你的青春年华。”

“你知道我的过去?”博俊疑惑。

“不知道,但我从你的事业历程,嫂子的性格,我能想象得出。”

饭局结束了,博俊和客户都酩酊大醉。

“带我去一个地方。”醉醺醺的博俊说

“去哪?俊哥。”小张问。

“十字路口,右拐,再往前,十字路口左拐,T字形路口,左拐,巷子路口,进去。”

“太复杂了。”小张不知道博俊是真记得那个地方还是口误了,但他得满足他。

“快!”

“停,就在这里停住。”

小张急刹车,停下。

“别动!别惊动她。”

“俊哥你……干嘛?”小张疑惑不解。“喝多了,你还是回家休息吧?”

“打开音乐,尽可能小声,别惊动她。”博俊已经醉的吐字不清了。

古筝名曲《春江花月夜》悠扬轻绕,博俊靠在后排座,通红的双眼半闭半睁,朝车窗外的高楼直望。

这是静娴最爱听的音乐,多年以前博俊给静娴买过的录音磁带,博俊想起,他和静娴一起听古筝乐曲的那时候,静娴还是插着高高马尾辫的。

小张顺着博俊的眼光方向朝上探视,明白了一切。

他两手扶着方向盘,向前方呆呆望,连呼吸都不敢放松,担心惊扰博俊。这环境,这氛围,都是属于博俊一个人的。

……

猛然醒起,也不知道自己迷睡多少久,小张急忙往后看,迷蒙中,他看见博俊紧闭眼,耷拉头,呼呼大喘气。

小张断定,是博俊梦呓的大喊声弄醒了自己,因为他醒来之前分明听见有人叫“娴”字。

他轻轻挂档,车慢慢起步,缓缓驶出巷子。

送博俊到家,再回到自己的单身宿舍,小张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五点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