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七 去留的困惑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405 2011-10-23 10:42:04

  自打回到这里,静娴没有看过电视。下班回来,煮饭,炒菜,吃饭收桌子,洗碗,洗衣服,检查儿子的作业,备课……她尽可能有秩序地很忙很忙,以此来淡忘与博俊同屋不同居的别扭。她知道她不是这家的一成员,她当然也不是。

其实静娴本来就不怎么看电视,偶尔看,也是些新闻和中央电视台的《人与自然》的节目。喜欢看《人与自然》电视节目,是因为电视展出壮观的自然美景令人心旷神怡,还有主持这个节目的赵忠祥很标准的普通话确实悦耳,静娴不是崇拜赵忠祥,而是欣赏他的普通话水平。她需要不断地学习更标准的普通话,她是语文教师,这对她很重要,电视机里主持《人与自然》节目的赵忠祥就是免费的最好的普通话老师。

今晚,静娴坐下来看电视,习惯性地搜索中央电视台的《人与自然》节目。久违了的电视,让她记不起《人与自然》的播放时间。留意一下节目表,《人与自然》早就播放结束。随便换下一个频道,放下遥控,斜靠沙发,听一首电视台回放歌星毛宁的《涛声依旧》,旋律还是很感人的。又听听付笛生和任静夫妻联手的那曲《痴心爱人》,真的很打动人心。凄凉的现实里没有了的感觉,就让心在歌里寻求痴心的安慰吧。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结局,没有唱不尽的歌,这个电视节目也很快结束了。

看看整个房间,再看看独自安静坐在沙发上的自己,静娴忽然觉得很不协调。如果此时博俊进来,静娴不会看他一眼,不会问他今天去哪里,她会很尴尬,现在的她不晓得自己怎么像个女主人一样坐着看电视,好令人费解。

既然自己厌恶博俊曾经的行为,为什么还要回来?静娴开始胡思乱想。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对他那么抵触?她接着问自己。我对他那么抵触,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她不依不饶责问心底。

简直像个赖子,静娴最后这样评价自己。

博俊没有回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了,趁孩子熟睡,跟他说吧。有点凉,静娴挪一挪身子,卷缩在沙发角。

博俊有点酒气,但他没有醉,他轻轻旋扭门锁,慢慢推开门。

自从静娴搬回来,博俊开门的动作非常斯文,他一眼看见静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很高兴,笑容也无法掩藏,他知道静娴不是在等他,但她,肯坐沙发看电视,至少她对自己的痛愤悲恨,不比从前深重了,他如此认为。

“你累吗?”静娴淡淡问,她头也不抬。

“不累。”博俊很轻柔的回答,把门关上,“你累吗?”这三个字化成勇气的潮水,他情不自禁大胆地望一眼电视机前的静娴,恋爱时的温柔流淌在他充满深情的脸上,他希望能多听点静娴的声音,在家里,听见她的声音的机会太少太少。

“我还是搬走吧。”她的眼睛没有从电视机前移开。

博俊的笑容凝固,立于门里的身子僵直一下,站,还是坐,他不知适从。

“为什么?我,我的什么行为举动让你难受了吗?”

“没有。”静娴答:“我说是真的。”她的语气依然淡淡的,比淡水无味。

“你,还是留下来吧!”沉默良久,博俊肯求的口吻。

“我留下来,是耽误你。”

“耽误什么?没有的,绝对没有!真的!”

“我这么赖在这里,对你不好。”静娴解释。

“你这几天一定心里矛盾,睡不安稳,是吗?”

“谢谢你的理解,你说对了,真是这样。”静娴不回避。

“可我……”博俊接不了下半句,他是着急,说错话了。他两手缓缓插进裤兜里,觉得四肢无力,他实在不知把手放哪里。

“我爱孩子。我想让他一直跟着我,可小宝离不开你。”博俊两手从裤兜里拉上来,十指相互抱紧。

“你这几天情绪很不好,我知道,我想做点什么努力,可我,无能为力。”他又把手插进裤兜里,他很累,却忘了应该找地方坐。

“如果你真要走,我,也无能为力。”博俊很沮丧。

“我不能像个赖子,赖着不走。”静娴很无奈。

他们僵持着,此时,他们的距离几步之远,则似天各一方之遥,他们的心都很难受,很痛苦。他们在沉默的夜里沉默,没有谁再能说出话。

“我很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和快乐的儿子。”博俊慢慢转身,走进他的房间,半掩着门,只听见他咚一声躺在床上,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静娴关上电视,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间,儿子小小的鼾声,均匀的呼吸声,为夜的沉默舔一份祥和。她为儿子掩上门,走进她晨起夜卧的第三个房间。

晨风从阳台门窗徐徐吹面而来,有丝凉,今天天气阴云,静娴在儿子的书包里放了一把伞:“今天可能会下雨,放学记得在校门等妈妈,妈妈一下班就来接小宝。”

“嗯,妈妈早点哦,不要让我等太久。”儿子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说。

“一定。”

“妈妈每一次说‘一定’都是迟到,有时候迟到很久。”儿子微露不满。

“哦,那是因为中学的哥哥姐姐学的知识比较多,所以放学时间比儿子迟了点,妈妈才迟到的。”静娴向儿子解释。

“妈妈,中学知识难学吗?”儿子问。

“说难就难,说易就易。”

“妈妈的话是什么意思嘛,我不懂。”儿子嘟着嘴。

“也就是说,如果认真学就学得好,不认真学就觉得很难很难。”

“就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是吗?妈妈。”

“对极了!儿子也会这个道理啊?”静娴高兴地摸了一下儿子的脑袋。

“这两句是老师教我们的。”

“嗯,你看,儿子认真记,就牢牢记住这两句了,还记住它的道理呢,如果儿子不听课,不认真学,怎么会懂得它的意思?怎么能背下它呢?是吧?儿子。”

儿子点点他的小脑袋。

静娴和儿子出门的时候,博俊没有起床。房间一点动静都没有,昨夜他彻夜不眠,天亮才迷睡。

第三节上课铃声响,静娴批改作业,手机来信息:

娴,如果你有了心上人,如果他能给你快乐,你就走吧,如果没有,我恳求你留下!!!

静娴若无其事,删除了信息,随手置手机在办公桌左上角,继续埋头。

“如果你没有爱上谁,我想请你暂时留下来。这个家你除了陪小宝关心小宝,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不用考虑到我。”博俊发的第二条信息。

静娴淡漠地想:我没为你考虑什么。我很爱你很爱你的时候,是为你考虑很多很多,现在不想了,也没有资格。

这两条信息对挽留静娴有什么作用没有,博俊不抱任何希望,只是前前后后地想,他才出自肺腑之言发过去。博俊醒来,他散架的瘫软在床上,呆呆望着天花板,手机间断响好几次,但他好像什么也听不见,对天花板的愣愣的眼神,足足一多钟头。深深长叹的他,发了这两条信息给静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