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九 礼物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63 2011-10-23 10:42:04

  小张已经告辞好久,博俊没有注意到小张告辞有多久。异乡做客几天,回到家的感觉真好,他忘了小张是吃晚饭再走,因为久违了的家,家的温暖使得他心里根本没有想到小张。

静娴也没有想到小张告辞多久了,她很忙,虽然她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她所做的只不过是平凡事。

书房里传来静娴一字一句指导儿子朗读诗歌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儿子满怀激情,一次又一次的高声朗诵:

象翩翩归来的燕子,

在追寻昔日的春光;

象茁壮成长的小树,

在追寻雨露和太阳。

……

“嗯,很好,明天你不怯场,用这样的语调,投入诗歌情景中,一定获得名字,为班集体争光。”静娴肯定儿子。

“真的?”儿子兴奋地问。

“一定。只要你像现在这么朗诵。”静娴满意地点头微笑。

小宝眉飞色舞,曲起左脚,右脚踮脚尖,360度旋转两圈,书房充满了快乐,快乐填满静娴的心房。一个女人,没有了爱情,孩子永远是她的生命线,快乐的理由,唯一幸福的依靠。

“你整理好书包里的书本作业就休息吧,妈妈洗碗。”静娴走出书房,收拾餐桌碗筷。小宝也麻利地整理书包。

“妈妈,爸爸买的东西好好吃,您尝尝。”小宝给自己的嘴里塞一块,跑过来,拿出一块送到静娴的嘴边。

“妈妈忙,小宝自己吃。”静娴收拾饭桌碗筷,回答儿子。

“妈妈尝嘛!”小宝执意。

“好的。”静娴不想打击儿子的兴致,儿子吃到好吃的,没有只顾自己津津有味地享受,而是先想到妈妈,让妈妈一起分享。她张开嘴接住,很享受的样子:“嗯,味道好极了!谢谢儿子的孝心。”当老师的她当然懂得,不要拒绝孩子的孝心,乐意接受孩子让自己一起分享的美好的东西,是培养孩子爱心孝心责任心的一种有效方法,虽然只是一个小动作,有时候则比苦口婆心地讲大道理更有效果。

“妈妈还应该谢谢爸爸的爱心。爸爸有爱心,带好吃的回来。”儿子用他的方式表扬博俊。

博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笑出了声。他全然忘记了,他和静娴是一对已离婚的曾经夫妻,除儿子身上汇集的DNA关系,他们是两个一丝一毫都不相干的男人和女人。他很开心,静娴是他深爱的妻子,小宝是他可爱的儿子,现在他,是最幸福的男人。这个家,有静娴在,好踏实,好温馨。

“我说对不对?妈妈您不吃就后悔了。”小宝得意洋洋地又往嘴里塞一块。回到沙发挨着博俊坐。

“小宝明天参加朗诵比赛?”博俊摸一摸儿子的虎脑袋。

“是的。”

“能拿下第几名?”

“前三名中的一个。”

“这么有信心?”

“当然,我有高级语文老师指导。”

“你们的语文老师上高级职称啦?”

“不知道。”

“那你怎说她高级呀?”

“我说我们家的高级老师——妈妈。”小宝指向厨房里正在单人演奏锅碗瓢盆交响曲的静娴。

“爸爸明白了。”博俊再一次轻轻抚摸儿子的小脑袋,非常认真地回答。

凝望的眼神向厨房里静娴忙碌的背影顿住,博俊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抱住儿子,年幼的儿子是听不出他的语重心长的。这一刻,或许博俊想到了静娴不是他的妻子,要说也只能说前妻。或许静娴忙碌的背影让他想到很多很多。

“爸爸,我想看少儿频道。”小宝征求。

“哦,好。”博俊站起身,把遥控放到儿子手上,说:“早点睡哦,明天儿子朗诵比赛呢。”

“我来洗吧。”博俊走进厨房,他和静娴的距离大约两步之遥远,他不敢太靠近她。

“没关系,一会儿就弄完了。”静娴淡淡回答,她没有转身,她清楚背后站着的是谁,离她有多远。

博俊咬了一下上唇,没有挪动步子,他挪不动,他希望静娴能回头看他一眼,哪怕是厌恶的目光,恶狠狠的眼神,都好。起码,她愿意用眼睛看他。

“还是让我来,你休息吧。”博俊低声要求。他更近一些,勇气来自哪里,他也不知道。

静娴放下手中活,博俊第一次抢她做家务。

“试一试我买给你的裙子,是你喜欢的颜色。”在她转身的时候,博俊说。

“小宝,该睡了。赶紧刷牙就上床吧。”她叫。

“嗯,好。《葫芦娃》还有五分钟就完,亲爱的妈妈,请再给我五分钟。”

博俊擦干碗,一个一个放到消毒柜,又擦干砧板,收拾垃圾袋。我早就该这样了。他对自己说。

洗干净抹布挂起来。这是厨房劳作的最后一道程序。博俊向四周环视,从结婚有儿子开始,这个曾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遗忘的女人,每天都重复这样的劳作,不管她有多累,有多瘦,有多伤心。安静的厨房,消毒柜发出轻微的嘶嘶声。如果当初我能这样想到和做到,她就不会这么伤心和委屈。如果当初我能这样想到和做到,她就不会被痛苦折磨得绝望。博俊想起了自己的混蛋,他那颗内疚自责的心揪紧,旋转,也在嘶嘶响。

“儿子睡了吗?”博俊明知故问。他是等儿子睡了才从厨房出来的,他想和静娴单处,他有很多话想与静娴说,可很多话都说不出。

“嗯。”静娴知道博俊没话找话,而她,没有什么话对博俊说。

“试一试我买给你的裙子,看合不合身。”博俊的话很温存。

坐在沙发上的静娴嘴角轻轻动了一下,略带倦意的眼皮低垂。

站着的博俊偷偷直视静娴微妙变化的脸,等待“奇迹”发生。

“累了,想睡,以后再试吧。”静娴站起身,向卧室走,紧关上门。

她现在不需要他送礼物,她不想要他特意为她买什么。很久很久以前,博俊这样送她,她的心是欣喜的,快乐的,幸福的。而现在,她是难过的,悲伤的,委屈的情绪一涌而上。他一定曾经这样送给她们礼物讨她们欢心。我为什么接受?他重复在她们那边的讨欢心伎俩,在我这儿,算了吧,不必!静娴闭上眼,她安静地睡了。

博俊很是失望。他是预想好了的,她接受他买给她的衣服,穿在身上一定很美。静想喜欢什么穿长裙,博俊已经留意好久。他给她买的这两件,款式,颜色,大小,长短都很适合她。如果她穿上,他会目不转睛地欣赏她,轻轻拥抱她,轻轻的,再对她说:“你休息吧,晚安!”让她回她的房间,然后他自己愉悦地到他的房间睡个安安稳稳,一觉到天亮。

好的,这不怪她。博俊呼出一口气,他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