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七十三 消逝的石榴树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10 2011-10-23 10:42:04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静娴陪玲到过她的家乡,印象中,玲的家乡很美,四周是青青的高山,整个大村子的房屋的砖墙是灰蓝色的,房顶上的瓦很漂亮,柔蓝柔蓝的,所有的房屋远近高低,错落有致,每一家,每一户的的门口都种有一棵或两棵高大的果树,静娴清晰记得,玲家门前院子旁有一棵叶子绿得发油的茂密的沙田柚和一棵高大的石榴树。也许是玲特意安排,在她的家乡果实累累的时候邀请静娴去玩。正值秋高气爽之时,玲家门前的那棵沙田柚树上结满柚子,一个个绿中带黄的沙田柚子如同一个个大灯笼挂在绿叶间,一到家玲就敏捷地爬上大树,摘一个最大的柚子下来,破开,鲜嫩水灵的果肉至今静娴都没有忘记,好甜!

玲的邻居家门前有一棵长得高耸入云的柿子树,树上的柿子通红一片,可爱的柿子如同宝宝的笑脸,一个个探出头来,静娴忘情地扑闪着眼睛欣喜的观赏,玲说:“走,我带你去摘。”“能摘吗?”静娴问。“当然,没问题的,我家乡的果谁都可以摘来吃,只要不破坏果树。”玲说完,拉着静娴跑过去,从邻居家柿子树下抓起那根长长的竹竿,对着柿子树高处的红柿子轻轻一拍,柿子就乖乖垂掉下来,那场景,静娴想起了老师讲的《西游记》故事里的人参果,馋的咽口水。柿子的甜味更浓,一丝涩味也没有。

“石榴是夏天成熟的,所以现在没有了。”玲说,“明年夏天我带你来,吃上我家的大石榴果,也很甜的。”

从那以后,上初中,读高中,进大学,静娴再也没有机会去玲的家乡,玲的家乡成了美好的永恒记忆。

如今,玲的家乡变模样了吗?

静娴没有从思绪中醒来,桑的车子已经驶进村头。

“到了,美女们。”桑慢慢刹住车。两辆黑色的桥车停在村头的空地上。

这就是玲的家乡!熟悉的山,熟悉的弯曲小河!远望,静娴的心渐渐失落,山上的树木没有儿时的茂密,山不再那么青翠。小河依然弯曲延伸,河里的水没有儿时的清澈,河没有那时候的丰满。踩过的石头小路不见了,拓宽为对开的两辆小车勉强可以互相承让的水泥路。很少看到蓝色的砖墙和蓝色的瓦,好多人家的房子是洁白的外墙,村里多了十几栋新楼房。放牛回来的老伯说,玲的父母起了两层半的楼房,还在原来地方,弟弟娶了个贤惠能干的媳妇。

走在前头的老伯指着右边的一栋两层半楼房说,这就是玲的家,然后大声喊:“阿玲妈,你家来客了。”静娴谢谢老伯的热心,从袋子里掏出一盒老年人身体补养食品,送给放牛归来的老伯。

“唉!”声音从两层楼房的左侧的小平房里传出来,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雪花似的头发盘得很干净,静娴一眼就认出是玲的母亲,她那一次来玲家,玲的妈妈特意为她们两个蒸了糯米糍粑,那香喷喷的味道至今还存留在静娴的嘴里。玲长得像她的妈妈,娇小,漂亮,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阿姨好!”静娴亲切地叫。

玲的妈妈乍异的目光投向来者,猛然醒悟,微笑着应:“是阿娴吧?对,是你,玲是这么叫你的。”

“阿姨,我是阿娴,他们也是玲的同学。”静娴介绍。

“哦,快请坐!”玲的妈妈把几位来客请进一楼,看摆设,一楼就是他们家的客厅。

“阿姨,石榴树呢?”静娴也不知道自己打开话题竟是问门前的那棵石榴树。

“它自己枯死了。”

“真可惜。阿姨。”

“嗯。是。”玲的妈妈声音低沉,垂下眼皮。顿了顿,她说:“阿玲走后不到一年就枯死了。”

“阿玲最喜欢这棵石榴树。果子成熟都是她亲手摘的,她不让别人摘,她说别人会弄伤树。”玲妈妈双手十指轻轻相扣,放在双膝上,托住下巴,斜着头,望着门前曾生长一棵生机勃勃的大石榴树的空地,目光有些呆滞。

静娴望着玲妈妈的脸,心里谴责自己,为什么总问到戳到玲妈妈的痛楚之处。

桑看到玲妈妈的神色,也觉察到静娴颤动的心理。“阿姨,怎么不见到叔叔呢?”

“哦,他呀,正在带领伙计修补牛圈。”

“阿姨养多少头牛?是用来犁田吗?”

“不是。现在犁田都用机器了。是外面的老板定金购买的。现在大小一共三百头,下个月有两位老板来收购,可以卖一百头出去。”

“阿姨叔叔真能干。农民的先锋,村子致富领头人。”桑夸。

“是儿子的计划的,叔叔做助手,养牛六年了。”

“阿姨,你们一家人真的很了不起。”

玲妈妈的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静娴心里放下一个沉重的担子,好受多了,她应该感谢桑。桑是不用静娴感谢的,桑觉得他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儿。

玲的弟弟和弟媳也进来见客人。玲妈妈向孩子一一介绍静娴他们几个人。玲的弟弟弟媳明白了一切。他说:“谢谢阿哥阿姐们还记得我姐姐。”面对比他大好几岁的静娴他们,这个不失干练的年近三十的大小伙子略显腼腆。养牛六年。六年前他才二十出的小伙儿,养牛发家致富是他的计划,桑是商业人士,他佩服眼前这位比他小好几岁的男子汉。

“阿姨,路途遥远,不好拿东西,我们也来得匆忙,没能买到什么。我带来一些养身的酒和益气类的补品,不知道适不适合叔叔和阿姨。”静娴把整个装得满满的袋子递给玲的妈妈。

“这么大老远的,辛苦你们了,还买这么贵重补品过来,你们太破费了。”

“安平,你们快整饭菜。”玲妈妈吩咐儿子儿媳。

“不麻烦阿姨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镇上去。”静娴说。

“是的,阿姨,我们回镇上办点事。”芬也说。

玲妈妈眼看留不住静娴几个,无可奈何道:“唉,留你们吃顿便饭也留不住。”

玲妈妈与儿子儿媳送静娴几个到村口。

“阿姨,明天我们去看玲。”临别,静娴说明此来的最重要的事。

“我知道的,你们能千里迢迢找到家,当然是来看玲。谢谢你们,玲有你们这么好的同学朋友,也不枉来世上一遭,虽然她的生命短暂,但有你们的思念,她是幸福的,我也为女儿拥有永恒的友谊而感到幸福。”玲妈妈双手拉着静娴的手,母爱的温柔暖遍静娴的全身。

晚霞中,玲妈妈的微笑多么灿烂,晚霞也映红了她的笑脸,把她的头发染得金黄。一个善良,灵巧,坚强的农村妇女。

静娴静静地欣赏,玲妈妈的美丽,玲妈妈灿烂的微笑,将永远记在她的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