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 电话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458 2011-10-23 10:42:04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同屋不同居的生活还在继续。

这个夜晚很安静。博俊没有回来,他回不回来和静娴没有关系。静娴没有睡。她睡不着,她绝不是等他,也绝不是想他。

手机有人来电。铃声惊吓到睡熟了的儿子可就坏了,她赶紧两手捂手机,蹑手蹑脚疾步出她和儿子睡觉的房间,帮儿子关上门。

是芬,从遥远的广东打电话过来。

“娴,唉……”芳长长叹一口气。

静娴想问芬怎么啦?但没有问,如果芬想对她说,也不用她问。

“娴,我心里很矛盾,我……”

“看你纠结的,是不是爱情上遭遇了我的遭遇?”

“唉,娴。”芬又叹气

“说吧,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说我就‘咔咂’电话了。”和芬说话,可以粗鲁一点,她从不计较静娴的不是。

“我不知道怎么说。”芬急中无奈。

“为什么?吵架啦?”

“没有。”

“老公欺负你啦?”

“他敢?”

“身体不舒服?”

“没。”

“孩子太调皮?”

“不是。”

“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老公有外遇?”

“他?不可能。”

静娴一头雾水,没见过芬说话这么为难。芬是有许许多多的隐私的,但芬许许多多的隐私在静娴面前不是隐私,就连她先生性功能也会毫无顾忌地电话给静娴。说实话,她不是医生,更不是男性科医生,有时候听起来非常难为情,但芬一点儿也不难为情,照样电话里有声有色地描述。也许芬觉得静娴能给她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再牢固的密码箱也没有静娴这个初中同窗好友安全吧。让她委屈的,高兴的,困惑的,坦然的,难过的,伤心的,甚至是痛苦的,恐惧的,她都对静娴说。静娴也承认自己不但是芬忠实的听众,尽职的守密员,而且还是最最忠实的,最最尽职的心理开导员了。不仅是芬,我身边的一些女性朋友和同事也常常把自己和别人的“非常私密”告诉静娴,说静娴这张嘴很合格,从小到大从来不搬弄是非。

还记得有位已经调走的同事,夜里十二点打电话诉说她老公的好朋友追求她很久了,那份诚心她能看出来,她已经从无动于衷到有点儿感动,又从有点儿感动已久到有那么一点点心动了,困惑,为难,现在她不知怎么办。静娴对她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她释怀地说:“你这人就和别人不一样,安静又冷静,我真的佩服你。”她还风趣地说静娴做‘保密局局长’最合格。静娴认为,芬就是觉得她身上有这种安全感,所以才总是把隐私“一丝不挂”地摆在她面前。可这一次,芬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真是例外,让静娴意外。

“算了,睡觉。”话音刚落芬就挂断电话。

一个星期过去了,静娴忘记芬那天晚上的电话,既然老公孩子相安无事,她大概也没什么大碍之事。

嘀铃嘀铃……

手提包里的电话又响,还是晚上,比夜深人静早一些。准是芬,没错,就是她。

“干嘛?又打电话,有什么想不通啊?”

“娴,老公不理我。”她说。

静娴问她什么原因。

她说不知道。

“以后我会出事的,到那时他可不要怪我。”最后还补充一句:“娴,你也别说我坏!”

咔咂,她突然挂了电话。

静娴自己工作也忙,下班又要做家务,辅导孩子学习,累,没工夫去猜芬是什么心思。反正知道她生活条件不错,物质生活安稳,孩子安好,老公没有外遇。现在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男人‘人在曹营心在汉’的不少啊,老公没有外遇的女人可不算多,既然日子过得这么稳稳当当,什么事让芬心里如此纠结?想想,她也不是到什么水穷山尽的地步,还没有到需要自己两肋插刀的时候,所以静娴依然就没有把她的话挂在心上。

事隔一星期后的一天早上,静娴在办公室里写年度计划,又接到芬的电话。

“世界改变了的,还是乾坤大挪移?你居然会在‘光天化日’之时打电话给我。”静娴说。

芬没理会静娴的话,说:“娴,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我在佛山,和他来玩。”

“好啊,老公理你了,好事。”静娴笑。

“才不是他。”

“谁啊?情人?”静娴拿芬开一下玩笑。芬性格开朗,玩笑随便开的。还记得静娴向她哭的那天晚上,芬毫不留情地噼里啪啦。

“嗯,是的,真是情人。谁叫我那个老公不理我,他早和我分着睡,我们家三层楼,我睡三楼,儿子睡二楼,他睡一楼,知道吗?我晚上连个说话都没有,他把我打入冷宫了。我才三十多点的岁数,需要哄,需要有人疼,累了需要偶尔的浪漫来缓解疲劳,需要敞开心扉的悄悄夜话,可我老公,连睡觉都不和我同床。”芬抱怨:“两年来一直都这样。我晚上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这是活守寡,守活寡,懂吗?娴,记得我跟你说过吗?你别说我坏。”

停了停,芬很平静地问:“娴,我是不是很坏?”

静娴很吃惊,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静娴可以原谅和同情芬结婚之前的很多感情经历,她虽然经历过好多个男人,甚至是以第三者身份去爱的感情,但她绝非脚踏两只船的女人,每一次她都爱得那么专一,那么认真。也许自己太保守吧,一直认为结婚之前谁都不应该脚踏两只船,何况芬已经结婚生子,老公没有出轨她倒先出轨了,让静娴始料未及。

这时候,要是静娴回答芬“你这是在干什么呀?你坏透了!你绝顶不道德!”什么的,芬也不会生静娴的气。静娴还是选择无语,她是不轻易指责人的。

静娴对着电话欲言又止了很久,芬也不出声,她在等待静娴的反应。

“我不知道你是坏,还是不坏,但是作为从小到大的朋友,我不希望你怎么做,你真的不应该。”我凭什么说她不应该呢?说完话,静娴问自己。

“可我已经做了。”芬立马说,轻松自然得很。

“这种事最后受伤的都是女人,你伤害别的女人的同时,总有一天你自己也会受到伤害的。我真的不希望你继续下去,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你就自己保重吧。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的那一天,到那一天我也拯救不了你什么。”

她怎么可以又做第三者,怎么可以又去偷情?静娴厌恶芬的这个行为,这是她第二次做第三者了,第一次她还是黄花闺女,她伤害了一个女人。这一次,她以为人妻,她直接伤害的是她的丈夫和别人的妻子,她太恶劣了。

“骂得好。”芬笑了,说:“我会自己注意的,小心翼翼地注意。他现在就在我旁边。”

“他在旁边你也敢这么毫无顾忌地表达?”

“没事,他听不懂我们的方言,他说我们的方言是鸟鸣猫叫。”

芬就这样,高兴时和静娴粤语聊,不高兴,或不想让那边的人知道,就和静娴方言交谈。

刚挂芬的电话,博俊正从外面回来。他刚一推门进来,静娴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转身回她和儿子的睡房,关上门。她不想和博俊说话,一句都不想,她没什么可对博俊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