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八十七 对话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411 2011-10-23 10:42:04

  静娴轻轻推开门,轻轻关上,动静很小。书房里传来博俊和儿子在喜笑的声音。那个兴劲,那个融洽,使整个家充满了欢乐气息。

“爸爸,男人都长胡子吗?”儿子天真而认真地问。

“是的。也有个别不长胡子的。”博俊很耐心回答儿子。

“那爸爸你长胡子吗?”

“长啊。”

“我怎么看不见?”

“被爸爸剃光了。”

“我摸摸”儿子说:“爸爸,剃光了就不长了?”

“还长,长了再剃,剃了又长。”

“我长大了也长胡子吗?”儿子真是百问不厌。

“极有可能。”

“为什么?”

“因为爸爸长,可能遗传给你。”

“爸爸不要剃光胡子,好不好。”儿子诚恳地提建议

“为什么?”

“长胡子很帅。”

“哈哈哈。”博俊笑,

“真的。”儿子可是善意地建议。“爸爸看我的课本,李大钊,鲁迅,都长胡子,都很威。爸爸留胡子也一定很帅。”

博俊又呵呵笑一声,说:“谢谢儿子夸奖。长大了儿子比爸爸更帅。”

“我现在也帅。”儿子自信地说。“人家说,我的眼睛像妈妈的,漂亮。我的脸型下巴像爸爸的,帅。”

博俊哈哈大笑:“是是,现在儿子就比爸爸帅。”

“你越来越像男子汉了。”博俊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表扬儿子,都有。他的话语是来自心里的慰藉。

“儿子,做完作业了吗?”静娴朝书房喊,博俊和儿子同时转头看,才知道静娴已经回来到家里。

“做完了。我跟爸爸聊男人的胡子。”儿子一边说一边收拾课本作业。

“回来了?”博俊走出书房,饱含深情地看了静娴一眼。

“嗯。”静娴没有回看博俊,一声轻轻的嗯,是给儿子上演的“和谐”镜头,否则,她可以装作没听见。

“怎么不多逛些?”博俊柔声问。

“芸的孩子一个人在家,我们不放心。”静娴多么心平气和。而这时,博俊才知道她是和她的同事芸一起去逛街的,静娴从不主动邀别人逛街,以前,好几年以前,那时候儿子很小,静娴几次小心翼翼地,近乎央求的叫博俊一起去逛街,博俊都不耐烦地说:“自己去,我累,我不去,无聊。”后来,再也没听过静娴说逛街的话。

博俊现在想到这些,他忽然想,男人啊,与深爱自己的女人朝夕相处,无所谓,可有可无,甚至厌烦,失去了,才知道她在自己的生命历程多么重要。现如今,想和她逛街,只能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以后,你和芸要去哪里,可以把她孩子放我们家来,儿子有个小伙伴一起玩一起学习,我帮看着。”既然静娴肯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说话,博俊当然抓住机会多说点话,哪怕静娴是装出来的,她肯装,就是给博俊一点心光。

“娴,你明天早上还上课,早点休息,老师的职业很是辛苦,从早到晚的脑力劳动。”博俊可是动情了的说话,他是真心话,也是展示他的善解人意。

以前你有说过这种话吗?没有!你也知道我辛苦?“奇了怪了。”

“娴你说什么?”博俊问。

“没说什么。”静娴答。显然,她刚才控制不住的那句“奇了怪了”的话,博俊没有听清。

今天的博俊非昨天的博俊,今日的柔情已非昨日的柔情。假的。即使是真的,也是变了质的。静娴的嘴角抿了一下,她心里很不舒服。

博俊望着静娴的背影,他一定很想再说点什么,但他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题。

好了,别再别扭我了,我承受不住。该干嘛干嘛去,我们同一屋檐下,各自生活各自思想,除了必要,不需要更多的语言。

“时间不早了,儿子,快刷牙洗脸睡觉。”静娴冲书房的儿子喊。

“儿子,爸爸休息了,晚安!”

博俊向他房间走去,轻轻半掩门。

差点忘了,没有洗衣服,静娴向卫生间走去。

没有脏衣服,博俊洗过了。她洗完澡,把自己刚换下的衣服手搓洗干净,晾在阳台上。

她想今晚早点儿睡,就进房间,要关上门的时候,她停住手,犹豫了一会儿,走到博俊房间门口,太近了,她后退两步。刚才不是厌烦他对自己说话吗?说不说好?她问自己。说吧,就算是为了儿子,其实也是为了儿子。

“我明天出差。”她平平淡淡的语气,很从容。

博俊听见声音离自己房间很近,很惊讶。可能听错了,也可能没有听错,听错与没听错,他宁可选择相信没听错。

“哦?哦。”他站起来,仿佛热情地出来迎接远方的客人。

静娴一动不动地站在离他房门很近的正中。他惊喜,选择正确了!“哦!好。好的!”

从未曾想过,静娴会靠近自己的房间和自己说话。

静娴伫立不动,“一个星期才回来。”她低头低声说。

“嗯,我,放心吧,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记得半夜起来看儿子,帮他整棉被。”

“好。好的。”博俊允允诺诺。

门里门外,两个陌生而熟悉的人,用机械的程序进行地对话。

“胃不好,我昨天抓了中药回来了。”静娴说。

“你也胃病吗?”博俊关切地问。

“熬中药要用文火,一碗水熬一付药,一小时停火。一日服三次。”静娴继续机械地说。

“噢?嗯!好。”

“药罐洗干净了,和药一起放在橱柜上。”静娴低头低声,语气淡的,还有些凉。

“你出差,是去哪儿?”

“广州。”

“好,你没去过,顺便玩玩。”

“没空玩,培训结束就回来。”

“要不,我叫小张开车送你去。”

“不必。”静娴说:“有本市同行一起。”

“哎,娴。”

“谢谢你。”静娴打断博俊的话。“我没有做什么应该让你谢的事。”

静娴欲转身离开。博俊赶紧问:“你今晚逛街怎么不买衣服?天气冷了。”

“是有点冷,但非寒冬腊月之冻。”

“我明天给你买吧,多带一件新衣服。”

“别了,我只喜欢穿自己买的,别人买我不穿。”

“我不是别人。”

“在我心里,你也是别人。除了是我儿子的爸爸。”

“哦。嗯。谢谢你。”

博俊两只手垂在身子两侧,不知该该怎么搁,抬起,放下,抬起,放下,插进裤兜里,又放下,两只手臂垂回身子两侧。

“对不起,我话多了,本只想告诉你我要出差,让你自己照顾儿子几天。”静娴结束了两个人越搅越浑的对话,她承认,搅浑两个人对话的主角是自己,所以也由她来结束两个人的对话。说完她就回房间去了。

她很快就睡着了。多少年了,她第一个晚上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烦,睡了个安稳觉。

一切恢复平静,夜,也很安静。

她没有对我恨之入骨,她不是冷漠无情,她依然为我做很多事情。博俊心里涌出乐滋滋的味道。直躺在曾经与静娴共枕眠的空大的床上,十指相扣,垫在后脑下,生活中,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很好,真的很好。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能等到那一天,能的。博俊双目神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