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四 爱自己多一点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24 2011-10-23 10:42:04

  桑总是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回程,他想过打电话给静娴,但他不知道和静娴说什么话,难道说:“娴,我要去你那里我的分公司了”?不行,自己去不去分公司和静娴没有啥干系。说:“娴,我回总公司了。”不行,自己回不回去一样和静娴没有啥干系。尽管来的时候桑心里先呈现静娴的身影,离去的时候心里先想到静娴,但所有这一切都与静娴无关。

静娴专注在她的教师岗位上,她永远都不知道,桑来这座城市,每次独自来到她所在学校大门前,傻傻地胡思乱想。每一次启程返回,都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又把它放回兜里。

静娴没想过桑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她不知道今天桑启程回去,静娴有静娴的忙碌,她明白桑有他自己的忙忙碌碌。

芬又来电了,幸好是静娴刚上完课回到办公室。

“娴,想去你那里玩几天。”芬电话里慢悠悠的,洋溢享不尽的快乐。看来,她活得很滋味。

“欢迎你,什么时候来?”静娴问。芬的时间真多,不是这儿玩就是那儿游。

“明天。我带他去。”

“他是谁?”

“他就是那个他。”

“那个他是谁?我没听明白。”静娴追问。其实她很明白。

芬神采奕奕地描述:“他高高大大的,很胖……”

静娴不以为然,打断芬的话:“哦,老板最标准的特征。”

“如果我俩到了,你向你家那个臭博俊介绍就说是我老公,反正他又没有见过我老公。”偷情的基本不敢见光。

“我也没有见过。你也可以骗我说他是你老公的。”静娴不欢迎这样的露水夫妻,可是她不可能阻拦和改变芬,也没有理由拒绝芬。

“什么人都可以骗,就不能骗你。”芬似在开玩笑,但她是认真的。

博俊很臭,此男也一样。静娴想。

“来吧,到车站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做你两天导游。”

“好的。”

没想到,芬真来了,还带来那个“他”。

静娴能看出,此男不帅,文化不高,不是富甲一方,也是大款那一类。

“你好。”静娴勉强一个初见面礼节给对方。

“你好。”他不自然的略带羞愧的微笑告诉静娴,他知道静娴知道他和芬的关系。

静娴先带芬和她身后的他去旅馆登记住宿。

“要两间还是一间?”静娴在芬的耳边语。芬顿时泛红了脸,笑出一丝难为情。

还是为他们登记两间吧,至于后面他们这对地下情侣如何自己也管不着了。

静娴给博俊打电话:“我的同学芬来,今晚留她在家吃饭。”

“好呀!”博俊喜出望外,毕竟他第一次听见静娴如此心平气和的话。毕竟静娴肯请她的朋友到家里。多多少少,这家不再让她那么别扭。

“我给你们弄饭菜吧。我马上回家。”博俊心里乐炸了锅。

“这是芬。”一进家门,静娴就向博俊介绍,她指着一直走在芬身后的男人说:“他是芬的爱人。”这个荒唐的弥天大谎博俊也信以为真,因为是静娴介绍的。他非常友好地和对方握手。

静娴久视两个男人的握手和相互问候对话,心里对博俊说:“我只是按照芬的再三叮嘱介绍给你他是芬的老公的,他根本不是,如硬说是,也是‘地下老公’。他其实和你一样,是个背叛妻子的负心汉。”

两个男人称兄道弟,久不久碰一下酒杯。静娴和芬坐在沙发上闲聊。

“今天晚了点,明天我带你们玩几个景点。”

“不了,明天我们就回去。”芬说。

“干嘛?一来就走?”静娴不理解。

“说实话吧,我带他来见你是想在他面前显摆一下我有你这么好的朋友。免得他欺负我结交朋友的层次低。”

“我哪是显摆对象啊。”静娴笑。

“够了,你够格压他气焰了。他就几个钱,和我文化相当。”

静娴摇摇头,芬真不可思议。

两个男人酒精上头,说话声音频率越来越高,借着热闹的电视音量,静娴想真诚严肃地和芬聊。

“芬,你曾为我鸣不平,同仇敌忾的,可是,你那个情人的老婆,不也遭遇我的遭遇吗?而且是你伤害人家耶?”

“不一样的,她怎么能和你比。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从小就喜欢的伙伴,我落难的时候都先想到找到你。她,只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你有内疚感吗?芬。”

“嗯……怎么说呢?我又没有以拆散他们的婚姻为目的。”

“就因为没有以拆散他们的婚姻为目的,你就没有内疚感吗?对他的妻子可以没有,可对你丈夫呢?一点点都没有吗?”

“娴,别问了,这个问题我没想过,也不想想。”

“你怎么会有内疚感?你不是没想过,你是想从那个情人身上得到老公给不了的东西。”

“你说得很对,我也知道我坏。可我已经没办法,也不怕。”芬越说越理直气壮。

“你当然不怕,都威胁别人跳人家的楼做人家的鬼了,你还怕什么。”话刚说完,静娴想自己言过了,芬是自己亲姐姐还是亲妹妹?轮得上自己教训她?就算是亲姐姐亲妹妹,都干涉不了她的行为,何况只是同学,仅仅同学而已。

“可是,像你这么多守妇道又有什么意思?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只给臭博俊,臭博俊还不是残忍地伤害你,亏负你?男人都这幅德行。我老公只是没条件,要貌没貌,要钱没钱,要年龄没年龄,若是其具备三条件中的一两条,一样坏蛋。自己觉得快乐就,理他那么多,哼!”

静娴无言以对,她和芬是说不到一块的,除非不谈婚姻爱情谈其它的事。

静娴反感芬的婚外地下情,但她无法讨厌芬,说实话,芬其他真的很好,她善待老人,对亲戚慷慨,乐于助人,静娴这样想,芬,如果不这样花心,她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芬和她的情人起身告别静娴和博俊,博俊跟着静娴送他们到楼下目送他们离开,静娴发觉自己和博俊并肩站着,下意识先转身上楼。

睡前,静娴收到芬这样一条信息:娴,对不起!刚才我的话伤到你了,你的心一定很难过了,你这个连吵架都不会的人,不应该受到伤害的。请原谅,我不是有意的,我希望你好好爱自己,不要总想别人忘了自己。

“你多想了,我不难过,你放心吧。”静娴随意回个信息给芬。

第二天,静娴想去送一送芬,芬说不用了,她已经出了高速路口。她还对静娴说,希望静娴爱自己多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