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九十三 临别广州的夜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366 2011-10-23 10:42:04

  静娴不知道,有一个人,总喜欢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她给桑的永远也只有背影。

桑淡淡的心事,只有天上的星星知道。

静娴重重的心事,只有桑知道。

没人比桑更了解静娴,这个世界上,真的。博俊,那个她曾经幸福无比地以为,此生与其执子之手,与子之老,相濡以沫一生的男人,能有一半桑对静娴的了解,多好。

静娴总是忽略背影后的那双眼睛,她看不到那种割舍不断的淡淡的依恋,一丝细细的,若隐若现的长长的牵挂,距离有多远,桑心里的牵挂有多长。每一次见到桑,静娴有亲切感,桑的目光也是清泉般的清澈,语调温和得像一个亲哥哥。了不起的桑。

还是那句老套的话,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她,也不一定想要得到她。爱上一个女人想要得到她,那是占有欲。多年以前,桑心里默默深爱着静娴,却从未想过要和静娴在一起。静娴成为博俊妻子,桑很受伤很受伤,一个自己深爱的女孩,从此被另一个男人牵走,高高的围城圈住了她,他有碎心的疼,于是离开了可以时常看到静娴的地方。多年以后,桑有了妻儿,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依然深深爱着静娴,见到她时,内心悄悄泛起愉悦的涟漪,望着她的背影,缕出一丝宁静的牵挂。

桑摁下车玻璃窗,回眸静娴的方向,视线里已经没有她的背影。他发动车,医院里的妻子和儿子在等着他。

静娴没有像桑一样回眸。走进旅馆大门,她想起刚才在医院看到桑的一家三口,桑的事业在蒸蒸日上,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真不错!桑是一个性格沉稳内心诚实的男人,除了替桑高兴,静娴,她什么想法也没有。

不知现在几点了,芸她睡了没有。

电梯到旅馆房间的楼层上,两扇门平稳地敞开。

轻轻叩响旅馆门,里面传来芸混乱拉拖鞋的声音,向门急切靠近。

“看你样子精神十足,应该没有睡觉,说明我并未惊扰你的春梦。”芸一打开旅馆房门,静娴就笑话看她,说。

“没有啊,这把年纪,春梦了无痕了。你没有回来我睡不着,为你把门呢。”芸伸出两只手掌,举在静娴面前:

“黑夜,我为你守候,敞开起灯光,照亮你的心路!”

“好感动人!我差点眼泪刷鼻涕出来了,谢谢啦!”静娴一边反锁房门一边说。

芸接下去:“这,借口而已,我是夜猫子,非凌晨一点不入睡。呵呵。”

静娴抿嘴一笑,报以理解,问:“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诗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诗人,是‘湿’人,爱情婚姻惨败而泪水湿透了的人。”

芸说的很轻松,以自我解嘲的幽默回答静娴。

“怎么?没见你大包小包回来?轻装上阵,轻装回来。”芸又问。

“哪里来的大包小包呢?”

“他们一家人感谢你,只用嘴巴说说,就没有一点而实际实惠的?”

“我去见那个小男孩也不是冲人家的谢礼去呀!”

“你是你,但他们应该送点儿什么的,比如,给你补血的营养补品,或一点儿广东特产让你带回家。广州人真吝啬。”

“我不要大补,补出浑身脂肪就完蛋了。”

“还真是这样,你的身材适中,挺标准的现在,胖了就难看了。”

“难不难看先不说,走路大腹便便,多费劲,上教室给学生上课自己带头迟到,那才痛苦不堪呢。”

“我开始有点胖了。”芸摸摸自己的腰身。

“你这样好,人显得精神,肤色比过去的两三年有光泽多了。越来越漂亮了。”

“这话我爱听。”芸很高兴,眉目飞扬,女人都爱美。

“我先洗澡去。”静娴从床头抓起睡衣,就走进浴室。

想想明天可以回去见自己的儿子和学生了,心里很高兴,来广州未满一个星期的时间,感觉就像已经半个月时间之久了,很挂念儿子和学生。浴水哗哗飞泻,冲走身上所有的疲倦。

静娴擦干身子和头发,穿好睡衣出来。

“你的歌声好温柔,第一次听你唱歌。”芸坐在她的床中间,看着静娴从浴室出来,说。

静娴这才想起刚才自己一边洗澡一边随意地吟唱红楼梦插曲《枉凝眉》。

静娴自己也忘记了自己也会唱歌,以前,很久很久以前,她是一个很爱唱歌的女孩,放假回家,晚饭后她经常坐在窗前,拿出音乐课本,一曲一曲地深情地唱。所有的乐器中,她最喜欢吉他。后来,心爱的博俊送一把心爱的吉他给她。后来,她的歌声消失在孤寂的黑夜里,吉他已是尘封的记忆。

“难得的多才多艺老师,哪像我,只会根据教材在黑板上简单地写几个字,除此外啥都不行。”芸说。

“你挺好的,我很欣赏你三步上篮的姿势,很潇洒。”静娴找出芸的优点,赞美她。

“谢谢夸奖。”芸挪了挪枕头,撩起她的长发,躺下去。

“你的睡衣很漂亮,什么时候买的?”

“去年。”

“哪儿买的?”

“我们地方。”

“博俊将功赎过买给的?”芸狡黠一笑。

“他没这种眼水。”静娴不希望谁在她面前提起博俊,不过她还得若无其事,平静地对待。

“你很会买衣服,黑的白的,长的短的,在你身上恰到好处,美女一个。”

“不要乱夸人,鼻子翘上天你负责。”静娴说。

“你会得意?你会得意恐怕这世上没有谦虚的人了。”

有人说,女人爱美好打扮都是为了给男人看的,这话男人应该很认同,一部分的女人也认同。其实女人有几类,有的随波逐流的打扮,没有自己的审美观。有的打扮花枝招展,很入时,是为了走在路上吸引许多目光,男人的目光更让她具光耀感。但有一类女人,她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眼光挑选和着装,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照一下镜子,自己感觉不错就好,压根就没有想到男人两字。信不信都行,反正静就属于后一类的女性。

“现在的你可是焕然一新了,穿着打扮很入时,传说中的第二春开始了吧?”静娴调侃道。

芸两手轻轻缕着她的长发,略带羞涩的微笑。“男人都爱漂亮的女人,三分漂亮七分打扮我认为有道理。”

“也就是说,现在的你是打扮给男人看了?有心上人了?告诉我谁?”静娴问。

“没有。”芸开始表情严肃。

“你别见怪,我是真的希望你幸福。”静娴话语很真诚。

“我知道。”芸说。她又突然问:“我是不是变坏了?”

“变坏?……你怎么啦?芸。”芸问的话不是开玩笑,让静娴有些为她着急。

“我没有心上人。”

“没有心上人怎么会是变坏了呢?”静娴看出芸不开心,故意弄出夸张的惊讶:“人民教师,这个都不懂啊?”

“我前夫经常打电话给我。”芸说。“这段时间他经常照顾我的女儿。”

“也是他女儿呀,应该的嘛。”

“可是以前他不闻不问,好像我是他的仇人,女儿是他的陌生人。现在他关心女儿多了,对我也是说话很礼貌,就像恋爱时怕失去我的那种小心翼翼。”

“你是找到和他热恋时的感觉,是吗?”

“不,我是不轻易的想到。早知道和他的婚姻是悲剧,我当初就不该选择他。”

“你别难过。无数个惨遭婚姻惨败的女人,都像你这样的感叹。物质生活越来越丰足的今天,专一的感情越来越贫乏。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在继续。”

“我知道。想想很年轻的时候,轰轰烈烈一番爱恋,被海誓山盟冲昏了所有神经,以为结婚是爱情的天堂,谁能想到拆掉婚纱那一刻开始,爱情开始急速滑坡,最后消失,倘然无存。所以,现在的我比以前洒脱了,看开了,想通了。”

“看得出,你已经走出悲剧婚姻的漩涡,你脸上的憔悴已经消失了。”

“他现在比较喜欢打电话给我问问女儿情况,有几次给我钱,说让我买女儿的衣服时顺便买我自己的。男人真贱!你说,我本本分分,一心一意地爱着他,照顾他,照顾他的父母,照顾女儿,身上能穿上衣服就行,漂不漂亮都不想。两套校服换来换去穿,结果呢?我的毫无自我付出,得到的是他恩断义绝的抛妻弃女。现在我开始注意穿什么款式衣服漂亮,带什么颜色首饰养眼,他开始觉得我好了,也愿意多看我一眼了,男人很好色,‘好色’的‘色’这个词用给男人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吧。”

“他是不是想和你复婚?你和他会不会复婚?”

“我想是。有几次他来看女儿,和我坐在沙发上聊天,他问过我,假如他和现在的女人离婚,我能不能接受他。我不会接受他的,一个人挺好的,有时候也会寂寞,但至少不再受到爱情的伤害和困扰。”

“可是你和他越来越亲密,有可能会发展的啊。”

“不会,就算地球倒转,长江之水向西流,月亮落东山都不会有这个可能。”芸斩钉截铁地否决。“起初我半句话都不想和他说,后来,我有个想法,对他友好,让女儿不难过,那毕竟是女儿的父亲,再后来,他和睦聊甚至有点亲密的样子,是为了气那个让他抛妻弃女的女人,我要让她知道,他永远放不下他的前妻和女儿,让她知道偷来抢来的男人给她的是残缺的感情。她也不见得幸福。我坏不坏?够坏了吧?”

“你不坏。”

“真的?”

“真的。因为,该如何取舍应该是那个男人做决定。”

“嗯,谢谢你娴,你不觉得我坏真好,我还拥有你这个难得的好朋友,我睡觉了。”芸知足地闭上眼睛。

昏暗的颜色中,看着芸,她睡得很安稳。

像芸,像自己,都是想付出永恒爱情而渴望永恒爱情的女人,可是,永恒的爱情只是内心的奢望而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