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七 合作成功的喜悦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04 2011-10-23 10:42:04

  窗外的天是灰蒙蒙的,雨帘模糊了整个世界,偶尔,一滴雨无声地敲在玻璃窗上,缓缓滑下,玻璃窗如泪脸女人,无言地伤心,任由泪水从脸颊滑落。

陌生的城市,熟悉的雨。

“俊哥,你昨夜没睡好,再躺吧,一会儿我叫醒你。”

“不了,睡不着了。”博俊浑身无劲,整个身子散架在床上,片刻,勉强坐直,嘴里舒出一口重重的气。

“俊哥,你还是躺吧,闭目养神也好过些。”小张关切地说。

“好。雨停叫我。”困倦的博俊一头栽在枕巾上。

小张洗刷完毕,打开电视,看见重播的世界杯足球赛,欣喜若狂,他调低音量,可转念想,不能看了,声音太吵,扰乱睡眠中人,他遗憾地转换频道,就《人与自然》节目吧,祥和,旷怡,可以静养睡中人的心境。

雨过天晴时,博俊再次醒来。

“俊哥你醒啦。”

“嗯。”博俊揉揉眼睛,“现在几点钟了?”

“十一点整。”

“怎么不早点叫我?”博俊迅速下床。

“你太累,想让你多睡会儿。”

博俊走进洗手间,压开水龙头,清凉的水线从头上喷洒下来,包围他的全身,他紧闭双眼,仰头,屏住呼吸,无条件接受猛水的冲刷,足足几分钟。几年来,每当身心很累很累,博俊都这样对待自己,他已经习惯用这种冲凉方法对抗身心疲惫。

好多了,头不再那么重,身子不再那么轻。他关上水,停止了冲刷,对着镜子看看自己。

“我真有点老了。”博俊自言自语,镜中的自己,胡子一夜之间长了许多,额前正中,一根短白发银光闪闪。他凑近镜子仔细瞧瞧,昨夜刚长的吧,刚发现的,不理它,让它长。

“俊哥,北方老板电话。”小张叫。

“哦,马上来。”

“您好,曹老板。昨晚可睡好?”

“很好,您呢?”

“睡得很好,认识曹老板,太高兴了,差点把自己睡不醒。”

“带订单与合同过来,我决定和你合作。”

小张听不见曹老板的话,但博俊客气活跃的话语,灿烂的微笑,闪光的眼神,无不在告诉他,此行收获不小。

“太好了,曹老板,请您稍等,我马上到。”博俊向小张伸出OK的手势。

小张麻利地收拾整理好文件袋的文件,放到皮包里,站在博俊身后。

“还宴会曹老板吗?”小张问。

“午餐做东肯定的,晚上就不用了。走吧。”

电梯只装博俊和小张两人,至上而下。小张看了看电梯四周,诡异的笑。

“笑什么?”博俊问。

“我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小张说:“哎俊哥,要是电梯里邂逅让我钦慕的美女多好,可惜只见一哥们您。”

“呵呵,我说真话。”小张又笑。

“调整好思维,一会儿见曹老板,不要太熊样。”电梯门打开,博俊边先小张走出来边说。

“是。放心。老板,我没问题。”小张从来都忒自信。

宴席有四个人,曹老板那边也是两人。

“曹老板,谢谢您的信任与合作。”博俊说,彬彬有礼地请曹老板入位。

曹老板放下他的皮包,很得体地姿势坐下去。第一天的初次见面,博俊看得出他也是一个文化素质不低,第二天的言谈博俊肯定曹老板是个智商不一般的男人。今天,博俊断定,此人情商不比自己差。

“请恕我让您滞留异地几天。”曹老板说:“我第一次和南方企业合作,有一定的顾虑,同时需要对您的公司一些方面做了解,所以浪费您几日时间。抱歉了。”

“不,我这几天的时间一点也不浪费,相反,是有价值的几天。因为我认识您曹老板,更重要的是我获得您的信任,有幸与您合作。最有意义的是,我的人生遇上一位德才兼备的朋友。”

“您不但会做生意,也很会说话,好,我接受您的夸奖,再接再厉。”曹老板说完,哈哈大笑,博俊自然也开心的一起哈哈大笑。

小张从皮包里抽出订单和合同,走到曹老板右手边,递过去:“曹老板,这是订单,这是合同,给您。”

曹老板接过去,转递给他的助手,继续和博俊聊。

大约半个钟头,服务员把菜上齐,曹老板的助手把订单和合同递回他手中,他走马观花似的眼睛对这字行移动,但表情是一丝不苟的,这就是一个高文化素质,智商与情商有机结合在商场上身经百战练出来的水平能力,比自己略胜一筹,博俊打心里佩服。

“初次合作,订单我下那么多,今后看市场需求情况及我公司发展情况,咱再变化订单大小。合同没问题,体现双方互利互助原则,来,祝贺我们合作成功!”曹老板满意地举起杯子,四个人齐碰杯,一饮而尽。

“何时启程回去?”曹老板问博俊。

“今天下午。”

“这么急呀,我和小安送你。”曹老板说。小安就是曹老板身边的助手,和博俊年龄相仿。

“谢谢您,不用了,我和小张收拾收拾就启程,飞机票订好了。”博俊说。

“哦,那祝二位一路平安!”

席散,博俊和小张先送走曹老板和他的助手,回旅馆,小张一进门就开始收拾。

“你忙什么?”博俊问。

“收拾行李回去啊。”小张继续忙。

“谁说现在走啦?是明天。”

“那,刚才?”

“刚才是善意的谎言。”

“?”小张恍然大悟:“哦!”

“不能让别人对咱这么关照,能少让别人客套就尽量少让别人客套,浪费他人的时间和精力,他们会烦累的。”

“下午我们干嘛?”小张放下手中的活,横倒床上。

“逛街。买东西。”

“不,我想睡,我没睡够。”小张伸懒腰说。

“不许睡,马上逛街去,这也是任务,我给你的私人任务。”博俊拍一下小张胳膊。

博俊是归心似箭的,出来好几天了,他挂念静娴和儿子。静娴在家里的身份很特殊,不是贵宾,不是陌生人,不是他的妻子,是一个让他无限内疚的人。在旅馆,他每天晚上都想到儿子和静娴。他也每天晚上九点钟准时打电话到家里,接电话的都是儿子,他明白都是静娴安排。已经好久没有听见静娴的声音了,虽然也许静娴对他没有思念之情,但她是担心在外的他平安与否的,博俊越来越理解静娴。他出来之前已经计划好了,不管此行与客户谈成不成生意,都要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买北方的东西,给静娴和儿子带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