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九十二 广州夜色(二)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664 2011-10-23 10:42:04

  静娴和芸在下榻的旅馆附近的一条小街上,选了一个小吃摊点坐下来,她们认为,在不很繁华的小吃街上更能吃上地道的广州口味小吃,没有迎客礼仪小姐,店主不需要穿工作服,从容平淡的接待每一位来客,看见经娴和芸坐下,店主两只手还在操劳,却不忘给新的来客友好的目光。

“吃点什么?两位”店主讲的是广州话,害怕她们听不懂,换了具有浓厚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再问一遍:“两位美女吃什么?”静娴和芸不约而同对视,默契地暗笑。

摊主身边的中年妇女利索地站起来,看那样子,她和摊主是两口子。她把他们的食谱递上来。

“娴,你点。”

“你点。”

“还是你点吧,我不会。”

静娴说:“没关系你点,点你爱吃的,你爱吃的我一定也爱吃,我不挑食。”

芸高兴地说:“好,那我不客气了。”对着食谱指了指。

“广东人的普通话真有特色。”芸悄悄告诉静娴她的新奇发现。

“常听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普通话。不全对,但还是很有根据的,瞧现在这位店主,就是最好的‘证据材料’。”静娴也笑一下,悄悄说。

“还好,我们的普通话水平虽不像cctv的播音员那么完美准确,但不算‘漏嘢’,感谢语文老师这个职业,相比他们,我们的普通话算很正中了。”

“是呀,要是我们平时教学不注意修炼自己的普通话口音质量,那不伦不类的普通话口语水平,可就害了一代又一代学生了。”

店主上小吃来了,热气腾腾。

“挺好吃的,必我们那里的好吃。”芸边吃边说。

静娴有不同的看法“是好吃。不过我觉得和我们那里的差不多,你可能今天心情特别爽,加上我们这时候才进食晚餐,所以吃得更有味。”

“嗯,可能是你说的这样,我今吃得很有味。”

“奇怪,没见过这个电话号码。”静娴从包里拿出手机,惊讶地看着手中手机屏幕。“没见过。”

“你的手机铃声很好听,是琵琶乐吧?”

“古筝的。”静娴回答芸,她还是一脸的疑惑,没有接电话。

“看我乐盲,连乐器都分不清。”芸不好意思地自嘲。

“我也是喜欢听而已,连皮毛都没有学,离半桶水的水平差十万八千里远。”静娴说。

“我比你差多了,你文舞双全,我就会教那几个字,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那天生走调的音让我连歌都不敢哼出来,想唱歌只能引吭高歌在心里,或者贼一样趁别人不注意时情不自禁地哼它一两声,第三声从不敢哼过。”

静娴被芸的话逗得咯咯笑:“你真幽默,平时没看出来你有这方面才华。”

“我是说实话,你没听过我唱歌吗?”

“没有。”静娴笑。

“真没有?”

“真的没有。”

“那就好,幸好你没听过,你听了还不笑破肚皮。”

静娴没有接电话,可能是谁打错号码了,她想把手机放回包里,任由铃声延长结束,转念又想,我还是挂断它吧,对方看见我不愿接电话,一定注意到自己摁错号码了。于是她拇指点了一下右红键,手机铃声停止住了。

其实静娴听过,芸唱歌走调得吓人,那一次芸提前上办公室,以为身后没人,一边上楼梯一边动情地唱起歌来,静娴看她心情好,不想打扰她,捂住嘴巴停住脚步,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就是上个月的事。今芸提起来,让静娴此时看着她又想起那一场景,忍不住又咯咯笑了。

手机又响。

静娴一看。“芸,是刚才的号码。”会是谁呢?她想。

“会不会是家长找你?”

“不会。我都跟学生说好了,老师去学习,有事找学校值班领导,这个号码不是我们地区的区号。”

“接它,看是何方人物寻你。”

“您好。”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你好。”静娴也温柔的回话。

“请问您是梁静娴吗。”

“是。”

“非常谢谢您!您前天用您身上的血救了我孩子,现在他好多了,我想让他见见您。”

“只要孩子好就好,不用谢的,举手之劳的事。”

“是护士把您的电话告诉我的,我和孩子还在医院病房里,我想让孩子见您。”

“不必了,我只是做了一点小事,孩子快点康复出院就好了。”

“我想让孩子知道感恩,这对他的成长性格很有益。”对方再次请求。

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做老师的静娴很懂,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也许自己的出现给予这个陌生的孩子成长带来一定的帮助,静娴答应了。

“我现在就去吗?”

“嗯,孩子刚睡醒吃过饭,现在状况很好。希望您能现在来。”

“好的我马上去。哦,不好意思,我忘记孩子在那个病房了。”

“我在医院住院部门口接您。”

静娴挂了电话。

“谁呀?”芸问。

“我献血给的那个孩子的妈妈。她说想让我去和孩子见见面,让孩子知道谁给他血,其实她是想感谢我,因为那天各忙各的,未来得及和对方说一句话。”

“你去吗?”芸又问。

“去。”

“真稀奇,你也会接受别人的感谢。”

“我想去和那个孩子说说话,他妈妈已经告诉他是我献血给他,我去见他了,他一定能感受到陌生人给他的帮助的温暖,这对他的身心健康,性格成长方向很有益。你和我去吗?”

“不了,我又没做这个好事,去了多余,我也想回旅馆整理整理今天培训的知识内容。”

“那好,你先回旅馆,我一会儿就回来啦。”静娴把旅馆房间钥匙交给芸。

“旅馆近,我步行回去。”芸说。

“路上小心。我得打的。”静娴提醒芸。

两个人一同挎起包,一同起身,离开小吃摊点。

“先生,带我到离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附近的玩具店。”静娴坐上的士。

“好的。”

静娴下了车,走进儿童玩具店里,看见一只大灰熊,瞧瞧,非常可爱,买下。出来,又打的,到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部门口。

“梁姐!”有人叫。

“你好。”静娴认出是那个孩子的妈妈,脸蛋漂亮,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献血前匆匆见过一面,静娴还是能记下来。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谢意,明明知道一句‘谢谢!’很简单很轻微,可我还是说:谢谢您!”

“不足挂齿。”静娴说:“换别人知道有需要急救也会这么做的。”

两个女人边走边聊,上了电梯,走进医院病房,年轻的妈妈对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说:“宝贝,你的恩人来了,看,快叫‘姨好!’。

“恩人好!”男孩开口叫,一双明亮的眼睛对着静娴扑闪。

小男孩的妈妈和静娴一下子惊愕了,相视而笑,谁也没有想到小男孩会这么叫。多聪明可爱的孩子。

静娴坐在小男孩的床边,“看,姨送你的,可爱的灰熊,喜欢吗?”静娴摇一摇毛茸茸的玩具熊。

“大灰熊!我喜欢!妈妈说等我考完试考好成绩才买给我,现在,妈妈,现在我不用闹你要了,恩人姨给我了。”小男孩接过大灰熊,爱不释手。

静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笑着说:“不叫恩人,叫姨就好了啊。”

“妈妈说是您把您身上的血抽出来放到我的身体里,我的病才好,说您是我的恩人,所以我该叫您恩人。姨,您很漂亮,像我的老师。”

“是吗?姨也是老师。”

“真的?”小男孩瞪大眼睛,兴奋地叫:“太好了!我的恩人是老师!”看着他的妈妈幸福的笑。

“姨有孩子吗?”小男孩问。

“有,比你大几岁的哥哥。”

“他爱学习吗?”

“爱,他学习很自觉。”

“我也很自觉。妈妈,是吧?”小男孩抬头望着他的妈妈,迫切要求给予肯定。

“是,宝贝学习也很自觉。”

这时候,病房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名男子。

“爸爸。”小男孩叫:“爸爸,看,我的恩人姨送我一只大灰熊。”

“哦,喜欢不喜欢?”

“太喜欢了。”小男孩摸了摸身边的大灰熊。

静娴听见的是熟悉的声音,她回头一看,目光与小男孩的爸爸目光相碰,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小男孩的爸爸把惊讶的表情隐退下去,瞟了小男孩妈妈一眼,微笑着对小男孩说:“乖儿子,谢谢恩人姨了吗?”

“谢谢过啦。”

静娴正要开口,小男孩的爸爸打断了:“很谢谢你!真的。”

“看他,忙到现在才得回来,儿子急病住院我一个人都急死了。”小男孩的妈妈说。

“没关系,现在好了。”静娴友好地望着小男孩的妈妈笑。“我要回去了,还有一位同事在等我。”她起身说,又弯腰抚摸一下小男孩的头:“小勇士,愿你快快康复,回学校学习!”

“嗯!老师姨再见!”小男孩伸出他的小手,拜拜。

“你送梁姐回去,再回来看我们。”小男孩的妈妈对小男孩的爸爸说。

“好。”

“不用麻烦,我自己打的回去就可以了。”静娴连连摆手拒绝。

“让他送吧,梁姐。”小男孩对静娴说完又对小男孩的爸爸说:“快点啊,一定要送我们的恩人安全回去。”

“真的不必了,不用麻烦二位了。”

“接受我们的诚意好吗?我的车就在楼下停车场。”小男孩的爸爸诚恳说。

静娴不再拒绝,跟着小男孩的爸爸从医院出来。

“娴,你住那个旅馆?”

“广州神州酒店。桑,我没想到你是在这里的。”静娴说。

静娴你没有想到的还有很多,比如,我时常牵挂你。桑侧过头看了静娴的脸,三年来,也见过静娴几次了,直到现在,桑看不出静娴有一丝快乐。

“你没有问过,所以我就没有说。”他简单回答。

“你的爱人很年轻,也很漂亮,人又好,有福气啊你。”静娴真心夸的。桑没有回应静娴的话,他好像不喜欢听静娴提到他的妻子。

“如果……谢谢你,真的谢谢!”桑断了前面的话,非常真诚地表达他的谢意。那个如果,他是想说,如果你能爱上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到广州来。这是埋藏在他心里的事,他想一吐为快,好让自己舒服些,但他能忍住,这话一出来,或许干扰了她的宁静。那就是伤害她。

“不要这么说,我原来并不知道他是你的孩子,太多谢意会让我过意不去的。”

车子开到旅馆前,桑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下午。”静娴下车。

桑目送静娴的身影,直到电梯门把静娴关,看不见,才启动车,调头返回。

我的孩子身上流着她的血,这是前世的缘,今生的分吗?他心里问。

他把车暂停在停车道上,抬头看看夜色的天空,天上好像多了一颗明亮的星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