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七十二 愉悦的旅途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78 2011-10-23 10:42:04

  “你要出远门吗?”博俊看见静娴在简单的收拾行李,他问。他在心里问,他哪敢直接问静娴?虽然静娴不吵不闹,但他闻到静娴心里煎苦的味道。他也不敢阻拦她,他有权利干涉静娴离家么?

好久不出门了,离开这里到外面去透气几天也好。

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对博俊说:我要出门两天。凭什么告诉他,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懒得跟他说话了,没有意思。静娴打理好行包,跟儿子说:妈妈出去了,照顾好自己哟!就走出门,头也不回。

“小宝,妈妈去哪里?”静娴挎着行李包前脚一出,博俊心里就一下子空落落的,他发现他的心在忐忑不安,像是整个家缺少了很多东西,缺少了不可缺少的东西。

“妈妈出门了,明天才回来。”儿子显得很平静。妈妈告诉他,妈妈去看一个朋友,只是今天走,明天回,暂时一天半时间不见妈妈,他觉得没什么的。

“妈妈告诉你去哪里吗?”博俊问。

“没有。”儿子在玩弄他的大型玩具机枪,一点儿也不着急。

“那妈妈告诉你什么时候回来吗?”博俊着急地问。

“妈妈说明天傍晚就到家。”儿子抬头不解地看了站在身旁的高大的父亲,说:“爸爸,您不要那么着急嘛,妈妈是大人,不会走丢的。”

连玩玩具机枪的儿子都看出自己着急,显然博俊是失态了。

走向阳台,博俊是情不自禁地,往下探头,没有看见静娴的身影。

何苦呢?当初,只有静娴探头寻找博俊身影的份儿,哪有他找过静娴?

“我们直接去玲的那座山,还是先去看望她的父母?”人员都到齐,张金颖问大家。

“让她父母知道我们去看她,她的父母会不会又很伤心啊?”邓玉说。

“担心她的父母伤心,干脆我们直接去玲生前任教的那所学校去吧。”芬搂住静娴的肩膀,发表她的看法。

桑没有出声,他看看芬身边的静娴,静静等待。

“我们还是先去慰问玲的父母吧,有没有我们的到来,他们都不会忘记他们的女儿埋在那座山上。也许,我们把我们的来意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怀念女儿的感情更受到触动,也许更伤心。但是,女儿已经不在人世,这是事实,他们或许因为我们去看望他们,去祭奠玲而感到一丝欣慰。我们触动他们的伤心之处是一时,但有可能使他们更坚强地接受玲已不在人世的事实。”

“还是人民教师的话哲理,听梁静娴的。”桑亮开眼睛,嘴角一翘,最后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启程了,桑驾驶他的豪车在前面引路,车里坐的是静娴和芬。

张金颖的老公驾驶他的车跟随身后,车上是张金颖和邓玉。

“我今天心情好,想吹口哨,二位美女不介意吧?”

“哟哟,又想小时候一样炫耀嘴功夫了。吹吧,老顽童,吹动听些。”芬爽快允诺桑的请示。

“别把我说得那么老,我会难过的。”桑呵呵笑。

“怕说老啊,现在老男人可是吃香得很,小姑娘就好你们这些老男人了,说是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像你这种档次,抛弃妻子取上几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没问题。”

“芬,别损我,我没那么坏。”

“没说你坏啊。”

“虽然我可能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不好你说的那一口,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桑说这句话是认真的。

“我信你的话。”芬也认真来一句。

静娴下了点玻璃窗,一直朝车窗外望,没有听见桑和芬的对话。一路山水,一路秋田,遥望蓝天上轻飘的白云,蓝天下偶尔掠过的飞鸟,呼呼的风似在歌唱,她尽情呼吸,很久很久了,很多年了,未有过今天的轻松和愉悦。

桑今天的心情也很不错,拿出他的得意口艺,吹起响亮而不失深情的口哨曲子——电影《少林寺》插曲《牧羊曲》。

日出嵩山坳,

晨钟惊飞鸟,

林间小溪水潺潺,

坡上青青草,

野果香山花俏……

“桑,常练口哨功啊?比以前更清亮了。”静娴问,这一路她第一次主动对桑说话。

“嗯。吹口哨让我心情快乐。人呢,要懂得快乐才行。”后一句,桑有提示静娴的意思。他一个经历风风雨雨,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的睿智男人,静娴隐藏的深深忧郁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他看出静娴今天好不容易的愉悦心情,所以他更好心情,吹起《牧羊曲》来。

“你们真好!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他们几个同学与朋友的陪伴,自己的心更加孤独,他们偶尔的相聚,电话问候,温馨了她,现在的她想起这些,心里一股激动泉流,忍不住脱口说出感谢的话。

“干嘛如此感慨?多愁善感又来了,唉,林黛玉啊林黛玉,何时能为你解忧?谁能为你解忧?”芬怜惜的环抱静娴。

后面车里的张金颖夫妇和邓玉也很热闹,张金的话题可多了。她的快乐无处不在。东拉西扯,谈天说地完了,他们聊起静娴。离婚的女人的事总是别人嘴里的闲来功夫茶,品个没完没了。人们喜欢用自己的智慧探究这个女人离婚的前因,凭自己的经历和社会阅历剖析后果,对不对无所谓,议论不必负责任。

“她和博俊复婚后,好像平静了许多。”张金颖的老公说。

“她那是大海精神。”张金颖答。

“何谓大海精神?告诉我们两个男人可以不?”她老公试问。

“女人心,海底针。是这样吗?”邓玉说完,有点小心翼翼地笑笑。

“包容,你们懂吗?”张金颖很理直气壮。“如此高洁的女人,离了又复,真难为她了。”

两个男人都无话可说了。

张金颖继续她的“演讲”:

“拥有爱情的时候,女人根本就是毫无吝啬地奉献,不知白昼黑夜地付出,无暇于天是否很湛蓝蓝,水是否清绿绿,自己的世界里全是他,爱着他的爱,梦着他的梦,悲伤着他的悲伤,开心着他的开心。有一天发现,他给予自己的,还不如自己给予他的百分之一,于是,痛并心甘情愿地继续奉献,有怨无悔地默默付出。再有一天发现,少于百分之一的都得不到,他给的回报是触目毁心的伤害,是痛彻髓骨的痛。这就是梁静娴的不幸。”

张金颖动容好一阵子,拍拍正在开车的老公的肩膀,不避讳后排座的邓玉,娇爹爹说:“老公,你千万不要让我经历梁静娴的不幸经历啊,我经受不起,我没有她坚强。”

张金颖的老公温柔地瞧张金颖一眼,说:“傻瓜,怎么有这种担忧,这和杞人忧天没多大区别。”

“知道你们恩爱了,可别对我炫耀啊,我经受不起,我没有你们坚强。”邓玉学着张金颖刚才的话。

三个人不约而同哈哈哈大笑,这时,他们发现,他们的车被落在后面很远,已经看不见桑的车了,张金颖的老公赶紧换挡,加大油门追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