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三 相遇,偶然或必然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061 2011-10-23 10:42:04

  “娴。”一个声音轻轻地叫。

静娴隐约听见,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娴。”声音还很轻,但离得更近些。

静娴回头,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桑!你,怎么在这儿?”静娴惊讶。

“刚放学呐。”桑向前两健步,正好和静娴并排。

“你什么时候来的?”静娴问。

“来了几天了。我们刚在这里开了一分公司,我的任务是入驻两个星期。”

“真巧,刚好在这里遇见你。”桑笑。

“是巧。我也没有想到会碰见你呢。”静娴回笑。

桑在静娴斜低着头,右手食指缕一下前额垂发的那一瞬间,注视一下静娴的脸,马上转回头。

“工作不很累吧,学生听话吗?”桑问。

“还可以的。”

“张金颖告诉我,你是这里很优秀的一名教师。”

“别听她胡说,她是我的好朋友,当然说我好啦。”

“不是她胡说,是别人实事求是的评价你。”

静娴不习惯被人夸,腼腆地沉默。

娴,你的性格没变,桑想。

“孩子读几年级了?”桑找话题。

“三年级。”

桑以为静娴会问他“你呢?”,但静娴没有问。

桑的孩子今年刚上幼儿园。他是得到消息,确认静娴和博俊结婚幸福和谐后才谈对象的。也算闪婚了,朋友介绍认识的,三个月就结的婚。

“这座城市挺好的。”桑望一望对面人行道上的绿化树。

“这三年年环境美化了,街道交通建设也改善了许多。”静娴说。

“哦。比我在的那个城市好。”

“不可能,你那里可是历史悠久的大城市。”

“真的,我觉得你这里才好。”

静娴不知道,因为这里有她,桑才跟公司请示,愿意入驻半个月指导分公司运作。其真正目的,是希望此行能见上静娴一面,哪怕是远远的看。对于桑,想见静娴一面,真的好难。

他们没有谁提那天晚上的电话。静娴真的忘记了。见到桑的一刻,她是见到家乡的亲人那样亲切和高兴。桑可能这时候也没有想起自己那天晚上电话里对静娴说的话。

“娴,我的车在前面停车场,我送你回去吧。”静娴消瘦的身子,桑担心她走累了。

“不了,桑,你忙吧,不远的,一会儿就到了。”静娴拒绝。

桑不生气,也不觉得没面子,他不难为情,静娴拒绝有她的理由,他很理解她。

他们在十字路口分别,南北相向而行。

静娴不觉得桑有多大变化,他和以前一样瘦,高高的鼻梁,让人不轻易相信他是南方人。只是他的眼睛里多了几分深沉,这一定是商场上摸爬滚打历练的沉淀。

桑觉得静娴变化多了,她的微笑不像以前那么甜,她的肤色暗沉,她不是瘦,是憔悴。她走路不是以前的轻盈,而是无力的漂浮。唯一不变的是她的文静典雅的举止。

十字路口与桑分别,静娴一路朝南走。

桑在马路绿灯亮起时,疾步横过斑马线,他在越过斑马线最后一步时转身,伫立在人行道上,久久目注静娴一个人独步。

娴,有人把爱而永远得不到的女人比作镜中花水中月,可我不觉得你是镜中花,水中月,你实实在在的一个女孩,哦,不,该说女人了,你是我一直爱着的女人,如果硬要把你比作花,那么所有的女人都是花,你是那朵不争奇斗艳,静静独自芬芳的花,我只能远远欣赏你,关注你,我不敢向前,怕惊吓你,更不敢手捧你,怕瓣凋花谢。

娴,我还很爱你!

桑不知道,在他用内心向静娴身影告白的第一句话,静娴的身影已经隐没在远处的人潮中。

“娴,我还很爱你!”最后一句独白,桑踮起脚,翘首,努力寻找静娴的身影,他非常焦急,怕错过她最后的背影,可是他错过了,在他遐想独白的时候。

我有没有失态?桑赶紧收回求索静娴身影的目光,看看周围,幸好,都是陌生的面孔,不要紧,就算失态了,也是陌生人看到,不是静娴。在静娴面前,桑永远也不能失态。如果那一次酒后电话的倾诉和坦白算是失态,那桑是第一次失态了,今后不会再有。

都说男人是荷尔蒙最旺盛的动物,看见小女生不身动也心动,桑所在的公司不小,他的职位只小于正总经理一人,公司里的俏女人不算少,也有主动对他“挨挨挤挤”的,都被他委婉地“闪让”,。酒后仍能清醒意识我是谁,她是谁。给足下属女职员的面子,又使她们知趣而退,像桑这样洁心尊身的男人有几个?估计没有,有也是大海捞针的了。

桑在商场上穿梭于如百花齐放的女人中,从未有过动心,静娴的身影像一盏静默的灯,在他心里亮着,给了他永远的理性。

今天,静娴偶遇了桑。

桑遇见静娴是必然的。昨天桑也在这个时候,在对面的饮食小店等待静娴的,精明心细的他能估出她大约什么时候放学,大约何时经过小店的对面。那么多年不见了,静娴变了样子吗?我能否在生疏的城市里,在陌生的人潮中,一眼就认出她?这是桑找到静娴所在学校和她居住的小区路线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静娴所在学校是从家乡一哥们儿嘴里获悉的,居住的小区是张金颖和桑电话聊时,她无意说出的,有心人却牢牢记住了。

昨天桑没有见到静娴就离开了。她应该加班,所以不能按时路过这里,明天会见着她的,走之前桑这样想。他回分公司协助待见客户。

桑穿进他的车里。

很遗憾,不能送娴一程路,现在她应该走到家了。桑两手十指相扣,托住后脑,靠在驾驶位的椅靠上。

今天我真幸运,见到她了。桑突然心情好极了,打开车里mp3音乐,闭目听赏。

桑喜欢听音乐,从来不是因为音乐美,而是因为他心情好。他心情不好,世界上最美妙的天籁之音也是垃圾。他心情好了,什么样的曲调都成了天籁之音。比如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放的是什么歌,反正就是美好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