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七十四 小镇的夜色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254 2011-10-23 10:42:04

  城市处处喧哗,昼夜不停地人来车往。小镇与城市不同,除了夜空的星星微笑着,默默眨着眼睛,一切都很安静。

从玲的父母亲那儿来到小镇,已经夜晚十一点钟,小镇街道边的店铺大门紧锁,旅馆周围悄无声息,偶尔,有一辆夜行车飞疾而过,仍然打破不了夜的宁静。

静娴他们告别玲妈妈的时候说回镇上办点事儿,是善意的撒了一个小谎,他们不想打扰玲妈妈一家人,劳作一天的玲妈妈一家人需要聚在一起说说话,享受今天的辛勤成果,谈谈明天的计划安排,致富道路越来越广阔,生活条件越来越丰富,他们一家人一定其乐融融。

小镇的旅馆自然也是小的,陈设很简单,但不简陋,很舒适。桑、邓玉与张金颖的老公住二楼三人间客房,静娴、张金颖和芬住三楼,也是三人间客房。

芬说,她要往三面墙的里床睡,安全。张金颖说她喜欢靠马路的那张床,偶有车辆经过才好,有点声音,不寂寞。静娴睡在靠里窗的那张床。

“妈的,那个可恶的男人。”横躺在床上的张金颖咬牙切齿。

静娴纳闷,谁惹张金颖了?没有,好像没有。

“骂谁哪?”被吓得半坐起来的是芬,然后她弱弱地问。

“逼得玲死的那个男人。”

“哦。是该死。可是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唉!”半坐的芬躺回去,说:“所以,不要对男人太好,要爱自己多一点儿。”

“你的话也对,但不完全正确。”张金颖直言快语。

“当然,你老公除外。”芬说:“你集女人所有幸福于一身。”

“不敢这么说,但是,女人需要自由,他给我自由的空间。女人需要浪漫,他给我温存,我可以哭,可以闹,甚至可以骂,他都宽容我。”张金颖甜滋滋地分享她的幸福。

“她没有骂过你?”芬是好奇,还是不服,亦是嫉妒,只有她懂,她就是问个究竟。

“骂过。”张金颖勇敢承认,她扑闪着她的大眼睛望着旅馆的天花板,“怎会没骂过?我们吃饭,上牙打下牙才能磨碎食物进而消化成营养呢,夫妻过日子怎少得了摩擦,可是他看到我承认错误、委屈、伤心的样子,就马上心疼地说:‘没事了,对不起,老婆,我刚才太着急了,我是担心你长不大,担心你在外面吃亏。’是我做错了事,最后却是他承认错误,我上哪里能再找这样的好男人呢?只怕唯一这辈子遇上了。”

芬突然沉默了。静娴微斜着头看一看两个儿时的玩伴,芬没有了刚才的俏皮,抱枕头,半闭的眼睛露出一丝发愣,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张金颖仍扑闪她的大眼睛望天花板,幸福就在她眼前,在她心里。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攀比,先比漂亮,再比物质的,然后才比老公的疼爱,但是,如果比起老公,谁是胜利者,谁才是可以傲然的女人。因为漂亮如花期,短暂易谢。物质享受固然好,没有谁天生就喜欢钱,但生活太需要钱了,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得到,社会的发展使得物质的攀比越来越明显了,可是女人,或者说多数女人,是渴望爱情一辈子的的动物,没有男人的爱,再多的物质享受,也不能使女人心里幸福。君不见商场上打拼出来腰缠万贯的女强人,因为追求爱情被劫财变色惨败得一塌糊涂,她笨吗?不是,是她太需要男人的爱。比起一个拥有专情的男人,至始至终,一起变老的女人,她们都是不幸的,自叹命薄运苦。拥有婚外恋情的芬,一定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

旅馆二楼三人间里的三个男人,刚才还在窃窃私语,此刻也安静了。旅途了一天,都开始疲倦沉睡。

张金颖的老公也和张金颖一样,睡在靠马路的那张床。没有特意安排,没有故意选择,他们三个男人前脚后脚进房间,各自随手扔包,就定格了自己的床位。

二楼的桑也睡在靠里窗的那张床。

邓玉此时进入梦的世界里,瞧他睡得多安详,姿态像娇美的熟女。张金颖的老公鼾声不算难听。

桑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起来。旅馆的房间小,空间有些让人郁闷,桑起来轻轻打开玻璃窗,没有一小点响声,他怕惊扰二楼熟睡的两个爷们,更怕惊扰三楼的三位女士。

“咯啧”。

是娴咳的声音。

她也睡靠里窗的床,桑顿住,不由自主抬头往上看一眼,连窗帘都看不到。

夜风有点大,你关窗睡吧,小心着凉,桑心里说。

打开一扇玻璃窗,夜风嘘嘘吹进来,深深吸一口,清新多了。

娴没有睡着,她一定想她的孩子。她还会想到玲,这是肯定的。她原谅了欠揍的博俊重回她的家庭了,她会想念彻底伤害她的他吗?可能想,也可能不想。桑不希望静娴想念博俊,静娴想念博俊桑心里就不是滋味。他觉得博俊很混蛋很混蛋。

从打开的玻璃窗外望去,看到石头上,深蓝的夜空有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

小时候,经常在这样月色朦胧的夜晚,一大帮孩子聚在一起玩捉迷藏。有一次,大家躲得很隐蔽,静娴找啊找,走啊走,累得气喘吁吁还看不见哪一个人,弄得爬在番石榴树上的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后来他直接跳到静娴的面前,吓得静娴大声哭了,桑怕其他小伙伴笑话,就一个劲儿地向大声嚷嚷:“胆小鬼,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摔下来的嘛,哭什么哭。去去去,轮到我找人了。”桑清楚记得,那时候静娴被吓得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他很心疼,那时候的他想,如果自己是个大人一定抱住静娴亲切地安慰她。他还清楚地记得,静娴听了他的话,不哭了,抹了抹残留在脸颊的眼泪,一个人独自回家。

“咯啧。”静娴的咳声结束了桑的童年回忆。

睡吧,梁静娴,别想太多,保重身体。桑说,我也不要胡思乱想了,该睡了。

皎洁的下弦月把柔和的月光洒下来,朦胧的月色似曾相识。这样的夜晚,博俊给过静娴无数的山盟海誓。

无数个这样的夜晚,静娴守望远方求学的博俊。无数个这样的夜晚,静娴守候彻夜不归的博俊。

这些美好和忧伤,都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只能追忆,无法追回。

我不爱他了,我肯定。可是我为什么还会想起这些与他的过去?我这是怎么啦?静娴折起一半枕头蒙住自己的脸。

儿子应该在期盼妈妈早点回家的等待中睡着了。睡吧,别胡思乱想了。静娴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