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三 沉默的夜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09 2011-10-23 10:42:04

  生活的磨难,并不能压倒女人,爱情的不幸完全可以摧毁一个女人的精神,彻底崩溃一个女人的灵魂,甚至消亡一个女人的生命。这不是夸张,现实有很多实际例子。

静娴为什么能在对爱情的绝望痛苦中没有求死,是因为她放不下儿子。人世间,儿子是她生命存在的唯一理由。假如没有儿子,静娴至少死过两三次了。熟悉的人都知道,静娴是一个文静典雅,内涵丰富的女人,她的柔中带刚气质,有多少个女人可比呢?婚姻的暴风雪雨袭击而来,静娴竟然能悄无声息地净身出门,她似乎很平静的平静举动,又有多少个女人做到?可没有人知道,好几次,给学生讲完课,望着教室的窗外,她想象自己自杀的动作,并冲动要纵身跳下去。静娴这样想过,没有了自己,地球一样转。没有了自己,一切的一切还是按他们的方式存在。自己只不过是地球的匆匆过客,既然心里如此痛苦不堪,不如从此消失解脱。是幼小的儿子,几次把静娴从地狱之路拉回来,拯救了静娴的生命。当然,这只有静娴她自己懂。

“……”床头的手机响。

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可以不理会陌生号码的,但静娴接了,她猜想,有可能是哪位家长想和老师沟通教育孩子的电话,静娴很欢迎这种来电,一说明家长信任老师,二说明家长关心子女学习,三可以更多了解家长与学生的情况,有助于自己管理教育工作上更好的因材施教。

“您好!”

对方未出声。

“喂?”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不是信号不好,静娴能听见对方挨近电话呼吸。

“您哪位?”静娴继续礼貌地问。

……

“喂?”

……

“请问您找谁?”

……

对方仍然不出声,也不挂电话,足足半分钟。

静娴很纳闷,她摁了挂断键,正要放回手机,看到手机上有新的短信,短信来自这个陌生号码:

“小宝发烧住院,请速到!”这是第一个信息。

静娴疑惑,往下看第二个:

我想你是不会接我的电话的。短信息上道:只能以短信息方式找你。

静娴读下去:

我想你一看到是我的号码,可能会看也不看信息内容一眼就删掉,所以,借用医院工作人员的手机给你发信息,请求你,马上到安安医院五楼506病房来吧!!!

第三个信息,落款是“博俊“二字。

挎起包,鞋子未来得及穿好,“砰”一声带上门,静娴连跑带滚下楼。

平时一出巷口,路上就有的士不断地经过,偏偏今晚在静娴急于乘坐车的时候,看不到一辆空车的士。她东南西北张望,不停地原地转身跺步,心焦如焚也难以形容静娴此刻等车的急切。无奈的她在焦急等待中萌生幼稚的童话幻想,要是现在长一双翅膀该多好,就马上能飞到儿子的身边了。

赶到了医院,静娴累得上气接不了下气,她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大汗淋漓,直奔506病房去。

“妈妈,妈妈……”病床上,正在输液的儿子,高烧未退,紧闭着眼睛,不停地哭喊。

“妈妈在!妈妈在!……”蓝娴轻轻抓住儿子的小手,捂在自己的胸口,抚摸儿子的小脸蛋,眼泪哗啦啦地奔涌直流,滴到儿子的手臂上,分不清哪一滴是汗水,哪一滴是泪水。

昏迷的儿子没有睁开眼睛,反过来使劲抓住静娴的手,生怕一松手就丢掉生命中最心爱最宝贵的东西。就这样大手握小手,小手握大手,换过来,换过去。

“妈妈在!妈妈不离开小宝!妈妈不离开小宝!”静娴颤抖着哭腔不住地安慰儿子。

儿子停止哭声,抽泣声渐渐小了,慢慢地睡着。

静娴长长呼出一口气,没有放开儿子的小手,她把头靠在儿子的身边,她自己已累得浑身无力,借一下病床做依靠。

夜深了,安静的医院更静悄悄了。

静娴已经没有什么话可对博俊说,他们中间的那堵厚厚的墙,这一辈子都不会倒下,共同的焦虑使此时的他们更沉默。

凌晨三点,儿子终于退烧,呼吸均匀,沉沉地入睡了,306病房里更是异常的安静。

“儿子发烧,嘴里不停地喊你。”

博俊的声音很低,不过足够打破了这种安静。

你这话多余了,因为我一直在听他叫妈妈,直到他退烧睡下去。静娴心里和博俊对话。

静娴是不会回答他的,这也是他预料之中。

坐在病房矮椅上的博俊,偷偷瞧一眼静娴的背影,这个熟悉又久违了的女人的背影。她很单薄,拥有她的时候,我只懂得不顾一切地享受她的爱,却从未留意过她的感受,从未给过她体贴关心。博俊歉疚地自责,他有点激动,左右手十指相扣,无意识地搓来搓去。

病房里,除了儿子均匀的呼吸声,一切都安静极了。

“我觉得很对不起小宝。”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博俊表白他的忏悔。他知道静娴已经不想听他的话,他是情不自禁。

你对不起的,不只是儿子一个人。静娴依然背对博俊,博俊也没有听见静娴的话,她对博俊的回答只在心里。

静娴的沉默,使夜里更沉静。

“我知道,我更对不起你。”

明明知道自己的忏悔太迟太迟,博俊还是重重低头说了。既然是在忏悔,他就没有资格理直气壮的口吻,所以他的声音更低更轻。

你和我之间怎一个“对不起”了得!静娴边为儿子整被单边想。

沉默无言的静娴,沉默无语的博俊。两个疲倦的人,两颗疲惫的心。

夜,显得很疲倦。

静娴两手轻柔地抚摸儿子。身子更瘦小了,脸儿更小了,下巴更尖了,母子连心啊,静娴胸口好痛好痛。看着憔悴可怜的儿子,他的压郁,他的伤心,他的痛苦,绝不比自己轻一丝一毫。静娴泪水哗哗而下,虽然背对博俊,但博俊明明白白眼前的这一切。

“娴,原谅我!为了儿子,你回来吧。儿子离不开你,我……”

博俊低着重重的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也离不开你。”

他想他在做徒劳的恳求。把头埋得更低。

博俊确实是在做徒劳的恳求,除了沉默的背对,静娴没有给他任何反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