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六 旅馆的难眠之夜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30 2011-10-23 10:42:04

  二人间的旅馆房里,博俊与小张左右并排半躺下,各自露出大半身,你看我的胳膊,我看你的大腿,伸一伸,弯一弯,晒晒自己肌肉发达,比比谁肌肤健美,虽然没有观众,他们俩照样其乐融融,对自己的身材和肌肉都相当满意。

“看来我还不算老。”博俊有点是自我安慰。他不老,当然,比小张,是老了点。

“你本来就没有老。”小张接上话:“如果说老,就是老练的老,除此,没有其他意义上的老。”

“你怎么不说老当益壮的老?”博俊今天格外累,觉得自己像个老人一样,连自己的身体都难以支撑得住。

“我想说,老谋深算的老。”

“唉,我现只觉得自己是老态龙钟了。”

“不,您是老奸巨猾……的老。”

“去!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博俊噔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起来,给小张大腿上飞一脚,小张没来得及反应博俊要干嘛,大腿就挨了一脚,“哎哟!”大叫一声。

“我说嘛,还说老,一脚就让我天昏地暗,哎哟……”小张揉揉痛处。

“你是安慰?鼓励?还是嘲……”博俊想说嘲笑,但话被小张打住:“真心话,也是安慰,同时鼓励,那个‘嘲’什么的,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天地良心,我发誓。”小张一本正经地举起手,俏皮地瞅一眼博俊,又来一下肌肉健美的姿势。

博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很舒服。

“俊哥,说实话,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小女生崇拜迷恋像这种熟男。我再过好几年还不知道够不够这个本。”小张嬉皮笑脸的样子完全消失。

“说是毒言恶语也行,但不得不承认,小女生爱熟男根本就是冲着金钱地位去的,什么我爱他成熟魅力,爱他稳重,不管他年龄,不看他相貌,或相貌是次要的,那是假话,见鬼去。试想,这个男人这样的年龄,没有社会地位,没有经济条件,小女生你会觉得他有成熟魅力有稳重吗?回答是肯定的。”小张伸手使劲一摇:“绝不会!”

“你这么理性,还有没有女孩敢爱你啊。”博俊佩服小张,自己在小张的这年龄里根本没有想到如此深刻的社会现象。

小张理了理他的边分发,说:“不是没有,是我爱不爱的问题。我爱就要爱一辈子,决不能上虚荣心女孩的当,人一辈子匆匆几十年,我想要的是我善待她一生,她爱我一世的女人。两个人,两颗心,在浮哗的尘世里相依相拥,相知相爱,牵手到老去,才不枉来人间一遭。”

小张没有经历婚姻,没有热恋过,也许是因为他的感情世界比自己成熟,小张意味深长的话语,非一般爷们有的超凡脱俗的气质。这小子!博俊心里很是佩服,自叹不如。

“小张,咱共一间房,你有没有意见?”博俊是发自内心的,语气也是真诚的。

“俊哥,我还怕您有意见呢。”小张笑。

“不要和我嬉皮笑脸,我是真顾及你的感受。”博俊训斥道。

“能和您同居是我的福分。”小张还是呵呵笑。

“趁没人你就对我狂了。”博俊故意横眉竖眼。

“也只有这个时候,敢对俊哥稍稍的,那么一丁点的不正经。”小张机灵的眼睛斜视旁边床上的博俊,又呵呵,呵呵笑。

博俊无可奈何跟着呵呵笑一声,不理会小张。

“我们出来今天啦?”博俊突然问。

“第四天。”小张答。他偷视博俊,看见他盯着电视机的目光有点呆滞。

“俊哥,想嫂子两母子了?”

“嗯,有点。”博俊淡淡一言。

小张抿了一下嘴,“想嫂子更多一点吧。”

“闭上嘴,睡你的觉。”

“我本来想睡的,是你问我出来多少天的啊。”小张不服。

“我也只问你出来多少天了,没让你说那么多。”

小张乖乖像听话的小孩,头一歪,眼一闭,安静了。

这个时候,儿子一定睡着了。儿子真幸福,有这么好的妈妈。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她一定没有睡,睡了,也没有睡着。她的心事很重,博俊懂。

我也曾经很幸福,我有一个深深爱着我的女朋友,后来,她成了与我风雨共舟的妻子。后来,我把她看成家里一件可有可无的摆设,后来,我发现她不是摆设,她是一个值得男人爱的女人。后来,后来她绝望地离开,幽怨而归。

伤人的人不知道被伤的人又多痛,所以我执迷不悟。在失去的那一刻,才明白,给她的伤害是致命的。

博俊不想想下去了,他难受极了,他像一个侩子手事后被罪恶感折磨一样的难受。

他赶紧关掉电视,熄灯,希望黑暗带他迷睡下去。

黑暗里,背对小张蜷缩身子的他,看到泪如雨下的静娴,一个人站在黄昏的风中。他平躺,换了睡姿,手脚全部松懈在床上,以为自己能很快入睡,可是,静娴绝望的眼神怒视自己。他赶紧侧身向着小张,他以为,眼前的小张能挡住他内心的狂乱,他又看到静娴悲愤转身离去的背影。

今夜,博俊注定要自我折磨。

博俊轻轻辗转反侧,胸闷得慌,看看小张,睡得安然自在。他悄悄起来,喝了一口水,躺回去。

他睡不了,翻来覆去,起来,第二次喝水,躺回去。

覆去翻来,翻来覆去,胸越闷越慌。

“小张。”

“啊?”小张听见博俊叫他,应了一声。

“有酒吗?”

“干嘛?”小张没起身,扭头问博俊。

“咱喝点酒好不?”

“我不喝,我要睡觉觉。”小张扭头回去,稳稳压在枕头上。

博俊按亮灯。

旅馆房间有三种酒,葡萄酒一瓶,啤酒两瓶,白酒一瓶。

博俊不假思索,抓起白酒甁,旋开瓶盖,咕噜,一口。咕噜,二口。咕噜,三口……他想再来一口,但把酒瓶翻了底,抖了抖,也没有一滴酒掉出来。他遗憾地放下酒瓶,躺下去。

不知过了多少久,酒精终于麻木了他的胸闷,他终于入睡了,他还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静娴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微笑着向他走来,深情的双眼,牵着他的手:“俊。”

“哎。”他被自己的声音叫醒,他睁开眼睛,看见小张坐在床上。

“我们在哪里?”博俊惊奇地问。

“在旅馆。俊哥。”小张说:“看见你睡得沉,没有叫醒你。”

博俊揉揉惺倦的眼睛,他想起他昨夜没睡好的事,脸色更暗淡了。

情字,易写易读,情却是最复杂之物。如若没有情,作为高智商动物的人,到底会不会快乐?这个问题恐怕世界上没有人能给予正确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