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二 聚 会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400 2011-10-23 10:42:04

  “张金颖,你下来。”桑大声叫。

“谁啊?”张金颖的老公从窗口探出半个头。

“这小子,好久不见他了。我和静娴的老乡,也是同学。”张金颖从厨房跑出来,也探出头往下看。

“你下来。”看见张金颖,桑冲她叫。对张金颖桑不用温柔,他不想温柔,也温柔不起来。虽然张金颖长得丰满曲线,桑只感觉她像个哥们儿。

“你先上来,我才下去。”张金颖也冲桑叫。

“你几楼?”

“看见人了,你不会数啊?”

“懒得数,快说。”

“六楼,右边。”

桑三步并作两步,噔噔噔噔,不一会儿工夫就到六楼,按门铃,张金颖打开门。

“请进,欢迎光临寒舍。”

“你先生吧?”桑看见张金颖的老公坐在沙发上,朝门口的他望过来,他答非所问,顺儿转向她的老公点头:“你好!打扰了,我想叫张金颖带我去找一个人,如果不介意,我诚邀你一起去,希望你一起去。”

“你怎么到这里来?”张金颖奇怪地问。

“神州大地,哪儿都欢迎远方的客人。”桑笑笑:“业务需要,本不该我来,那兄弟请假,我就亲自上阵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张金颖非常疑惑。

“问邓玉,他说他住这里,和你一栋楼的。他说不上来了,就在车上等我们。”

桑和张金颖的老公说话,聊东聊西,都是男人的话题,毫无拘束。

“平时忙,没机会过来,现来了几天了,明天要走,想和以前的同学聚一聚。”

“嗯,你们去吧。”张金颖的老公显得很平易近人。张金颖确实嫁了一个不错的男人。

“噢,不,我想诚邀你一起去,希望你给我一点面子。”桑有点像请求。“我做东,你叫上你和张金颖的另外几个朋友,这样可以吗?”

桑的开朗举动打消了张金颖老公的顾虑,夫妻二人一口答应了。

张金颖也调到静娴所在的这座城市工作两年了。邓玉是去年才来的。虽然是同学,但平时很少聚在一起,就连邓玉和张金颖在同一栋楼住,也没见几次面,何况与静娴东西两端的远距离,一年几乎碰不上一面。人生,真的很忙碌。

“这个地方有我的三个高中同学,都是吃公粮的,太好了。”桑是对张金颖的老公说话的。

“把她调到这里来,我就这点能耐了,没再高的本事了。”张金颖的老公对桑说。

“我觉得这样就够幸福了,不要去和谁比了,好吗?”张金颖对他老公说。

看桑的派头,事业肯定比张金颖的老公风光,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比的就是事业与财富。即使对方不比,稍逊色些的这一方也心里至少有那么点不自在。张金颖的话是给她老公足够的尊严和安慰,这“哥们儿”太聪明了!桑心里夸张金颖。这两夫妻性格很般配。

“娴,过来,我和老公请吃饭。”张金颖拨通静娴的电话。

“什么日子?孩子的生日吗?”静娴问。

“不是。你过来就对了,别问那么多好不好。”

“结婚纪念日?”

“哎呀,难道只有这两个日子你才肯见我吗?好久不见你了嘛,想见你。”

“好的。我这就出发,说地点。”

“和悦美食三楼,聚友厢。快点啊,不许加班工作才来,你这位任劳任怨的人民教师。”张金颖强调。

张金颖和静娴通话的时候,桑静静地,不出声。他乐滋滋的,猜想静娴会说些什么,希望能听见静娴一点儿声音。

静娴挂电话,转身对博俊说:“我去外面吃饭,可能晚点回来,麻烦你照顾小宝,辅导他做作业。”

“好的,你去吧。”博俊慷慨答应:“可是,辅导小宝作业,我怕我耽误他。”博俊红了脸,商场精英被辅导孩子作业难倒。静娴理解的。

“你就看他写完没有,回来我检查吧。”静娴挎起包离开家门。

轻轻推开“聚友厢”门,其他人都已经围着饭桌坐好了。

“对不起各位,路上堵车。让大家久等了。”静娴致歉,她没有注意到桑。张金颖和他老公朋友多,静娴认识不过来,所以就不一张张脸的看了。她关上门,走到空位子,放下包,才坐下来。

“桑!”她没有叫出声,但她吓了一大跳。她座位的左边坐的是桑。

“梁静娴,好久不见了。”桑是看出静娴被惊吓的,他平静地微笑,看了静娴一眼,给她倒茶。

“谢谢!”静娴双手托杯。

“你对谁都这么客气吗?”桑小声问。

桑总是对张金颖大大咧咧的,接近野蛮了,对静娴却彬彬有礼,非常绅士风度。同一个男人,对两个女人的态度差别这么大。桑认为,无论他怎么大喊大叫,都不会损张金颖的一根毫毛。但静娴她的内心很柔弱,他不想让她受到任何损伤,一点皮外伤也不行。

“你什么时候来的?桑。”静娴也问桑。

“第三天了,明天就走,想见见大家,就找到你们了。”

桑成熟干练多了,他的一言一举,一个微笑,一个沉默,都很从容。

“娴,今晚餐是桑这个大老板请客,我们能吃就吃,能醉就醉。”张金颖呵呵笑,举杯,大家也跟着一起举。

“你也喝点吗?”桑举杯,轻声问身边的静娴。

“哎呀,不能让她搞‘特殊化’的,同等待遇。”静娴未来得及回答桑,张金颖邀静娴和她碰杯。

席间,桑和邓玉,还有张金颖的老公聊得最多,张金颖也不停地关照他们夫妻俩的三个朋友。当他们四个同学聊到高中时代那些有趣的烦恼时,静娴也跟着咯咯咯地笑。

“梁静娴,你那时候只会埋头读书,我们班的很多故事你都不懂。”张金颖很兴奋。

“那时候,男的是邓玉最斯文,女的是娴。”张金颖越说越乐:“高二时,桑有一次去和高三的几个烂仔学喝酒,烂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有人举报他在宿舍门口小便,被校长在全校师生面前专题批评三十分钟之长。”说到这里,张金颖哈哈哈大笑,又接着说:“我也不知道你那三十分钟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我们觉得很有趣,后来听说你被罚扫宿舍一个星期。现在想起了觉得怎么样?”问完,张金颖又前俯后仰地哈哈笑。

“讲点我闪光的方面行不行啊。”桑无可奈何地要求。

“这个还不够闪光啊?我就记得这个。”张金颖给桑一个得意的眼神,转而平静:“好的我不知道,让邓玉说呗。”邓玉笑而不答。

散席,张金颖先送走他们的朋友,再送静娴,张金颖夫妻俩才回家。

桑默默在后,不打搅谁,他一个人回去。

“你的同学蛮不错的。我说的是你们几个,不是指条件,是指为人。”回到家,张金颖的老公对张金颖说。

“嗯。静娴为什么去爱博俊?如果静娴爱的是桑,他们一定很幸福。”

“爱情就是这样,不是由别人去配对的,你不去爱别人,而是来爱我。我也不去爱别人,就爱你。”

已双双入枕的张金颖和老公,紧紧牵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