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四十九 没有牵挂的夜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10 2011-10-23 10:42:04

  自从静娴回来,博俊基本上不用到学校接儿子,静娴和儿子的交流沟通,比他融洽多了。儿子总是有道不尽的话对静娴说,学校的,老师的,同学的,他快乐的,他苦恼的,都与静娴分享,静娴耐心倾听,伴儿子一起欢笑,为儿子分解心中的小苦恼,这种时候的她忘记了自己在这个家的别扭,有时候甚至忽略博俊的存在。

“爸爸今晚不在家吃饭,忙点事。”博俊打电话到家里,他希望能是静娴接电话,他也知道很难让静娴接他的电话。

“妈妈,爸爸说不回家吃饭。”接完电话,儿子手里还未挂机,先转告静娴。

这段时间,博俊常在家里做饭菜,他炒菜味道很好,都超过静娴的手艺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儿子说妈妈炒菜比爸爸的好吃,静娴心里承认博俊炒的菜比自己的好吃,这么一比较,心思细腻的静娴顿悟,以前,她炒菜都是为博俊的口味炒,为儿子的口味炒,博俊也都按自己的口味来要求静娴的厨艺。现在,博俊只按静娴的口味来下厨。因此,并非仅博俊厨艺进步,而是他能考虑到与自己生活的人。

顿悟归顿悟,但撼动不了静娴的心。早些时候,博俊为什么不能这样换位想过做过?哪怕几次也好,她会对他感恩戴德的,如今,这细节的改变,太迟。

做饭菜,生活的小事,你不做,我就做。既然你做了,我就偷闲。不是为了儿子,静娴怎会来遭这份同屋不同居的别扭。与博俊和平共餐,是做给儿子看的。

“我们也不在家吃饭,妈妈带儿子去一位阿姨家吃。”静娴说。

儿子问:“去哪里呀?会不会很远?我还没有做完作业呢。”

“不远,我们打的,五分钟就到。”

“儿子先去卫生间洗澡,干干净净出来换衣服,我们就走。”

根据校长的交代,静娴记住了他家的楼层,轻轻敲门,一位约比静娴大十岁的女人来开门,就是校长夫人,人长得很精神,笑容很亲和,校长的夫人一定不丑,不过没想到校长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他们不是宴请,是特定邀约静娴一个人的,校长告诉过静娴了,所以静娴断定眼前的这位女士就是校长夫人。

“嫂子好!”

“阿姨好!”小宝赶紧接上。

“真乖!快请进。”校长夫人半鞠身,做了个逗小宝的动作。看得出,她很活泼的女人。

“老帅哥,快倒茶,梁老师来啦。”她对校长这么称呼,不忌讳静娴是丈夫的部下。

“伯伯好,伯伯是老帅哥?”小宝天真地话一出,三个大人哈哈大笑。

“妈妈为什么笑呀?”小宝不觉得好笑,他觉得奇怪,眼睛在静娴的脸上等待答案。

“你是小帅哥,伯伯当然是老帅哥。”校长夫人为静娴解围。

“梁老师,你就不要叫我嫂子了,我们做姐妹,我叫梁珍,你就叫我梁姐吧。我们同姓,用老套的话来说,咱们五百年前就是一家人了。”

“小梁啊,满足她吧,她可不轻易这么对人的。”校长在一旁笑着插嘴。

“谢谢梁姐,谢谢校长,我多了一位好姐姐。”

“老帅哥经常提起你,说你是学校最优秀的老师,难得的人才。”

“校长过奖了,我是尽力而已,离人才差距还远着呢。”静娴被夸,有点不好意思。

小宝吃晚饭,梁珍拿出旧玩具给小宝玩,说是大哥哥小时候玩的,他们的儿子今年刚分配在市公安局刑侦科,忙很少在家吃饭,静娴见不着。这件玩具还完好无损,可见梁珍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把家打理得这么好。

看着校长和夫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微笑,一个眼神,相互间多么和谐,静娴不由羡慕校长和他的妻子,他们的恩爱是来自内心自然地流露,并非作秀给外人看。

“你现在回家照顾小孩了,是吗?”梁珍关切地问。

她已经了解静娴的情况不少。他们夫妻如此恩爱和谐,校长知道的,她应该都知道。

“嗯。是的。”

“为了无辜的孩子,难为你了。”都是女人,女人当然理解女人的苦处。

静娴今晚认识校长夫人,她们聊得很投缘,都开始把对方当朋友。

离开时,梁珍送静娴到楼下。

临别时她拉住静娴的手,说:“谢谢你为我的老帅哥负担学校很多事务,他不年轻了,精力有限。他说很感谢你在工作上任劳任怨,顶着精神的巨大压力还从未耽误过学生学习,我佩服你,妹,我打心里佩服你。只可惜,你生活上的我们无法帮助什么,这种事谁都帮不了,我懂。”她的话语那么真诚,源于她对丈夫深深的理解和浓浓的爱意,也源于她平易近人的性格和对静娴人品的好感。

“谢谢梁姐。”静娴把心里激起的感慨化成两个简单的字吐出来,告辞校长夫人梁珍。

送走静娴,梁珍转身回家,和她的老帅哥校长一整晚畅谈静娴。

“梁静娴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女人。”梁珍给丈夫端一杯开水。

“这个不光你认为。”正在看新闻的校长答。

“你说她工作很出色,我相信。”

“给你讲了这么多这么久,你现在才信啊?”校长微露失望表情。

“不是,不是,表达有误,表达有误。我是说,我自己亲眼看到她,我确信她是个工作出色的教师。”梁珍向她的老帅哥解释。

“回了,也许是好事。”校长说。

梁珍感同身受似的:“对孩子是好事,对梁静娴,太为难她了。”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说不定他们能重归于好。”校长慢悠悠,不过是认真说话的。

“培养感情?你以为是两个陌生男女刚认识在一起啊。”梁珍大声辩解。

她也为自己倒一杯开水,喝完,定了定,像是润喉,接着说:“你们男人不懂,女人的感情是可以缝缝补补的,但如果都被撕成碎片了,就再也缝不下去了。”

“如果一定要缝呢?”

“那还有什么意思,到处倒是疙疙瘩瘩,幸福不了。”

“哎呀,你没有经历,不知道人家受伤有多痛苦。”梁珍有点急。

“你经历?”校长立马问。

“好你个老帅哥,想欺负我,找死你。”梁珍使劲拍她的老帅哥背后一掌。

“哎哟,痛。不敢!这辈子不敢!”校长笑。

他们用恩爱结束了有关静娴的话题。

回到家,小宝赶紧继续做作业。静娴辅导检查完儿子的作业就催他上床睡,自己也迅速洗刷就躺在儿子身边,全身心放松。

快睡着的时候,静娴听见博俊回来的声音。她不看时间,他多少点钟回来和她没有关系,她无权过问,她切记他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人,没有了提心吊胆的牵挂,夜晚是睡得很安稳的。静娴很快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