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七十一 孤独的心愿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42 2011-10-23 10:42:04

  好想好想长途旅行一次!静娴寂寞地想。就自己孤独一个人,漫无目的,悠悠前行。清晨,迎着朝露深深呼吸,脚步匆匆。日暮,独坐山头,聆听暮风的温柔,享受霞光的拥抱。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海角天涯……

一阵风从呼啸而来,吹乱了静娴额上的刘海,凌乱地紧贴她的半边脸,似乎有意掩藏写在她脸上的,隐隐约约的一丝寂寞,一丝孤独,一丝无奈,一丝哀愁,还有一丝烦苦。掩是掩了,可是又如何能藏得住呢?

有一些事情,就如心底的创伤,怎么愁也愁不去。没有一个女人能完全忘掉爱情的伤害,除非她曾经付出的感情不够真,爱得不够深切,伤得不够彻底。如果有,一万个佩服她!

她不再爱博俊了,她爱不起他了,她认为是这样的。如果日子可以平平淡淡地过,不被打扰,她的心应该被忙忙碌碌充实得平平静静的,那她与博俊同屋不同居的日子也应该可以平平静静的。博俊买裙子,并叫静娴试穿,实际上是在揭动她那一道道疤痕。除了隐隐作痛,还有那别人无法理解的百感交集,今天她心烦,是那种无法言表的无奈地烦忧。

算了,明天早上提前到学校再备课吧,真的看不下那一个字。从教以来,静娴第一次把今天的事往明天推。我这是怎么了?以前的我可以用工作来麻木痛苦,现在的我,是不是变老了?照这样下去,我是误人子弟的罪人了。她把教科书放回办公桌左上角,心里严肃地批评自己。

“喂!我到啦,还不快来欢迎。”

“哦,对不起!马上去。”静娴无力地提起手机贴到耳边,无限地歉意。电话里芬的嚷嚷,她才记起了芬昨天说今天下午抵达本市。

“快点啊,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呀!”芬久别重逢的兴致洋溢在简单的话语中。

“好的。十分钟以后见。”

静娴焦急地看看时间,还有五分钟放学,她不可能十分钟见到芬,还得等学生放学才能下班离校。

五分钟,是有点儿漫长。五分钟后她才可以出校门,而出校门她又得十五分钟才赶到芬下榻的旅馆,且需要路上不堵车才行,要是堵车,还不知道多少时间到达呢。对芬说十分钟到,是欺骗了芬和安慰自己共存。

等静娴匆匆忙忙到车站,总共半个钟头时间。

“对不起!我来迟了。”

“没关系!对别人,不行。对你,我有这个耐心。敬业的教育工作者,你一定又加班了吧?”

“别这样夸我,我难过。”这次芬估错了,静娴今天下午上了一节课后,确实没有做成什么事。

“张金颖已经登记号旅馆房间给我了,我们直奔怡沁宾馆。晚餐她夫妻两人也安排好了。你送我到宾馆,回去带上你的孩子一起来进餐。”芬说。

静娴回到家的时候,儿子正在认真写作业。

“小宝,妈妈的儿时朋友远道而来,跟妈妈去和阿姨们吃饭吧。”她轻轻靠近儿子。

“会耽误我写作业吗?妈妈。”儿子还在认真写,没有抬头。

“不会。妈妈准时送你回家。”静娴亲切地轻抚儿子的头。

“那爸爸也一起去吗?”儿子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问。

“爸爸不去。”静娴微微笑。

“谁做给他吃啊?”儿子瞪大眼睛。

“他会自己做的。明年儿子也要开始学自己做饭菜啊。”

“哦,知道了。”儿子站起来,:“我打电话想问爸爸跟不跟我们去,这样就不用他自己做了。”

“不打了,爸爸忙。”静娴不想看见或听见有关博俊的。

“好吧。”

出了门,上了出租车,儿子突然问:“妈妈,您常常跟我说出去哪里要告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才放心。可是,我们出来没有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不放心吧?”

到底父子情深,静娴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儿子:“小宝说得对,妈妈刚才太急,疏忽了,现在,儿子打电话告诉爸爸,好吗?”

“妈妈您打。”

“小宝打更好。”

“妈妈打。”

“小宝打。”

“妈妈为什么不打?妈妈打也一样的呀?”儿子边接手机边说。

这样的问题很能难倒静娴,加上今天的低落心情,她只能用沉默回答儿子。

怡沁宾馆的贵宾8包间已围了几个人,东家张金颖夫妻俩儿,芬,邓玉,还有一个人,桑。

“人民教师到啦!”张金颖第一个出声,很符合常规。

“叫叔叔阿姨好。”静娴示意儿子。

“叔叔好!阿姨好!”儿子微笑,礼貌对视每一个人,很从容。

“人民教师培养孩子就是不同,你看,礼节真到位。”芬发自内心赞许道。所有的人都默认她的话。

不知是有意无意,空的两个位子挨桑的右边,也就留给后来的静娴和她的孩子。

“儿子,坐这里。”静娴让儿子坐在靠桑的位子,自己的座位和桑的座位隔着儿子。

这个动作,静娴没有深思熟虑,她习惯吃饭时尽可能是座位不靠男人的位子,桑心里却觉得有点微妙。其实只要静娴出现在眼前,他心里都有种微妙的感觉,这种微妙,纯纯的,很纯,仿佛自己就是十几岁的少年。

“芬,怎么不带老公来让我们瞧瞧?”

这话是桑说的。人员都到齐了,他要找话题开场。

“不敢带,他又老又丑。”芬答得很干脆。

“有多丑?像我这样吗?”

“像你这样的话,该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我还不得天天守着他,不敢出来啦!”

“我,我有那么帅吗?”

“是的。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

没有人反应,都在等着桑和芬的斗嘴功夫继续。

“眼见为实,你说了不算。”桑手一甩,说。

只有静娴心里明白,即使带来一个男的,芬自称是老公,也不会是老公。她还真有点儿想见芬的老公,想芬背叛的那个老公有没有芬说的那么不解风情一塌糊涂,也想见见一下她的那个情人,到底有什么没魅力吸引芬违背伦理道德和他持久地下情。

“芬,这次来多久?”邓玉问。

“多久都可以。”芬说。

“那我们几个同学去哪里玩好不好?”张金颖出主意。

“娴,你有没有空?”桑问。

“这三两天有空。”静娴说。

“那去哪里玩?你说了算。”桑说。

“我想去看玲。”静娴笑着看大家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静娴的脸,笑容都凝固了,鸦雀无声好一会儿。

“对不起!扫大家的兴了。”

“没有。”大家异口同声。

“好,就这么定了。”桑口腔:“咱们去给玲扫墓。”他的话打破了稍稍沉重的气氛。

“我赞成!”芬说。

“我也赞成。”邓玉也说。

“我顺从人民教师梁静娴。”张金颖给静娴一个俏皮的鬼脸。

“谢谢大家!”静娴心情一下子好多了。她惊喜,这个已经藏得深深久久心愿突然就这么实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