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三 宴 散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79 2011-10-23 10:42:04

  静娴回来,正好夜里十一点半。

“回来了?”

博俊没有睡,他看电视。

“嗯。”

静娴换了拖鞋。

“小宝的作业在他的书桌上。”

“嗯。”

静娴走进书房。

“儿子的衣服我洗干净了,我休息了。”

博俊半掩他房间的门。

“嗯。”

所有的回答很简单,很平静。

静娴逐题一一细细检查,没有错题,她把儿子的作业放到他的书包里。悄悄推开儿子房间门,安静地看一下睡熟的儿子,掩门出来。她去卫生间洗澡。

摁亮灯,卫生间很整齐,博俊都替静娴收拾好了。这么说,是因为卫生间一向都是静娴收拾,做久了,就感觉应该是自己责任了,虽然卫生间不光自己用,当然,博俊房间那个卫生间是他独享的。

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看见阳台上挂几件湿漉漉的衣服,是博俊刚洗晒的,他和儿子今天换下的衣服,今晚博俊也帮洗了。自从进来这个家,静娴都主动做这些事,她“有备而来”,既然为了儿子回来,就尽量做个美美满满的“家”样给儿子。为博俊洗衣服,是静娴很痛苦的一件事。那些年,她小心翼翼搓洗博俊的衣领裤脚,精心呵护他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里里外外的每一件衣服,可是博俊除了理所当然的享用,回报她的是穿着她用满心爱意的洗干净的衣服去和别的女人约会,通宵达旦,意犹未尽时就短信频频,梦里呼唤对方。每一次洗着博俊的衣服,她都想到博俊的所有这些,更想到博俊与于嫚的那一幕,这时候她就觉得博俊的身上很脏很脏,他的衣服哪儿都洗不干净,冲洗一次又一次,直至自己累得满头大汗。日复一日的洗,疲劳淡漠了记忆,只是偶尔产生不愉快的情绪,不再那么痛苦。再后来,觉得洗博俊的衣服是自己的责任,因为这是塑造“和谐之家”给儿子的一个重要部分,直到今天,静娴竟然认为是博俊帮她把他的衣服洗了。何谓女人?如此也!可悲?可敬?可怜?可爱?任人其说。

今晚,是静娴第一次夜晚在外迟迟才归,和男人的博俊比,当算早归。她没有告诉博俊和谁吃饭,她有不告诉他的权力,虽然告不告诉都没所谓。

静娴很快入睡,她累了。

这是博俊第一次在家里等待静娴的夜晚,他没有问静娴和谁吃饭,他没有这个权力,虽然他很想知道。

今晚请客,桑是以同学加同学的朋友为理由请的客,只有桑一个人懂,他为了看到静娴。桑太精明了。

夺他人之妻,桑不干这种缺德事。桑只是想静静地看静娴,洞悉她脸上淡淡的笑容里,是否依然隐藏令他担忧的忧郁,如果她看起来气色好,谢谢博俊,照顾好他曾最爱的女孩。如果静娴依然憔悴,博俊,你这个可恶的无耻之徒,我非整你一次不可。

除了不变的恬静,桑看不出静娴的什么。既然时间能历练桑的爱恨情仇皆无表露,它也能沉淀静娴的喜怒哀乐于内心深处。

桑自驾车悠悠转城两圈,两次经过静娴的学校大门前,两次停车。静娴就在这里工作,教室,操场,办公室,还有那棵高大的苦楝树,他仿佛看到静娴手捧着教科书,步伐轻盈地迈进教室,他又看到静娴静娴挥动手中的粉笔,对学生轻轻一笑。如果可以,他想明天变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男孩,坐在教室的后排,全神贯注地听静娴讲课,欣赏着静娴的一转身,一思考,一提问。如果可以,他还想故意课堂捣蛋一回,全是为让静娴注意到他。

“扑哧!”桑笑出声,他发现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有点“邪门”,要是静娴知道,一定说他坏,用老师专业术语来说,叫思想不健康。如果我是静娴的学生,我怎么忍心捣蛋让她头疼呢?不会!我要当班长,为她做许许多多班里的事,还要当她的保镖。听张金颖说,静娴手劲小,给学生排练舞蹈,渴了想喝水,扭不开矿泉水瓶盖,背着学生无可奈何地转来转去,如果我是她的学生,我就能帮她打开矿泉水瓶盖了,多好。切,我怎么又一阵胡思乱想,桑回过神来。他的这一阵胡思乱想,让他心情很愉快。吹一个开心的口哨,踩离合,挂档,稍加点油门,车儿也很开心,平平稳稳向前进。

回分公司宿地,桑没有睡意。静娴早就到她的家了,现在也该睡着了,桑想。博俊这鬼东西还真会赚钱,公司前景挺好的,还好,我在我们公司的股份不算少,比博俊差不了多少,我什么都不比他差,就差他点点儿钱,没关系,我会赶上他的。我比他好,我不会犯男人常犯的错误,这点,感谢静娴给我的精神力量和精神熏陶,典雅的静娴,你不是世上最完美的女人,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永远!

桑想到了他的妻子,她也算是好女人,他对自己说,然后拨通妻子的电话。

“喂,你没有睡啊?夜深了。”他妻子话语间充满睡意,看来是桑的电话吵醒了她。

“没有,忽然间想到你了。”桑说。

“嗯,可是我很想睡。”

“和我聊一聊好吗?”桑说。他想和妻子多说点话,这样他就不会胡思乱想有关静娴的了。

“你明天回来,休息吧,明天咱再聊好吗?我真的很想睡。”

“那,好吧,谢谢你照顾好我们的儿子。”桑略感失望。

“你怎么啦?说话怪怪的。”

“没什么,你睡吧。”

桑挂了电话,定了定,猛的抓起被单蒙上头,一动不动。

醒来,已经艳阳高照,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穿过花纹的薄纱窗帘,闪动五彩的斑斓,桑拉开窗帘,俯视车水马龙的街道,春笋般林立的楼房,桑喜欢这座城市了。

简单洗理一下,桑就起程回总公司。

左手扶定方向盘,右手掏出手机,桑朝苦楝树的方向望了望,现在,静娴一定站在讲台上讲课,或者,在办公室埋头批改作业,走吧,就不打扰她了。

桑,还会再来的,他越来越喜欢这座城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