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六 夜的心绪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10 2011-10-23 10:42:04

  静娴回到了出租屋,明天她就离开这里,虽然租期未满。

她是每半年预付一次租金的,算算时间,今天是预付资金后的第十五天,刚好半个月时间。先收拾带走的东西吧,明天也许很忙。静娴要赶在晚餐前到儿子那里,她决心从明天开始,每一天和儿子共餐。

收来收去,也就一个鼓鼓的旅行袋,和逃脱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增减任何东西。

鼓鼓的旅行袋放在床上的里角,挨着墙。瘦瘦的静娴睡下去,一米半宽的床还很宽敞。

静娴不是搬家,她没有搬家的感觉,倒像结束一次旅行。

同样,静娴也没有回家的感觉。除了儿子,那里,那个博俊的家,没有什么东西能牵扯她,也没有什么东西让她感到幸福和温暖。

看看时间,九点半,不算太夜,静娴去找房东,她要告知房东她明天就离开这里,也算告辞吧。

房东住五楼,是个五十岁的中年妇女,长得很富态,胖胖的,皮肤白白的,比静娴略高,平时喜欢和静娴说话,她知道静娴是个教师,对静娴挺随和的。房东有没有老公静娴不知晓,也没兴趣探究。不过她没见过房东和哪个异性说话。

“大姐,打扰你了。”静娴轻轻敲开女房东的门。

“哦,梁老师呀!你好,请进。”女房东很热情,“今晚有空啊?平时我想找你聊聊都不好找,难得你主动登门呢。”她给静娴倒茶。

“我明天就离开这里了。”静娴微笑说:“谢谢大姐平日里照顾。”

“我照顾你什么呀?照顾收你钱的啦。”女房东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然后说:“你应该叫我阿姨,我比你大好多呢。”

“你看上去没那么老。”静娴不是要取悦房东,她是说真话。

“哦,好多人都这么说,梁老师你也这么说,看来是真的了。”说这话的时候,房东神采飞扬。女人都希望自己长得年轻。

“是觉得我这里不好吗?”

“没有,很好。”

“那,我降低月租金,或给你换一间,你留下?”

“不了,我,我真的不能住大姐这里了。”

“为什么呀?”

静娴低头,喝一口房东倒给的茶,她无意识地逃避房东的话,她没有办法回答她。

女房东是个醒目人,她也不再追问。

“好的,我把你预付的租金退给你,别人我可是不会退的啊。”女房东真诚地说。

静娴赶紧回绝:“不,不不,是我自己违约了,责任是我,你不该退租金,我更不该要了。”

“好吧,梁老师,你真是个好人,你一定也是一个优秀的教师。我看人的眼光很少错。”

“大姐,电饭锅、电炒锅,还有一些简单的餐具日用品,我一个人搬不动,也不想带走了。那些我不带走的东西,大姐你要吗?如果不要,我就不知道怎么处置了,只有扔了。”博俊家里样样齐全,不需要带这些普普通通,零零碎碎的锅碗瓢盆去的。

“我要,洗干净自己用,或者留给下一个租客用,不能浪费现有资源。”

“不打扰大姐了,我该回去休息了。”静娴起身告别女房东。

坐在床沿,静娴抬头望望住了两年多的租屋。租屋是遮风挡雨的栖息地,回去的那里,又是什么呢?她心里有说不明道不白的滋味。想想自己悲愤地独自离开那个家的时候,多么毅然决然。而今,也还是自己主动要回去。原来,人生真的就是很搞笑的闹剧。想到这里,她心里流动了一种苦苦的涩味。

明天静娴她一定回来,这边的博俊充满信心。静娴什么性格,有些事她也许优柔寡断,但这件事,博俊能一百个肯定她是深思熟虑过的,即使没有深思熟虑,也是她鼓足勇气了的。他心里非常感谢儿子,是母子连心的血脉牵引着静娴回来的。

她现在已经收拾好东西吧?博俊坐在沙发上吸烟,心里想着静娴。结婚这么久,又离婚这么久,博俊是第一次坐在家里守望静娴。

夜深了,博俊没有睡意,虽然今晚的见面静娴很冷淡,他还是从头到脚都很兴奋。

静娴说明天放晚学就来,太好了!夜深了,博俊继续兴奋。从今晚到明天放晚学,也就十几个小时而已,快了。不过这一夜的天比别时亮得快就更好了,商业战场上游刃有余的博俊心里这么幼稚的想。

从嘴里抽出烟支,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右手拇指和食指快速地转动圆滚的烟支,向里转,向外转,烟支在两指间滚过来滚过去。

博俊注意到,烟已经被自己吸烧了大半截了,他用爱恋的眸光注视手里剩下的小半截烟支,又猛猛地吸一口。自从静娴走后,烟,就成了博俊形影不离的朋友。

他再把烟长长吸一口,吐出浓浓的淡蓝色烟雾,这时,手上的烟支差不多只剩下被嘴唇潮湿了的金黄色的过滤嘴。

他灭掉最后一点烟星火,从茶几上抓起整合香烟,都扔到垃圾筒里。明天他不再在家里吸烟了,家里也不能有烟,静娴讨厌烟味。

他还是不想睡,明明知道静娴明天放晚学来,心里还是盼望着盼望着,真想那个熟悉的身影现在就出现在门口。

博俊思绪开始汪洋。

我曾经很爱很爱她,我现在还是很爱她。

在曾经和现在之间,我迷失了方向,我怎么才能连接曾经和现在啊。

她曾经很爱很爱我,可她,已经不爱我了。

因为我迷失了方向,让她一个人孤独地煎熬在无数个黑夜里,她害怕,她伤心,她疲惫,她绝望。她选择了远离。

在过去的爱与现在的爱之间,迷失了爱的方向,我错放了牵着她的手,于是,我失去了她。

博静娴没有离开自己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无数次坐着守望自己归来的,并且比自己更焦虑更孤独更忧伤更无奈更……

博俊仰靠沙发自责,我怎么这么混!

此时,已是午夜两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