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八 议论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33 2011-10-23 10:42:04

  离婚不荒唐,荒唐的是离了婚还在一起居住。离了婚,分道扬镳还回头来一起居住,正常,因为他们打算破镜重圆,从头再来。不可思议的是离了婚,不愿意从头再来的,却愿意回头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下去。

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完完全全是为了儿子回来这里,可是真正来了,静娴嘲笑自己,认为世界上最荒唐最不可思议的人是自己。

她不知道这样同屋不同居的荒唐之举和状况会维持得多久,为了儿子,她一定坚持维持下去,直到博俊确定了他的新欢。

儿子睡着了,抱着妈妈的手还是不松开。静娴抚摸着儿子的头,相信自从静娴离开后,儿子第一晚睡得如此安稳。儿子弱小的心灵得到极大的安慰,静娴构造一个完整的家庭环境模式给他。

博俊坐在沙发里看体育频道的球赛,他调电视音量,微微可以听见点儿赛场的热闹声。

静娴告诫自己,都结束了,别想那么多,她仍然心里一点儿也不好受。以往的伤心,以往博俊的所作所为,像无数块冰冷的冰雹噼啪噼啪砸满全身。

她已经不爱他了,她了解自己得很,至少现在对他没有一丝半毫的情感。爱有多深痛有多深是过去的心,爱有多深恨有多切是昨天的事,可是今天,搬来的第一天夜晚,静娴心里很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她以为自己能鼓起勇气回来,是可以抛开其他思想负重的,她错了,在这个家,她没有多少天不失眠,过去为爱和博俊失眠,现在,她还是失眠,好难受。

她把头轻轻倚在儿子小肩膀上,终于有一股亲情的暖流覆盖她整颗心,她入睡了。

又迎来新的一天。

清晨,静娴起身,为儿子做一份早餐,她不想吃,所以只做儿子一份,就够儿子吃的一份,不多余。她不考虑博俊那一份,离婚以前,什么都先想到博俊,习惯了。离开后,只想到儿子,也习惯了。

“好吃吗?”看儿子吃得津津有味,静娴高兴地问。

“很好吃。”边吃边回答,没有抬头。

“妈妈,您的那份呢?吃了吗?”儿子发现静娴面前没有碗筷。

“妈妈不饿。”

正巧博俊从他的卧室走出来,已经晨洗晨刷完毕。

“爸爸。”儿子叫。

“哎。”博俊回答很简单。

“爸爸吃过早餐了吗?妈妈做的,很好吃。”

“嗯,爸爸吃过了,是很好吃。”博俊这样回答儿子。

我为什么要为他做早餐,我和他已经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我没有这个义务,再说,即使我现在是他的妻子,法律也没有哪条明文规定煮早餐给丈夫是妻子必须做的。过去,我为他做多少?他感过嗯吗?没有,非但没有……算了,不理他。静娴没有看博俊一眼。

“吃饱了,咱们上学去了。”静娴把书包挂到儿子肩上,牵着儿子的小手,打开门。

“爸爸再见。”儿子回头向博俊招一下手。

送儿子到南边的蓝天小学,静娴才反方向赶去学校。

“哎,我今天早上看见梁老师带着她儿子从原来那个家的小区大门出来,好早的。”一位语文组的老师发现新大陆似的,播早闻。

“你意思说,他们复婚了?”另一位神秘地问。

“我没这么说。我只是告诉你们梁老师早早从那里出来。”

“你没睡够看走眼了吧。”

“切,我又不是小孩子。”

“从那里出来,不等于从那个家里出来啊。”

“不说了,等会儿说我八婆舌。”

……

静娴刚好走完办公室楼梯,准备路过语文组办公室,再往教导处办公室,里边的几位老师在热闹地对话,离得近,听得很清楚。让他们议论停止才过去吧,不然他们发现自己,互相都难为情。她停下脚步。

只是搬来的第二天清晨,就被别人采进眼里装进心里,还当早间新闻来广播,真是明星极待遇。静娴心里无可奈何地笑自己。

人类既然是高智商动物,那就会猜疑,探究。而最津津乐道密探别人隐私的,往往就是熟悉自己的人,甚至是朋友,以关心的名义来窥视别人,是一部分人的喜好,这一部分人还真不少。

被议论,静娴不觉得是什么紧要之事,她还是走自己的人生路,做自己该做的事,就是因为身上具有这种性格,当年她才不顾一切家人和亲朋好友的反对,不在乎一切世俗眼光的压力,她为爱而爱,与一无所有的博俊相爱结婚。

里面终于没有关于自己的声音了,静娴从容走过,对语文组办公室里的老师们点点头,表示“早上好!”他们也给静娴平静的微笑。

今天早上静娴课程任务两节,第三节第四节改作业。

改完作业,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放学,她站起来舒展一下腰身,在办公桌旁舞了几个健身操动作,坐了回去。她想起了什么,急忙往校长室跑。

“校长,您忙吗?”

“不忙,什么事?请我吃饭?”校长开玩笑。

“是的,您上次说嫂子想见我,我想今晚请你们二位吃饭。”

“哦,嗯,我问她一下。”校长随即拨打电话,听口气静娴就猜到是打给他的夫人。校长一连串“嗯,好。嗯,好。”

“嫂子不依,一定要她请你到家里来。这样吧,今晚你带孩子到我们家来吃饭,说定了啊,小梁,可别让你嫂子扑了个空。”

“好的。校长,那我走了。”静娴从校长室出来,放学铃声响起,她想到儿子的午餐,直接走下办公楼。

“娴,等等我。”走到操场,芸从后面追上。

“我发现自己好久不得与你放学一起走了,今天真巧。”

“的确,我也想起来了。”静娴回头对芸笑。

“今天早上他们议论你刚听,你刚好走过。”

“是吧。”静娴淡淡回应。

芸可能弦外之音是告诉静娴,她不是议论中的一个分子,她担心静娴反感她。

“我不希望有同事的话影响你心情,幸好他们说的不过火,不然我一定为你顶嘴抗议。”

静娴听了,给芸一个感谢的眼神,然后说:“同事们说说而已,没关系的。”

别人的议论,确实不必太在意,太在意除了累了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好处的。芸很欣赏静娴的这种洒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