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八十 男人的魅力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348 2011-10-23 10:42:04

  芬早早就搭上回家乡的长途车,她给静娴发了条简单的短信:我已在回娘家的路上,勿念!

静娴回复:一路平安!不好意思,课多,没能送你。

回复成功,静娴才发现,芬是三小时前发的信息。这时候,芬可能快到娘家了吧。

专心上了两节课,第三节去图书室查阅资料,第四节课回办公室坐下来,稍作休息,顺便看一看手机,于是,赶紧回复信息给芬。静娴工作起来常常忘记其他的一切。她被同行赞许认可的教学水平,工作能力是一丝不苟的习惯中精炼出来的。

芬来电话:“喂!人民教师,忙完了是吧?”

“嗯,可以休息一会儿啦。”

“不用你送,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的小孩子。”芬说:“这两天跟你们在一起是初中毕业后我最快乐的时间,仿佛年轻了许多。”

“是吧?那就好。不过,你也没老呀。”

“是的,我们不算老,但也不年轻了,都三十加几了,岁月不饶人噢!”芬无限感慨,重重落音。

“喂喂喂喂,别这么悲观,不是你性格。”静娴故作振奋,轻松地鼓励芬。

鼓励别人是一回事,自己的内心,则是另外一回事,自打从这个家净身出门到“自动上门”,静娴就承认自己老了,有时候,她倍感做人力不从心。也会有这样的夜深人静,熄灭灯,枕下难眠,一股强大的黑暗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那种无助,没人懂。

“我是比你乐观坚强,但也没那么乐观坚强。话说回来,其实你比我坚强。”

也许是吧。静娴总是那么静,风吹雨打在她的身上,别人看到的她,还是恬静的微笑,优雅的步履。别人看到的是她处变不惊,淡定沉稳的工作风格。人常常是这样的,只关注别人的外在表现和外在环境,而忽略隐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脆弱。所以,当年香港明星翁美玲,相信很多人都想不通她为什么自杀。

“芬啊,什么话,前不搭后的。”静娴依然笑吟吟与芬对话。

“我就这等水平啦,初中文化水平,而且还是考试常常抄袭你的差生,表达成这样子已经很不错了,能和你们大学生比吗?你应该像夸你学生一样夸我才对,哈哈哈!对了,此次有机会见识你家博俊,知道了,他正值男人魅力之龄,虽然现在你们俩破镜重圆,但你还需要一百个不放心,一千个小心,否则有可能他经不起投怀送抱而重犯那个毛病。”

“谢谢善意与诚意的提醒。”静娴说:“返回婆家路过这儿告诉我一声。”她转开芬的话题,她不想听别人对她谈有关博俊的。

“不了,我直达车回去了,出来太久,老公不高兴。”

“你还在乎他高不高兴?没想到,你外面挂彩旗,也不想家里红旗倒。”

“别损我,纯洁的人民教师。”芬的语气露出难为情。定了定,她说:“怎能不在乎,那可是我儿子的家。”芬的话是由衷的,隐含几分忧虑。

“你改邪归正啦?”

“娴,话别这么刺骨嘛,我心里不好受。我也有内疚感的。”要是换别人,芬可能就发火了,不过对静娴,她永远也发不了火。

静娴认为芬本来就不该这样。不爱他就跟他离婚,然后你再热火朝天地去新爱,没人会说你,也不会受到良心谴责。

“有内疚感就好,起码你的举动不敢疯狂,我不必担心你人身安全。从此以后,你的个人兴趣和爱情观,本人不再作任何言论。可以了没?”

关于物欲横流,关于爱情,关于婚姻,忙完工作的老师聚在一起,也你一言我一语谈开,这里说的是女老师,谈起这些话题,她们各自根据自己所见所闻,亲身经历,越讨论越激烈,越说越激动。

下午,活动节,静娴走过语文组办公室门前,几位女老师在谈笑风生。

“梁主任!”一个刚分配到学校来任教英语课程的姑娘空气地朝静娴打招呼。

“大家好!”静娴对里面的所有同事微笑。

“娴,有空就进来和我们谈天说地吧。”芸叫。

“好的。”静娴乐意答道。她这才记起好久没有和同事姐妹聊天了。

“梁主任,你们班的学生很礼貌,见到老师都打招呼。”

“是呀,我都忘记说了,前天走在街上,迎面有个男孩彬彬有礼叫:‘老师好!’我愣了一下,问他那个班,他说梁老师班的。我那个梁老师。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说:是梁静娴老师班的。”

“你们班学生各方面素质都比其他班好。”

……

话题都围绕静娴。

芸说:“娴你的确能,学生对你是敬畏,喜欢,又听话,学习气氛更不用说了。看看学校,男男女女教职工,谁个不服你?”

“别夸太多了,我没达到你们说的那么好,还需要努力。”

五十岁的陈大姐总结性发言:“你就不要太谦虚了。听说老主席说:过于谦虚等于骄傲。以后多多把教书育人的经验传授给我们吧。”

“好的,有问必答。谢谢陈姐,谢谢大家信任我。”

女人闲聊的话题朝南朝北,一会儿朝东,一会儿又西,简直没个边界。

有人起了个头,打开了关于男人女人的话题。

“现在呀,越老的男人越是抢手货。”

“我不赞同。”

“怎么不是?”

“那让你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男人你你也愿意?”

“我是不愿意,可愿意的人不少。”

“有道理。如若嫁腰缠万贯的七八十岁老男人,他已不久于人世,他的财产很快就得手了,物质女人是这样精打细算的。”

“现在的姑娘哪里在乎男人好坏老少啊,只要有钱有权,管他有无妻儿,抢到手就是我的货。”

“而立后的男人,三四十岁的男人确实有魅力。成熟,事业有成。”刚毕业的女老师真真实实表达她的观点。

而立后的男人才有魅力,静娴只觉得是谬论。小时候耳边就有听过:男人三十一朵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如今更上一层楼:男人四十一枝花。说的,就是四十岁的男人魅力四射,稳重,成熟,试想,一个男人长到四十岁,没有一点金没有一点钱,没有一点势没有一点权,贫困潦倒,现在的年轻女子仰慕他稳重吗?崇拜他成熟吗?说他有魅力吗?说到底,所谓的魅力,其实就是金钱权势社会地位的魅力。如果这个四十岁男人所有的,二十几岁的男人都有,谁更有魅力?这答案不用回答。

“大家开心聊,我去整理点资料。”静娴起身离开。

“夺人之夫,也不觉得丢人。”

“丢人?人家可是胜利者,光荣光彩着呢!丢人?”

“唉,奇怪了,这些物质女孩,为了私欲,不顾良心道德。”这是陈大姐的声音。

“说到底,一巴掌拍不响,男人贱,女人骚,才成得了事。”

……

静娴的身后,女老师们的畅所欲言还在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