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一 自责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57 2011-10-23 10:42:04

  “小梁,下午你多少节课?”

静娴前往教室,在操场上与校长碰面。她停下急匆匆的脚步。

“下午好,校长。两节。”

“哦。去吧,下课我找你有点事。”

一定是上级给教导处什么任务了,静娴往这一处猜想。

“校长。”一下课静娴走进校长室。

按以往,校长一边和静娴说话,一边找出文件资料递给静娴,然后说:“你自己细看,认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有需要人手帮忙的,你点名要哪些样的老师,跟我说,我给你安排。”

这一次校长没有这个惯例。他今天看起来精神特别爽朗,抬起头对静娴和蔼地微笑,轻松地示意静娴坐在对面。

“小梁,你辛苦了。”

静娴有点发愣。她头一次听校长直接的,客气的话语。

“我的爱人说今晚想请你到家里吃顿饭。哦,是这样,她从别的老师那里了解到你,闹着我,一定要认识你,其实也是想让你认识她,她想和你做好姐妹呢。”

早听闻她是校长的贤内助,和校长恩爱和谐的夫妻。她能感受到校长和他的夫人关心自己,同时她心里也明白,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事了。

静娴哪会不乐意?她很高兴有机会认识校长的爱人,但她婉言回绝。

“改天吧。太谢谢您和您爱人了!我……今天想接儿子。”

“哦,好的,下次让她另找机会和你认识。不过你不要再拒绝啊,要不她就责怪我了。”

“五点半了,我得接小宝去了。代我向嫂子问好!”静娴起身告辞校长。

新宇小学的校园里,学生在老师的引领下,整整齐齐列队走出校门。

校园门外,孩子们找到自己的家长,一片欢声雀跃。

小宝背着大书包,排在左手边的队列,越来越向校门口靠近。

“小宝,妈妈来接你!”

静娴站在拥挤的家长人群中,踮起脚尖,在儿子迈出校门口的第一步,大声冲他喊。

“妈妈。”

儿子轻轻地抬起头,循着叫声找到静娴,微露喜悦,慢慢向静娴走来。

静娴脱下儿子的书包挎在自己肩上,牵着儿子的手,她,好久没有见到儿子了。

其实她就这两天忙加班学校的事,早出晚归。

“小宝,今天老师教什么?”总想和儿子多说点话。

“美术和音乐。”

“哦?美术是学什么呀?”

“画画。”儿子高兴地说:“妈妈,老师夸我画画好。”

“是吗?小宝真了不起!小宝画的是什么呀?”

“我画青蛙的妈妈背着它的孩子游在有鱼,有红红的荷花,绿绿的荷叶伞水里。”儿子很自豪。

“小宝太棒了!如果努力,长大一定成为一名画家。”

小宝蹦跳了几下,停下来,嘴里哼哼儿童歌曲,大概是今天下午音乐课老师刚教的吧。

“奥,我忘记了。”儿子停止歌声,面露遗憾,自言自语。

“告诉妈妈忘了什么?”

“要是我也画青蛙的爸爸一起游就好了。”

小宝不像回答静娴,更像自言自语。静娴听得很清楚。

静娴从事教师职业多年,她能从学生的脸上,从眼睛里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情感变化,心灵渴望,此时她当然了解儿子的内心世界。

自己应该给予儿子赞赏和肯定,她知道,但她没有说什么。

“妈妈,您不要爸爸了吗?”

儿子转脸向静娴,突然问。他那双稚嫩的小手紧握住静娴的手。

……

小孩子的话往往最能难倒成人。

“妈妈爱小宝,妈妈永远都不离开小宝。”静娴对儿子笑,也紧握儿子的小手。

“爸爸是坏蛋吗?”儿子表情很严肃。

他才几岁,还非常单纯的他,此刻非常需要妈妈真实的答案。

“不是,他是小宝的好爸爸。爸爸多爱小宝啊!是不是?”静娴回答儿子。

“爸爸不是坏蛋,妈妈为什么不要爸爸?”

……

有时候,最难以面对的,是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最坦怀的问题。

“我放学的时候听见老师在我后面悄悄话说的,说爸爸乱,妈妈不要爸爸了。”

“没有的事。小宝听错了。”静娴抱起儿子,贴紧自己。儿子,他瘦多了。

“不!就是说小宝!是说我的!”儿子字字重音吐出来。

“我没有听错,老师已经说我的名字了。”儿子极力争辩。

静娴抱起儿子,越搂越紧,她好想哭!

进段,静娴见儿子的次数增多了,尽可能挤出时间接儿子去玩,也会留儿子和自己睡,早上才送去学校。

只是,儿子总少了一份快乐,不爱笑,也不爱和小朋友玩。静娴看着儿子,背着儿子泪盈眼眶,那种穿心的怜爱的痛,做过母亲的女人,是不是都能感受体会得到?

今天儿子这一番深沉的问话,小孩子不应该有的哀愁的眼神,给静娴的心,除了疼痛疼痛地穿刺,还把疼痛撕成一丝一丝,然后揪结成一团紧紧的乱麻。

“我自己走,妈妈累了。”

静娴这才知道自己抱着儿子已经爬了一层楼梯,累的气喘吁吁。她笑着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放下他。

“妈妈,这里房子太小,我们家比这里好,是不是啊?妈妈。”

一进门,儿子就到静娴的床上,翻几个筋斗,又停下来,瞪着大眼睛看看静娴租房里的四周。

“嗯,是的。”静娴边煮饭边回答。

“妈妈,吃晚饭后你送我回家好吗?”

还没吃饭,儿子就提前交代了。

“小宝今晚不跟妈妈睡吗?”静娴原来是要吃完饭,辅导儿子做作业,再继续教儿子下象棋。然后抱着儿子睡觉,早上才送他去学校的。

“不了,爸爸会想我的。”

突然发现,儿子成熟多了。一丝欣慰,一丝酸楚,同时沁入静娴心间。

吃过饭就打的士送儿子,一路上静娴想找开心的话题逗儿子笑,他却不停地问:“妈妈,您什么时候回家呀?”

交接仪式地把儿子送到博俊面前,静娴转身即刻离开,这已是她习惯了的动作。可是在她还未来得及转身,儿子又当头一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呀?”

静娴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没有回答儿子。

博俊客客气气,拉住儿子的手进门。

等静娴下了一层台阶楼,才轻轻关上门。

我是不是很残忍?我是不是很自私?我是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我……

人潮里,静娴伤心地给自己一大堆的问号。

儿子,他幼小的心灵,一定埋藏着深深的痛苦。他还那么弱小,他心里知道他单薄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大人的,他只能用平静得近乎平淡的方式来奢求家庭的完整。

可怜的儿子,我为难了他!我让他很为难了!

夜深人静,静娴陷入深深自责。她的心苦楚,抽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