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一 晨醒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70 2011-10-23 10:42:04

  昨夜静娴没能睡好觉,醉归的博俊破坏了她几日来的淡定心情。如果烂醉如泥的博俊一到家重重倒床就呼呼沉睡,一切都有可能如往时平静,相安无事,静娴的心里也就不会多出一分烦躁。

人生,多少个发誓,错也好,对也好,都被人自己违背了。

静娴悲愤地发过誓的,这辈子不会再回来。后来,却自己提着行李回头踏进这个家。曾经恨恨地发誓,这辈子,永远不为博俊做任何事情,却每一天都为他洗衣服。接过博俊手中家门钥匙的那一刻,静娴也咬紧嘴唇发誓,这辈子,绝不踏进博俊房间半步了。结果,她都违背了。

博俊也对静娴发过誓,他也都违背了。他说永远爱她,他说给她幸福一辈子,他说,这一生得到静娴就知足,他还说好多好多让她甜蜜陶醉刻骨铭心的誓言,结果,他也都违背了。

“我的老婆是梁静娴。”正是醉得一塌糊涂的博俊不停叨念的话,平添了静娴的烦躁,彻夜难眠。多少怨多少恨,被紧紧包裹隐藏在心底,因为这句话,统统挣脱出来。

我去理会他,不是原谅他,不是还爱他,醉归的他,瘫软如泥,不省人事,迫不得已,纵有千般不情愿,我也只好扶拖着他进去了。照顾他不是自己的责任,无奈眼前的他却需要自己照顾,也唯一自己可以照顾他,能有什么办法?一个陌生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都能给予帮助,就进一次他的房间而已,别纠结自己了,静娴对自己说,就当他是陌生人吧。这是自欺欺人的安慰,他不是陌生人。

好烦!看床头闹钟,四点半了,强迫自己睡一会儿吧。静娴闭上眼,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动,一、二、三、四、五……麻木数数,因为疲倦,她迷糊睡着了。

博俊走进来,温柔地拉住她的手:“娴,我们……再做夫妻吧。”静娴挣脱开,砰一声,吓醒了,直冒大汗。

她反弹似的坐起来。看看四周,门还关得紧紧的。好险!好险不是真的,谢谢!谢谢!静娴心里不停地谢谢,她也不知道她谢的谁。

那左手,莫名的疼,静娴摸摸,想到“砰”的那一声,一定是被恶梦吓着,打到床头了。

“娴,你,醒了吗?”是博俊的声音,他站在门口,轻声问,没有敲门。

“什么事?”静娴冷淡地问。

“天开始亮了,六点半了,我以为你醒了。”博俊说,他听见静娴房间的动静,但他没有这样告诉静娴。

“你继续睡吧,我做早餐给你们。”博俊又说。

“我自己来。”静娴隔着门答,反正恶梦已把自己吓得毫无睡意,不如起来动一动。

静娴出来,梳洗干净。

“对不起,我,昨晚醉了。我可能打扰你了。”博俊歉疚地说,他不知道是静娴扶他去躺,如果知道,他的幸福感一定比歉疚多几倍。

静娴不吭声,她觉得不必回答。

“我,有没有麻烦你?如果我醉酒的时候做错什么了说错什么了,请你原谅。”

“没有。”静娴边给面汤放鸡蛋边答,她的心开始焦躁。

“我是说,我有没有胡言乱语伤到了你,如果有,请你原谅。”博俊继续说。

“没有。”静娴把煮好的早餐面放到餐厅桌子上,请别再啰嗦,打扰我的食欲。

“好像我叫老婆,是叫你。”博俊面露悦色。

博俊酒精未全退的一堆啰嗦,令静娴再也无法控制她的情绪:“你配说这句话吗?”静娴冷冷面部表情,没朝向博俊。

“我是醉话,请你别计较。”博俊难为情地低声说。

一石激起千层浪,静娴所有的烦躁怨气顿时汹涌澎湃。

“你已不配说这句话。至少,这辈子你已不配。至少我认为不配,我认为不配就是不配。”她的声音有点抖,她失控了,嘴唇也抖动着。

博俊无法收场,他后悔他大清早和静娴说那么多的话,惹她心烦。此时说对不起,毫无用处,他除了低头,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他明白自己什么都不该说。

“或许,你认为叫我老婆我的心很感动,不,我已经感动不了你的任何东西。或许,你认为叫我老婆是给足我面子,不必,这是我最不需要的东西。或许,这是你的心里话,不过,请别用它再来伤害我。”

博俊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他无以抵挡静娴的压在心里的愤怒,他用沉默表示退让。大醉的潜意识里,博俊感觉静娴照顾过他的,但他想不起哪个细节。

静娴没再说什么,她打了半碗面,走进厨房,两口吃面,第三口喝汤,就吃完了手里的半碗面,所有的空间,每一个角落,都散发不平静的安静。她忘了自己煮的面的味道。

“妈妈。”儿子穿好衣服,拎着书包从卧室出来。

静娴赶紧从厨房出来,“哎,快刷牙洗脸,吃早餐。”她微微一笑,整了整对儿子的衣领。

“爸爸。”儿子发现了沙发上的博俊。

“哦,小宝起来啦?”博俊给儿子一个含着疲倦的微笑。

“爸爸昨晚去哪里那么就呀?”

“小宝,快刷牙洗脸,要不咱迟到了。”静娴提醒。

博俊默默走回他的房间,他还是半掩着门。

看见儿子吃完面,静娴叫:“走,我们上学去。”

小宝背起书包,他没有马上跟静娴出门,而是先走进博俊房间:“爸爸您很累是吧?您好好睡,我和妈妈上学了。”

这一幕,静娴为之动容,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和睦的家,一对和谐的爸爸妈妈,对孩子多么重要!

小宝高兴地跟着静娴出门,静娴怜爱地摸一摸儿子的头,儿子,妈妈一定好好照顾你,让你快乐,陪伴你长大成人。

“妈妈,你想什么呀?”年幼的小宝看不懂静娴脸上复杂的神情,疑惑地问。

静娴扶着儿子的肩膀,解释道:“妈妈心里在想,妈妈有小宝这样懂事的孩子,妈妈真享福!”

小宝整了整肩上的书包背带,一脸的快乐和自豪。

东边的太阳慢慢升起,红霞染赤天边。今天应该好心情,望着天边的红霞,静娴心里油然感概……

昨天的太阳,今天依然升起,可昨天的风已消失。

昨天你和我的爱,灿烂每一个贫苦的日子,如今都已消逝。

你的爱已改变模样,我的爱已死亡。

你我的爱,已不存在。

博俊,我接受不了你迟迟才来的温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