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九 迎待客户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89 2011-10-23 10:42:04

  “俊哥,你天生的赚钱命。”小张说。私底下,小张都这么称呼博俊。

近几年,博俊在全省有五个分公司,生意越做越红火,小张可立下汗马功劳,博俊精明的生意头脑最功不可没。

“怎么啦?当上副总飘飘然了?学会虚伪捧人了。”人都喜欢被夸,博俊也不例外,嘴上给小张几句酸话,心里其实是舒爽的。不过他不信命这个东西,他坚信没有他坚持不懈的努力,没有他对市场独具慧眼,善于抓住商机,没有他走南闯北的社会经验,他不会有今天的成果。现在的他更清楚,多年前落魄困窘的境地里,那个深深爱着他,他也深深爱着的女人,给了他多少柔情多少包容多少帮助多少支持,他才得以走到今天。

“虚伪?夸俊哥是虚伪?那今后我专挑毛病说。”小张坏笑。

“那也不必。”博俊说。他命令小张:“赶紧把烟扔了,不要污染车里。”

“好好,马上扔。”小张猛吸一口,才扔掉。

看小张对烟贪婪的样子,博俊有点厌烦:“哼,还搏命抽一口。”

“俊哥,别恨恨地看我嘛,以前你也烟瘾哦,理解我一点点,就一点点。”

小张不说博俊倒忘记自己也曾是手指爱香烟的男人。

“我那是心烦,乱吸的。你最好也戒了。”博俊说。

“我也是心烦,所以手指恋上香烟。”小张说:“如果遇上爱我和我爱的女人,戒烟,小事一桩。”

小张三十出头了,跟博俊打里打外,如今还单身。

“俊哥,要是我有心爱的女人,睡觉我的手都是搂着她,就没空夹香烟了,现在床上孤单一人,不夹香烟手也孤独,你说是不?”

“就没看上哪一个?外面的,公司里的,也挺漂亮的。”博俊随意一问一说。

“漂亮是容易产生眼缘,会激起男人动物的欲望,不过爱情的缘份,得综合各方面。”小张深沉地道出一番属于他的爱情的理论。

“你追过女孩子吗?”

“没有。”

“有女孩子追求过你吗?”

“有。”

“我知道有,我就想知道你怎么处理你不爱的女孩子追求你。”博俊很少关心小张的私生活,今天想多了解一些小张的想法。

“对自己不爱的女孩子,我绝不拖泥带水,明明白白拒绝,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厚道,但是不让她作无谓的感情牺牲,让她转身另觅别处芳草,这才不耽误人家姑娘,这才人道,我的做人准则。”

“都而立之年了,你可不要成老光棍。”

“俊哥放心,我不会光棍一辈子的,烂锅自有烂锅盖,丑男自有丑女爱,我的姻缘晚一点而已。”小张吹一个很响口哨。

“我说真话俊哥可别误会,也别生气。”

“生你气有什么用?”博俊默许。

“假如碰到一个像嫂子这么好的姑娘,我一定爱上,并且认真地,努力地追求,立马请俊哥喝喜酒。”

博俊不出声。

“俊哥,我可说的心里话。”

博俊斜视窗外的人潮,仍不出声。

我怎么才能得到她的原谅?不管她原谅不原谅我,只求她不走,这个家,有她在才有温暖。可是她不快乐,她没有哪一天快乐。我太可恨了!她会爱上别的男人吗?如果她爱上别的男人,我该怎么办?不会的,她不会爱上别的男人的。不,我想的太自私了,如果新爱能让她忘记旧痛,就应该让她的心走出去。

“俊哥。”小张叫。

“俊哥。”小张稍提高音量。

“俊哥,到了。”小张转身叫。

“哦。”博俊深吸一口气,长长叹出来。

一定是自己刚才那番话触动了博俊某种头绪,偷看一眼博俊的脸,写满无奈的伤感,小张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今晚,小张陪博俊约见远道而来的客户,他早已张罗好一切。

博俊抬头,看见旅馆门上的大匾,一股滚腾的血气冲上来,烧痛他的全身。

“小张!”博俊大吼。

“俊哥,怎么啦?”小张莫名其妙中有些慌乱,生平第一次看见博俊暴怒,第一次听见博俊大吼他。

“谁叫你来这里的?啊?说呀,你……你这点小事情也做不好,你这个蠢蛋!”博俊满脸通红。

“快换地方!快!马上走!”博俊先穿进车里。

“啊啊啊,好好好!”小张差点儿头撞车门。

“他没吃错药,到底怎么啦?”小张想,只管开车就是,不要张嘴说话。可是,往哪儿开呀?山东来的大客户应该就要到了。

“俊哥,去哪里好?”小张小心翼翼问。博俊刚才的豹怒狮吼,令小张畏惧,思维被敲得凌乱模糊,一向做事干脆利索的他,被动地等待博俊指令。

“就上次那家吧。”博俊在车里情绪平稳多了,恢复了平静的语气。

来无影去无踪的情绪大变化,吓飞了小张半个魂,阿弥陀佛!小张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后赶紧掏出手机。

“喂,胡老板,请问您到哪儿啦?”

……

“哦,你真准时!我得多多向您学习。请您乘车直达康乐宾馆,我们让宾馆为您提供全方位服务。”

……

“我们老总已在此恭候您了!”

……

“都安排好了,请您放心,订多少间都没问题,您这么信誉的老板,就算为您把整个宾馆都包下来,都是应该的。”

……

“好的,一会儿见,拜拜!”小张收起手机,说:“俊哥,他们来了三个人。”

“看来今晚要醉了,胡老板很能喝。”博俊在小张的肩膀轻轻拍。哥们儿的亲切完好无损。

“要不,叫公司里那几个姑娘过来帮我们一起灌醉他们?”小张试探问。

“不要,胡老板也是好色之徒,酒后会手脚狂乱,不能让他占我们公司的这种便宜,等一会儿就招呼宾馆吧,叫他们等级陪酒女郎来得了。”

“嗯,好的。”

把车开进宾馆的停车场,锁好车,小张箭步踏进宾馆,和宾馆前台客户部经理比划一下,迎接山东胡老板的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正好,胡老板的车慢慢驶进宾馆停车场。

博俊和小张开始默契配合,施展他俩与客户沟通洽谈的商人智慧。

小张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今天被博俊莫名其妙发火大吼的事,正如他永远也不知道博俊今天为什么如此强烈的情绪反应。他不知道他今天安排客户下榻的“新馨宾馆”,见证了博俊与于嫚的欲望**,见证了静娴悲愤的眼神和绝望的泪水,是博俊一辈子内心都摆脱不了的罪恶的阴影之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