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八十六 陪芸逛街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470 2011-10-23 10:42:04

  “转眼,又要送走一批学生。虽不敢说自己把所有的青春和热血都奉献给教育事业,但老师这一行,当的问心无愧。”芸挽住静娴的胳膊。记不清多少久,她们两人没有这样一起漫步行走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对每一批毕业学生都依依不舍的感情还未褪去,就迎来新的一批学生,又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有时候觉得很辛苦,有时候,觉得很累,不过,我一直都庆幸自己选择教师这个行业。每天跟纯洁无暇,天真烂漫的学生在一起,我喜欢!他们像初夏的阳光洒向大地,洁净了尘埃空气。”静娴感慨,道出她的肺腑之言。

“今年,你一定又荣获市级以上的优秀教师奖。你们班学生成绩那么好。你教的班,每一学期成绩都是学校前一二名的。这届肯定居市教育领域榜首。”芸扭头,微笑看了静娴一眼,心服口服说。

“说真的,我对奖不很感兴趣。”静娴淡淡道。

“我知道。”

在学校里,芸应该是最理解静娴的。

“如果在学生和优秀称号之间必选择其一,我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学生。”

“知道!谁不知道你。”

“这奖好就好在,我获得学生尊敬的基础上获得,我高兴,自豪接受,是因为它代表我和我的学生同心协力努力有了成效。”

“这样啊,境界非同一般,怪不得。哎,上次我和你换班上一节课,你记得吗?”芸问。

“哦,是前星期。”

“我的那帮学生,自从那一次,几乎每天都有人问我你还来不来我们班上课,那期盼的眼神,我都妒忌了,我真的不如你,虽然我也是努力了。我看啊,现在他们都想把我和你换班任课了。”

“别,学生他们是新鲜感而已,他们也很喜欢你。慢慢会好的,工作的成果,是努力加渐渐积累。你们班段考成绩也不错呀。”

“是好些了,我从纪律开始紧抓。”

“无规矩不成方圆。纪律不好,其他也就糟糕了。”

进一家名为“时尚女性”时装店,芸摸了摸一件紫色的外套。

“你喜欢这件?”静娴问。

“觉得它款式特别,看看。”

“款式是不错,但这个颜色不适合我们。我的个人观点。”静娴也摸一摸紫色的外套,说。

“为什么?”芸问。

“我们三十几岁的女人,穿这样款式的紫色的衣服,人显得老气不说,还精神萎靡的样子。”静娴把衣服拿下来,递给芸:“你试试看,是不是我说的那种效果。”

芸连连摆手:“算了吧,还是别试了,你都这样说了,我还敢试?”

“没关系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静娴笑,又递过去。

“别了,放回去吧。”芸本能退缩两步。

“说不定和我说的恰恰相反呢。你不要把我刚才的话当真理。”静娴说。

“别人我不一定信,看你穿的,你的眼光不会错,这一次更错不了。”芸拉静娴一把,说:“走,到别处瞧瞧去。”

今天放晚学,芸问静娴晚上有没有空,有空就陪她逛街。静娴欣然答应:时间嘛,大大的有。她也想逛逛,家——学校,学校——家,两点一线一天来回几次,一月来回多少次?一年更不用说。和芸逛一逛街,是个好主意。满街千姿百态,淡妆浓抹的服饰,饱饱眼福也不错。静娴也是女人,女人,没有不爱美的。

“我今天要把商店里对眼儿的新衣服试个够。”芸边走边说。

“不会够的。女人永远都想试新衣服,但因时间有限,所以不行。”静娴答。

“那我尽可能在今晚有限的时间里多试试。”

“呵呵,看你能试多少件。”

静娴在芸耳边悄悄说:“近段时间来,你精神了许多。”

“真的?”芸变得有点儿惊喜,有点儿腼腆。

“是不是,恋爱了?”静娴无声地笑,问她。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看,你比以前爱打扮了,脸色也有光泽了,据说,这是得到爱情滋润而生的美。”

“绝无可能!”芸斩钉截铁地辩解:“目前不打算爱谁。我现在想开了,高兴活自己的,就算为了女儿,我可不能精神低靡下去,我垮下去了谁在乎我?谁来爱护我的孩子?”芸说。

“你这话太对了。”静娴充分肯定芸的话非常有道理。

“看这件,这件挺好,我试一试。”芸从挂衣架上脱下一件淡紫色的中长款外套,把拎包往静娴怀里一扔,穿进试衣间,砰!关上门。

静娴也随意翻翻眼前的一排时装,一件,两件对镜子比照。

“姐姐,这件很漂亮,适合你的文静典雅的气质。”服务生姑娘走过来,热情地说。

“哦,我看看。”

“看不出效果的,你试试才知道。真的。”

“嗯,你说的没错,先让我对照一下其它款。”

她不打算买,也不想试穿。

芸从试衣间出来,大声问:“娴,如何?”

“这件,好,比前几个店试过的都适合你,衬出你明朗的风格。”静娴上下前后左右打量芸,点头说。

“我也感觉良好,就这件了。”芸在镜子前再一次侧左侧右地看镜中自己,窜回试衣间,很快出来,拎起淡紫色的外套走到收银台。

“打几折?美女老板。”

“9.5折。”

“贵了。”

“靓女,新款的。”

“新款这折也贵。”

“这价不贵了,我们打货价也高。您看这新款,本市还没有人卖呢,您穿的这么漂亮。”

“8.5折,拿走。”芸干脆地砍价。

“好了,就亏一件给你了。”

芸付了钱,满心欢喜接过装好包的新衣服,兴高采烈地对静娴说:“走,回去了。”

“多少钱?”静娴问。

“九百元。”

“你越来越舍得了。”静娴出乎意料,芸一向花费低调。

“用别人的钱,不用白不用。”

“谁啊?”静娴问。

芸不作答。

“刚才你说没有谈恋爱,违法犯罪的你不会,昧良心的事你不干,那你用的谁的钱?”

“他的。”

“他谁?”

“旧情人。”

“旧情人?改天让认识一下。”

“好,没问题。”

“可我不相信你有旧情人,有,现在的你也不会与他不明不白的,你不是那样的人。”

“我现在就要与他不明不白。”芸脸一扬,把头发向后甩。

“我该对你刮目相看?还是劝你别玩火?”

静娴一点嘲讽的意思都没有。她个人认为,男女之间,背叛与被背叛,伤害与被伤害,最后受伤的都是女人,芸是她的好朋友,好同事,好姐妹,她不愿意看到芸再遭受来自于感情的伤害。还记得给她女儿过生日的那天,芸憔悴不堪的脸,凌乱的头发,夹着烟支的手指在哭泣,幽蓝幽蓝的烟雾从她苍白的嘴唇扭曲缭绕袅升弥散……那种痛苦,比天塌下来还惨烈。芸她再也不能承受感情的折磨了。

“保重自己。”静娴紧搂一下芸的肩,低声说。

芸也紧搂住静娴的肩,动容地说:“真的谢谢你,娴,你是学校里对我最好的人。我有分寸,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的。”

与芸最后一条街头分路各自回家,静娴回头,望见芸轻松愉悦的背影往她家快步履履。她一定是焦急快点见一个人在家的女儿了。

旧情人?芸的?不会!芸不是那种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