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六十八 归来的晚餐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24 2011-10-23 10:42:04

  “俊哥,此行咱也算满载而归了,你更是。”小张指的是博俊买上了的鼓囊囊的一袋北方特产。

博俊支一下嘴角,露出笑意,说:“这次我带你来见新客户,不过以后有业务需要的,就你一个人来了,你可以向我申请要人陪同,不过,不是我。”

“好的,明白。”

“我给你百分之十的公司股份,你要不要?”博俊眼朝前方,问小张。

小张没反应,他听见博俊说一句与他毫无关系的话。他偷窥四周,除了博俊,没有一个他认识的。

“要不要?不要收回。”博俊仍对前方目不斜视。

小张大胆地东张西望,扩大视线范围,仍然没有一个他认识的。

“俊哥,你和谁说话?我吗?”

“没错,就你。”

“哦。”小张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是听见的,只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心跟着博俊,只因博俊不仅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自己的待遇一年比一年高,而且博俊把他当亲兄弟一样亲。股份,这辈子他敢不想。喜事迎上头,常规下是欣喜若狂,不过有一种喜事,令人激动,感动,心潮澎湃,暗流涌动,喜到极致,是情不自禁地用悲来表现。小张刚才轻松愉快的神情消失了,注视着博俊的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傻啊?还是不认识我?”博俊笑着向小张眨了一眼。

小张鼻子抽了两下,红了,他的眼睛也红了,顺儿脸也红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也能成为拥有公司股份,成为公司的股东。这个,决不能用“谢”字来感谢,感谢这两个字太轻了!

“俊哥,我,大恩不言谢!”厚重低沉的声音从小张哽咽的咽喉里传来,千恩万谢的话也不能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谁要你谢呀,本来就应该属于你,我只是把属于你的那份给你,这是你的功劳汗水的合理报酬。”

“不,不是,绝对不是!是因为你把我当亲人了,我知道!我知道!”小张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我上辈子一定修了什么大行,今生认识这么好的老板,多了一个哥哥。小张满心暖暖的。

“不会吧?这么大的男子汉也哭?”博俊擂起拳头轻轻敲一下小张的肩膀。

“俊哥,不怕你笑话,此行我是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小张转换话题。

“我也一样。”博俊笑,凑到小张耳边细语:“咱都老土。”

四目对眼会心,两人不约而同笑出声来。

机舱外面的天一定特别的明朗。飞机载着博俊,载着他愉快的心情,就要见到两个他思念的人了。

从机场出来,夕阳染红天边的云,博俊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真好!小张走向前面路边招的士车。

“下车到我家里吃饭再回宿舍。”的士刚刚起步博俊就邀请小张。

博俊叫小张到家里吃饭有他的目的。一是小张路途疲劳,想让他吃顿好饭。二是他想让小张为他和她缓和一下别今天后的相处气氛。

“嗯,好久不得享受嫂子的厨艺了。还真馋了呢。”小张非常乐意,甚至有点儿惊喜。

终于要回到久别几日的家了,博俊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每上一台阶,多一个兴奋。

“妈妈,爸爸怎么没有到啊。”

“快到了,看电视,等一会儿。”静娴洗锅煮饭,

“我有点等不及啦。”

“你耐心点儿。”

门外微弱地能听见门内母子俩的大声对话,博俊掏出钥匙,半打开门,大嗓门叫:“儿子,爸爸回来了!”可他的眼睛是搜索静娴的身影。

“妈妈,爸爸回来啦!”小宝迎向门口的博俊,看见博俊身后有人,随口叫:“小张叔叔好!”。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出远门归来之前,总要高高兴兴买点好吃的捎回家给孩子。天下的孩子都一样,迎接父母出远门归来,总要快快乐乐地去看看父母给自己买了些什么。

“这是给乖儿子的。这是给妈妈的。”博俊把东西分拣两份,挂到儿子左右手臂上:“沉不沉?”

“沉。不过还可以。”小宝自信地一个鬼脸,一转身,学着少林和尚挑水的动作,搬走博俊给他的东西。

“嫂子。”小张轻轻叫。他不记得多少久没看见静娴了,他不由得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小张来啦。好久不见你到家里了,累不累?饿了吧?”静娴端来最后一道菜,解下围裙,没有注意到小张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

“不累,但看见嫂子做的菜,就饿了。”小张收回他目光开心地说。

“那就吃吧。喝点酒吗?”静娴是问小张的。

“喝点。”是博俊回答的话。

静娴端来三个杯子和一瓶五粮液。博俊放在家里的也就只有这种酒。她先倒满一杯给小张,再倒满一杯给博俊。小张突然发现博俊的脸上比刚才多了几分光泽,半垂的眼皮里,那双眼睛充满欣喜。

“嫂子也喝点吗?”

“不,给你们的,嫂子喝点茶水。”静娴给自己面前的杯子倒菊花茶。

“嫂子炒的菜真好吃。”小张夸。

“要真好吃,以后就常来。”静娴笑着说。

“好的,只要俊哥吱出半声,我一定马上跑来,享受嫂子做的美餐。”小张说,他举起酒杯,斜看低头的博俊一眼:“嫂子,谢谢你,我以酒代茶静你一杯。”惹得静娴咯咯笑一声。她也举起杯子:“谢谢你对俊哥的帮助,嫂子以茶代酒敬你。”

她笑了!她也为我说话了!博俊心里那个兴奋,只有他知道。

“俊哥,咱一起敬嫂子好不好?”

“好!好!”博俊赶紧酒杯,说:“非常谢谢你。”话好像对小张说的,但他是对静娴说的。这种微妙,小张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

与博俊和静娴告辞回到单人宿舍,平时爱干净的小张没有去洗澡,他横躺在床上,叉开四臂,又坐起来。

静娴嫂子没有变老,虽然她瘦了许多,小张想,她还是那么恬静自然,她很淑女很淑女。小张在脑子里列出一大堆女孩子,为什么身边的,认识的,没有谁像她?

俊哥,我对不起你,不过以后不会了,小张心里自言自语。

小张说对不起博俊,是他自己的一个秘密,不会有人知道,他也打算一辈子让它紧锁肚子里。他一直欣赏静娴,而自从博俊和静娴的婚姻变故,他心里常常想起静娴,晚上也常常为静娴担心。他还有过“邪恶”的念头,如果静娴对他有好感,他想直接和静娴结婚,照顾她,不去和谁谈什么恋爱了。他说的只是如果,他知道不会有这个可能,比他大五岁的静娴不会爱上他这样一个小伙子。不过今晚跟博俊一家人吃饭,他更明白自己那乱七八糟的莫名其妙的臆想根本非常荒唐。

冲一下凉水澡,一切恢复原样。

小张美美地睡,一觉到天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