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五十四 七上八下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156 2011-10-23 10:42:04

  七上八下下学期就调走,今后,不用再遭受两地分居苦苦相思的煎熬了。七上八下告诉别人的,静娴也听说了。

七上八下是个人,是个女人。她也不叫七上八下,她有祖上给的姓和父母亲给的名,她是学校的女体育老师,叫岑雨都。同事们一见到她就想到“七上八下”这个成语,非常乐意“七上八下”这么叫她,她只能笑呵呵接受。她绰号,源于一个游戏。

去年三八节,学校要静娴组织女教师开庆祝会,为了活跃气氛,静娴出点子,让女同胞们创新游戏玩法。记不得是谁出的“馊”游戏害了岑雨都。其实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复杂,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要说有,也因为她和“七上八下”这个成语。

谁出游戏玩法谁当主持人。于是,十个女人整整齐齐排成一行,站在主持人面前,主持人把“新婚之夜,我……”大报字板书出来,详细介绍解释游戏规则:统一以“新婚之夜”,后半句按大家排列顺序逐人补充,要求以“一”到“十”为开头字的成语来补充,谁站在第几位,谁就以第几个数来道出相应成语。特别说明:思考时间不超过五秒。

第一位女老师:

“新婚之夜,我一醉方休。”笑声稀稀拉拉响起。

第二位女老师:

“新婚之夜,我二人同心。”掌声加笑声响起。

第三位女老师,第四位女老师……

别人都能顺利过关,可岑雨都她,偏偏排在第七位。给五秒的期限,她偏偏半秒钟里当机立断:

“新婚之夜,我七上八下。”

这换八十年代以前,别人一定说她上下文不衔接。九十年代的人,或许问你新婚之夜这么紧张啊?可二十一世纪,大家竟然不谋而合联想翩翩,立即哄堂大笑。

“哈哈哈!你太能了!”

“你太厉害了!哈哈哈!”

“哈哈哈!破世界纪录!”

“吉尼斯纪录非你莫属!”

“你和你老公非一般强悍!哈哈哈!”

大家笑得前俯后仰,静娴也格格笑了,她没想到,“七上八下”这个成语的本意,被改得如此的面目全非。

从此,岑雨都被大家“改名换姓”,直呼“七上八下”了。又不知谁意犹未尽,把这事儿当经典故事传到男同事那里。第二天,所有的男老师看见岑雨都,都大叫她“七上八下”,然后有点幸灾乐祸的呵呵,呵呵,呵呵呵。

现在,男同事和她碰面也会一本正经地叫:“七上八下好!”怪怪地笑。岑雨都有点不高兴,不过她除了“去!”一声,什么办法也没有。全校老师,只有静娴没有叫她“七上八下”。

今天三八节,岑雨都说今晚请客,专请女同事。她说正好她老公远道而来探亲,顺便先把她的一些东西搬走,学期结束再来接她。她说今晚请客是他老公的心意,希望每位女性都到席。

静娴有点累,想今晚好好休息,不过她会去的,岑雨都下学期调走,这是她提前的告别仪式。

大家叫岑雨都“七上八下”,已经是习惯成自然。而她老公,首次耳闻,在今天三八节他们俩请客的饭局上。

“七上八下,走了可别忘记我们啊。”有人先开腔。

岑雨都的老公不知道此人说些什么东西,看着开腔的人,微露莫名其妙。

“不会的,我会时常想到大家的,在这里我很快乐。”岑雨都说。她老公纳闷地瞧她一眼。

“那就不要走,让他调来这里。”又有人说。

“不行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狐狸满山走。”岑雨都偷偷望着一言不发的老公,眼睛里充满深情绵意。与球场上雄姿英发的她相比,判若两人。

“娴姐,我和老公敬你一杯酒,谢谢你常常关心我。”夫妻俩起身,并肩向静娴走来。

静娴赶紧起身,举杯相迎:“我以茶代酒,祝你们早日相聚在一起,结束牛郎织女的天各一方的生活。”

“也给我们每人一杯啊,七上八下。”是芸说的话。

“七上八下,还真舍不得你。”

大家微笑的表情,却是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学期结束还有数月呢,好像明天岑雨都就要离开似的。岑雨都是大家的开心果,没有她,少了许多活跃的气氛,她调走大家都有点舍不得。

“能不能告知一下,为什么给她起这么一个外号呀?”岑雨都的老公好奇,看到岑雨都和大家相处融洽,他才敢客客气气地问。

哈哈哈……

有人捂住嘴巴笑,有人转身笑,有人看着岑雨都笑,有的差点被噎着。看这个场景,岑雨都的老公跟着微微笑,茫然,他实在不知道大家笑什么,大家“诡异”的笑样,他略略猜出岑雨都一定有什么滑稽的把柄在同事们手上。

宴席散,大家相继离开。

“搬东西需要帮忙的,和姐说一声,叫大家来一起帮忙。”静娴最后一个离开。

“谢谢娴姐。”

静娴向他俩儿挥手再见。

岑雨都指着静娴的背影对她老公介绍:“她叫梁静娴,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人。”

“我也看出来她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性。”

“你只看出她身上的一处优点。”岑雨都说:“她是这里德才兼备的优秀教师,学生和家长们都很信任她,喜欢她,同事们都认可她,可是,她的婚姻却深深伤害了她。”

“哦。”

“男人真恶心!真残忍!”岑雨都气愤地脱口而出。

“别骂我,我问心无愧。”岑雨都的老公叫冤似的。

岑雨都这才回过神来,对老公笑,紧抓老公的手:“老公,你可别让我遭遇她的遭遇,我会彻底崩溃的,我没有她那么坚强。”

“傻瓜,怎么胡思乱想啦?”他把岑雨都搂在臂膀里。

岑雨都望着越走越远的静娴,回答她老公:“我担心有这个可能出现嘛!你知道吗?娴姐的心里很苦很苦。可是,没有人敢安慰她,怕触痛她的心,我也不敢。”

“嗯。”

静娴告别岑雨都,步行在街道边,她知道岑雨都和她老公在目送她。

他们很恩爱,岑雨都很快乐幸福,静娴当然能看出来,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人世间,忠贞不渝的爱情是有的,虽然少之甚少。

女人的幸福,不是能穿多少金戴多少银,而是拥有爱人的多少爱多少柔情多少关心。

想着想着,静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博俊的家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