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二 缠绵的情歌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18 2011-10-23 10:42:04

  “梁主任,您好!”

听那声音,娇滴滴得要掉水的女人。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静娴礼貌客气地问。

“哟哟哟!您看,这么快就忘了朋友。”声音越来越娇滴。

“嗯?”静娴纳闷。

“喂。”对方叫。

“喂!”对方急,“喂!娴。”

“坏蛋张金颖,你也耍弄我。”静娴笑,她听出谁的了。

哈哈哈,张金颖笑,恢复本色口气:“怎么样,刚才的声音够不够浪?”

“估计十个男人听有十一个骨头松酥,全身发软。”静娴评价。

张金颖自我夸奖:“看来我张金颖天生有出色演员的潜质。”

“号码刚换还是早换了?加上你演员般的善变嗓子,刚才差点被你蒙骗了。”

“刚换呢,一换就立马给你打过去了,我老公还没得打给呢,你说我够不够想你?”张金颖俏皮的声音,能活跃气氛。

静娴笑:“我信,谢谢你常想起我。”虽然笑,但话是真心话的。

“废话,不想你想谁?”

“娴,我调到这里了,以后我们可以经常互相串门,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去游泳,多好!”张金颖兴高采烈汇报她的喜讯。

“真的?”静娴喜出望外,她喜欢分享朋友的喜讯。

“有空我去找你。还在老地方吗?”

不知道张金颖指的老地方是哪里,租房还是博俊的家。反正静娴不想问不想回答。

“好的,有空约我,一定准时报到。”静娴只接应张金颖的前半句,后半句她故意忽略掉。

张金颖刚调来,相比,为她接风洗尘的应该是自己。

“颖,有空约我你们一家三口吧。”

“不行!这怎么行呢?后天晚餐聚,我和老公去接你,为我工作调动成功庆贺一下,这么定了。我先挂你电话,打给老公。”不等静娴回话张金颖就挂断了。

说话算话是张金颖性格上最大的优点,从小具备下来的。不是她打电话过来,静娴都不记得张金颖说聚餐的事了。

“我刚下班,马上去接你。不去饭店了,在家吃,温馨。”

“来博俊这里接我吧。”静娴平静地说。

听了她的话,本来平静的张金颖突然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好,好,好的。”

半个钟头后,张金颖的车开到楼下,几声汽车喇叭叫,静娴就知道张金颖到了。到目前为止,静娴知道按出这种有节奏的汽车喇叭声,世界上只有张金颖一个人。

博俊也在家,他没有在意楼下的喇叭声。

“我马上下去。”静娴从窗户探头。

“小宝,来,我们去妈妈的朋友家吃饭。”

静娴没有对博俊说。她去哪里也不关博俊的事,她又不是博俊的妻子。

“爸爸也去吗?”儿子问。

“不去。”静娴答。

“爸爸为什么不去啊?”儿子又问。

“不知道。”静娴说。“爸爸忙。”她改口。

“我想爸爸一起去。”儿子转向书房的博俊,小声央求。

门铃响。张金颖已经到家门口,静娴为她开门。

“博俊。”张金颖前脚刚进门,后脚还未跟上就大呼。

“哦,小张来啦。”博俊走出来。

“快行动,我老公在楼下等。”

博俊不知道行动什么,茫然。

“去我家聚餐呀!静娴没告诉你?你有没有认真听娴说的话啊?你真是的,老是不在意我们。”张金颖责怪博俊。她才不需要对博俊客气,她还想过为静娴狠狠地骂博俊一回呢,不过算了,骂也帮不了静娴什么,所以就算了。

张金颖的老公驾车,静娴儿子和博俊坐在后排,一路上只有张金颖和静娴在对话。

四个大人,两个小孩,但满满一桌美味佳肴,厚重地款待静娴所谓的一家三口。

席间,博俊接了两次电话。他和张金颖的老公对上几杯酒。

博俊乐在心里,平静在脸上。静娴回了这么久,他第一次能看见她脸上的微笑,虽然不是给他的。

不和谐还要硬装和谐,静娴可不想扫张金颖的兴,她的好意她心领了。

“小张,谢谢你们二位,我先告辞了,公司有点事要处理,我的助手几次电话催了,改天我们两家再聚。”

听到“两家“二字,张金颖自作聪明地肯定,静娴和博俊已经复婚了。

“两家“二字从博俊嘴里一出,静娴不得不沉默以对。

“真的为难你了。”博俊离开后,张金颖为静娴的儿子削苹果,偷偷瞧斜对面坐着的静娴。

静娴和儿子回来时,是九点半,张金颖的老公送回来的。

静娴叫儿子迅速洗刷,催他上床睡觉。看见儿子躺好了,她才离开。

三室一厅刚好,一人一房间,儿子上三年级了,防止他产生恋母心理,静娴开始让儿子独睡。

博俊的房间,人在不在里面基本上都是半掩的,不知道他回来没有,懒得关注。

静娴心里只有儿子,没有把自己、博俊及孩子视为一家三口,他们确实也不是一家三口。所以,她知道自己在的这里像个驿站,随时被博俊下“逐客令”,也不排除她知趣而退。这一回头,需要内心多少个深夜的苦苦挣扎才勇敢地作出决定,暂且不说这种无奈之举的对对错错,应该不应该,自己都笑自己可笑。

博俊回不回,完全是他的自由,自己这个毫无相干的人不必在意,无权干涉。太多太多牵肠挂肚的日子里,太多太多的在意都干涉不了他的夜不归宿,何况物是人非的如今?静娴说服自己。

楼层上的谁家还在放音乐,很缠绵的情歌。

缠绵的情歌打动不了静娴的心绪,她心里没有爱情。

不过她想到芬。芬怎么可以背叛不背叛她的老公?芬,你残忍了。

楼层上的那家情歌还在袅绕,打动了博俊的心。

博俊很久没有听歌了,楼上那家喜欢放音乐,有时候毫不畏惧可能影响别人,照样调高音量,看来楼主很陶醉,起码,是个多情人。

缠绵的情歌,真的比不上多年以前博俊与静娴的爱情缠绵。

躺在这边床上的博俊,心里想着那边床上的静娴。

那些年,我那么爱她。他想。

那些年,她那么爱我。

后来,我忘记了她,也忘记了自己。

后来,她的爱消失在夜风中。

她,现在睡着了吗?他又想到那边床上的她。我竟亲手粉碎了我和她刻骨铭心的缠绵。

好烦的歌。静娴心生厌倦。现在的人怎么了,情歌到处乱唱,感情到处乱放。

也许,现在的爱情太容易喷出口,所以不必太负责。

睡吧,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养好精神,明天上好课。侧身动了动,静娴进入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