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九十 献血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200 2011-10-23 10:42:04

  芸睁开眼睛,惊讶地四周张望,陌生的房间,奇怪的安静,满世界都是白色的,她不喜欢这种地方,她想马上离开此处,下意识地使劲挣扎要起来。

“哎哎哎别动,芸,注意针头。”静娴轻轻摁住芸的肩膀。

好在听到熟悉的叫声,芸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躺回去。

“你醒了,吓死我了,好些了是吗?”静娴摸了摸芸的额头。

“我怎么啦?我怎么会在这里?”芸看见自己的手背上插的管连接至眼前高高的吊瓶上,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竟是在打点滴。

“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静娴温柔的问。

“医院。”芸觉得自己说话很没力气。

“嗯,回答还算老实。”静娴点点头,捂嘴偷笑一声。

“我生病了?什么时候?”芸很费解。

“你以为自己不会生病?以为自己是钢铁炼成的战士?”静娴故意责怪说,她站起身来,上摸摸芸的脸,下摸摸芸的大腿,左抓抓她的手,右捏捏芸的胳膊,嘴里一边唠叨:“这儿都是皮,这儿是骨头,这儿都是肉,那儿,那儿都没有钢筋铁块。”挠得芸咯咯笑。

“你真好!娴。”芸被静娴逗乐,精神好了许多。

“不好。你病好才是好。”静娴给芸倒一杯热开水,“喝下,暖暖身,医生嘱咐的。”

“我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了。”芸喝完热开水说:“告诉我。”

“早上培训时间结束,我们高高兴兴出来,走在街道边,你突然就倒下去,吓死我了,你不知道,当时,幸好有其他地方来参加培训的老师一起帮忙,才能这么快把你送到医院来。”

“他们呢?”芸应该是想向他们道谢谢。

“他们回去了,本来他们说再陪我们一会儿,是我让他们早点回去的,已经够感谢他们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这么热心帮忙。”静娴说:“放心吧,真诚的谢意我已经表示过了,你想亲自谢的话,明天吧,今天好好休息。”

“我好几年身体没什么大小毛病,感冒都少有,怎么就昏倒下去呢?”芸皱起眉头。

“对自己的身体不服气啊,还是想不通?倒下就是倒下了,不过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说你是低血糖后空腹引起的。早餐叫你吃你说没胃口,这就是罪魁祸首。”

“哦。那我接受你的批评教育。”芸乖乖地说。

说话间,护士轻轻推开门房,换掉药瓶,从口罩里吐出话:“去买点东西给她吃。以后要注意饮食规律。”说完转身走了。

“前半句是下给我的任务,后半句警示你,知否?”静娴轻轻拍芸的床沿,“我现在就去给你弄饭来。乖,啊,不要乱动。”

静娴走出病房间两头瞧瞧,确认出口地方。看来今天参加培训不了了,很可惜,想起课程的安排,下午专家讲授的内容很重要,可芸需要照顾,人在他乡太需要互相关照了,何况芸躺在他乡的医院,自己必须无微不至地守护陪伴她。

等候电梯的人太多,电梯门前非常拥挤。无论在哪里,医院的病人都源源不断,人的生命多么脆弱。让别人先下楼吧,也许他们更着急,他们家的病人更需要他们争分夺秒。静娴选择从站在最靠近电梯的位置退出来,留出一个空间给别人,等下一次电梯起降。

这一趟电梯运送的人少了许多,其中有两位白衣天使。

“内科有个小孩需要输血,可血库空了,这几天输血的人太多。”一位白衣天使说。

另一位白衣天使听了,眼神稍带紧张,问道:“那怎么办呀?”

“不知道领导他们能不能从其他医院借来。”

“小孩的亲属呢?”

“小孩的妈妈B型血,血型不匹配,不能输。孩子的爸爸出差没有回来,现在孩子的母亲急哭了。”

小时候听老人说“一样生百样死。这话真正确。早上内科里的一个病人刚刚死,哎,我们医生也尽力了,没办法,哪个医生都希望自己的病人起死回生,可我们不是神仙,没有起死回生之术,无力回天哪!”

“如果可以,要我的吧,我O型血。我说的是给那个孩子输血,二位帮帮忙,带我去作体检化验吧。”静娴诚恳地对两位白衣天使说。

“你?真的?”

“看我是胡闹的人吗?”

“不,是太意外了,一时反应不过来,怎么着急找的时候,会近在咫尺呢?”

“姐姐跟我来。”一位白衣天使走出电梯,示意静娴也出来,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回头看静娴。

静娴只着急把血输出去,白衣天使带着她左转右拐,静娴也没记住方向,一个劲儿跟着白衣天使朝前急步走,她一心想要用自己的血拯救一个小生命。

“姐姐,我带你去见见孩子的母亲,一方面,问她同不同意你给孩子献血,一方面让她认识是谁给她的孩子献血。”领她来的白衣天使说。

“哦……嗯,好吧。”静娴答应。如果是为了第二个方面的事,静娴就免了,既然自己愿意献出自己的血,只要自己的血可以让一个病危的孩子带来生命的希望,是不需要去认识他和她母亲的,献血这举手之劳的事,要是别人看见自己对自己千恩万谢,可就羞愧了。不过第一个方面很必要,就得去了,而且越快越好。

“鲍小岳的家属。”白衣天使推开病房叫。

“在。”一个肤色净白的年轻妈妈站起来,憔悴和焦急掩藏不了她的漂亮,她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等待医生给她的指令和消息。

“你的孩子有人愿意为他献血,就这这位姐姐,你同意不?同意就马上开始。”

年轻妈妈眼泪倾泻而下,使劲地点头:“谢谢!谢谢!谢谢你!……”

称体重,挽袖子,插针,抽血,又插针抽血,几步骤进行得很快。静娴另一只手不住地捏动医生给的软球,愉快地看着自己的血从输管慢慢送到血袋里。

“你偏瘦,献血后,可以吃些滋补身体的食物。”

“好的,我记住了。”

“不过不要大吃大补啊,吃成胖子就难办啦。”护士姑娘笑着说。

“成胖子也没关系。”静娴也笑。

“成胖子可不好,男人会嫌弃,去花心的。”护士姑娘一本正经地说。

“谁说的?你纯属胡说八道。”负责检验血的男医生回头反驳,“我老婆就一肥婆,小样你见过吧?我不是照样对她爱爱爱不完?”

“又没说你,插什么嘴嘛。”年轻护士理不当让道。

“姐姐,你的气质很好,文静又智慧。”护士又转回头与静娴对话。

“一整天你就这句话正确。”男医生翘起腿说。年轻护士对男医生撅嘴:又让你插嘴了。

静娴笑道:“谢谢二位夸奖。”

捧着为芸买的饭一路小跑,步子从未有过的健捷,愉快的心情让静娴忽略了头顶上空是灰灰云一片,她以为,今天是晴朗的日子,都是洁净的蓝天白云,空气特别清新,阳光无比灿烂,而她,神采奕奕。

拥挤的电梯里,人群中的几个人不同的眼睛相同的目光怎么一致投向我呢?静娴诧异半刻后回过神来,原来,想着从自己身上抽出的800ml的血液,流到一个陌生的孩子身上,再想象自己的血在这个未谋面的孩子血管里流动,她或者他,睁开晶亮纯澈的眼睛时,那可爱的样子,自个儿乐滋滋笑,失态了,她赶紧整整失态的“容颜”。

“饿极了吧,让你久等了。”

“医院食堂很远吗?”

“不是,近的。”

“你去外面买?”

“买医院食堂的。”

“对不起啦,芸,我先去献血才给你买饭。”

“你不开玩笑?”

“真的,我下去听见两名护士说血库空,一个孩子需要输血,我就赶紧自愿无偿献血了。谁叫我是万能血型,关键时刻应该用来救人,不然对不起‘爱心血型’”静娴开好饭盒递给芸。

芸接过饭盒,大口大口的吃,还边吃边嚷嚷:“你呀,非亲非故非认识非见面的,就立马就献血,怎么不见你献给我?”

“看你狼吞虎咽,美女都变丑女啦,医生又没说你需要输血,如果需要,我现在就把一半血给你。”

“我也去无偿献血过,但不太受欢迎,我不是爱心O型血。”

芸的吃样是饿极了,静娴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让她等太久。她递给芸餐巾纸,说:“慢点儿吃,不够我下去买。”

“你手机响。”

“一定是儿子,今天没得给他电话。”静娴掏出手机。

“喂,儿子。”

“妈妈怎么不接电话?”

“妈妈接了呀,不接怎么能和儿子说话。”

“我打了好几遍了。”

“哦,刚才妈妈有点忙,和妈妈一起学习的阿姨生病了,妈妈带阿姨到医院来打针,又出去买饭给阿姨,手机不在身边呢,所以接不了儿子的电话。”

“医生给阿姨开刀吗?”

“没有,没有那么严重,昏倒一会儿,医生给阿姨治好了,再吊一瓶药水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刚才妈妈在给一个小孩献血呢?他需要血,真好医院血库空,妈妈就当一回英雄啦。”

“抽血的伤口还痛不痛?妈妈。”

“不痛,一点也不痛。”

“拿妈妈的血出去不会伤妈妈身体吗?”

“只一次,不会,医生适量抽取的,不会伤妈妈身体。”

“哦,那好,妈妈再见!”

“儿子再见!”

“我也很想我女儿了。”在旁边一直安静倾听静娴和儿子通话的芸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