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四 艰难的承诺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49 2011-10-23 10:42:04

  古老的大叶榕,伸展它四季常绿的枝条,夏风呼呼吹来,茂密的榕树叶迎风飘舞,沙沙沙响,闪烁着明亮的光。

静娴牵着儿子的手,从远处奔跑而来。

“妈妈,这棵大树真漂亮!”儿子指着大榕树大声喊。

“嗯,漂亮极了!”静娴站立不动,仰望大榕树,心中无限快乐,她回忆着充满乐趣的童年,畅想着童年畅想的梦。

“妈妈小时候,和伙伴们经常爬上去玩。”静娴指着大榕树对儿子说:“看,榕树主干的树杈上多宽,能容下三个小伙伴坐在里面聊天呢!”

“妈妈,我也想上去!妈妈抱我上去!”儿子闹嚷嚷。

“好的,好的。”静娴笑着答应。

她抱起儿子,托在肩膀上,儿子机灵地爬到大榕树的主干树杈里:“哇,好宽呀!妈妈,榕树的怀抱好宽呀!”

“妈妈,妈妈,您也来!您也上来嘛!”儿子就像树上一只欢快的小鸟,使劲地呼唤妈妈。

静娴一边爬树一边对儿子咯咯笑,儿子也对静娴咯咯笑。突然,脚一滑,静娴从树上摔落下来……

“妈妈,您怎么啦?您干嘛拍打小宝的床沿?”

静娴惊醒,她同时听见儿子的叫声。睁开眼睛,护士正给儿子换药瓶。

护士友好的望着静娴,关切地问道:“大姐,你整夜没能睡好,做恶梦了是吧?”

“没事。“静娴回个微笑给护士。

“小弟弟,舒服多了是吗?”护士询问小宝。

“嗯,谢谢阿姨!”

“看,妈妈多疼你,长大要孝顺妈妈哟!”护士逗一句。

“我本来就是好孩子嘛!”小宝一脸正气。

“真可爱!”护士说完离开了病房。

“刚才是妈妈吓醒小宝吗?妈妈打到小宝哪里了吗?”静娴静醒时也意识到自己因恶梦本能地挣扎,手臂拍打到儿子的病床。

“没有,妈妈,您不要怕,有小宝在旁边。小宝做恶梦也是叫爸爸到旁边就不怕了。”儿子安慰静娴。

“小宝躺着,妈妈去卫生间洗脸。”听见儿子提起博俊,静娴转开话题。

她从坐了一宿的凳子上站起来,转身,背后靠墙的矮椅子上是空的,不知什么时候,博俊已不在病房。

“小宝想吃什么?等会儿妈妈去买。”静娴用温湿适度的毛巾帮儿子擦擦脸。

正说着,博俊端来两份早餐。

“吃早餐啰,儿子。”博俊走过来:“你一份,妈妈一份。”

静娴不想吃博俊带来的早餐,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妈妈,吃完早餐我就可以回家了吗?”儿子问。

“还不行呢,医生说下午五点中才可以走。”

“那五点钟妈妈也和小宝回家是吗?”儿子张着嘴,目不转睛对着静娴的脸望,巴望,渴望,又盼望,就是要等静娴那个唯一的答应。

该如何回答儿子?不能再打击幼小的他了。

看看瘦小的儿子,静娴微微点头,她艰难地给了儿子需要的承诺。

“爸爸,妈妈答应我回家啦!耶!耶!耶!”儿子的笑声响亮整个病房。

无可奈何的静娴,默默无语地一口一口喂儿子吃早餐。

不知所措的博俊,毫无目的地东张西望。

儿子还没有吃完早餐,博俊又离开病房。

他回家了,不管静娴回不回来,今天他都要亲自清洁整理房间。

“俊哥。”小张来医院大门接他,“嫂子正在照顾小宝吧?”

“是的。”

“你还很爱她。”小张很肯定。

“废话。”扔给小张简单的两个字。

“如果我爱一个女人并能和她走到一起,我绝不会背叛她。”小张启动车,他很认真,但语调很平淡。

“说的轻巧,有时候,不知不觉就犯了错误。”博俊反驳。

“可你是屡犯,确实不可原谅。我要是嫂子也不会原谅你。”小张顶嘴。

“你打击我?你就不怕我炒你?”

“炒掉我也改变不了俊哥您的什么。”小张很从容。

即使博俊立马炒掉小张,小张也能有地方立足,博俊心里清楚的。再说炒谁他也舍不得炒小张,小张和他比亲兄弟还亲。除了静娴,他最信任的是小张。

两个人都住了嘴,小张专心开车,博俊朝窗外拉开思绪。这时候,车上的广播《情感倚话》节目播出一段纠结的对话:

“如果你一直爱我,为什么出轨行为愈演愈烈?”女子伤心欲绝。

“如果我不爱你,为什么你离去后我深深忏悔?”男人略显惆怅。

“如果你一直爱我,为什么在一起那么多年你从来不在意我的感受?”女子哭得肝肠寸断。

“如果我不爱你了,为什么你离去后,我,通宵失眠,倍受思念痛苦折磨?”男人无限留恋。

主播:

他们曾经热恋,他们曾经美好,他们一定海誓山盟过,他们一定相依相守过。男人深深伤害了他曾深爱的女人,自己也被伤害了,究竟为什么?

谁又能知道?谁也给不了答案。

节目里主人公的悲剧故事,与静娴和博俊何等相似!难道因为博俊是男人,男人常常管不住自己的下身?还是男人什么都经得起,就是经不起诱惑?

或许,都有吧。

博俊整理房间,他想到儿子叫静娴回家的话,突然很想在家里找到静娴留下的什么东西,如果能看见她有一件东西还留下,博俊的心里会很高兴,不怕人笑话,哪怕是一件内裤或文胸也行,这样他能感觉静娴的气息还存留在这个家。

令博俊失望了,偌大的房子里,她搬走时就只装衣服和一把梳子,就没法留下她任何东西,静娴的生活太简单俭,一个不很大的行李包就能装下她的全部内外衣服。走得不留痕迹。

书柜有些书也该处理掉了,博俊从最下角开始筛选。

抽出第一本书,《南方青春诗选》,绿草封面的,很清新。

以前小保姆的书吧?博俊随手扔在地板上,他犹豫一下,捡起来,胡乱前后颠倒翻翻,正好翻到目录页:

2、《等》……………………梁静娴。

熟悉的字眼!博俊好不兴奋,他翻到目录指定的页数。是静娴!是静娴的书!她写的这首诗:

那条寂寞的小路

印着静静的心

那思绪

抚慰每一个日子

田野里的飞鸟

悠悠地传啼你的名字

难忘

是首往事的歌

每天日暮

我总矗立在小路旁

朝你的方向

默然

看看出版的时间,十年前?真是十年前的!十年前的静娴!

博俊一字一句,默默地,深情地念,陷入了阔别已久的回忆……

他看见二十岁的静娴,插着马尾辫,微笑地向他走来。他看见静娴披着婚纱,在晚霞中羞涩的甜蜜。他看见静娴深情地为他抹去落魄的男儿泪。他看见静娴孤独地站在送他远行求学的路口,他想起多少年,静娴的相思和守望,辛酸与委屈。

博俊两手紧抓住打开的书本,使劲拍打自己的脸,忘记了疼痛,博俊第一次学会自虐。

他眼睛湿红了,不是因为脸儿被自己抽打疼痛,这辈子,他欠她的,无法弥补,也无法偿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