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九十八 回校的第一堂课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179 2011-10-23 10:42:04

  “起立!”

一个严肃而力量的声音,来自于率先站立的一个十五岁的平头男孩。男孩洪亮的声音,静娴太熟悉了。他就是静娴这个班的学生班长,静娴的得力助手。静娴去广州参加培训的前一天,把常规管理班级的任务交给了他,静娴还告诉他,今天回来。看那讲台的语文作业簿,平平整整地摆放在讲台桌子的右上角。教室打扫得窗明几净,整整齐齐的学生课桌椅,学生端端正正的坐姿,足以可以看得出,平头男孩胜任班长职务,静娴不在的一个星期时间,他把静娴交给的管理班级的任务完成得相当不错。静娴一进教室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就向平头男孩投去赞赏和感谢的目光。

“唰”五十几个学生像士兵得到可敬的军官下令声,一齐肃立。

“老师好!”几十个学生的问好声响彻校园,太熟悉的声音了!

班里每一个学生的声音只要发音,静娴都听得出是谁。

静娴春风般轻盈而适速的步子,走进教室,春光一样的笑容问候每一个学生。

“早上好!同学们。”一字一字,宛如春雨中芬芳的花瓣轻柔地从嘴里飘洒向讲台下的每一个学生。

她放下手中的教科书,走下讲台,站在学生们面前,那和蔼,亲切真诚的微笑,像良师,又似益友。

“好久没有见到大家了,很想念同学们。梁老师离开大家多久了呀?”

“一个星期!”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异口同声答。

“噢,太久了!这一个星期。”她不是为了赢取学生的好感而客套装出来的,而是真实感情的自然流露。你没见过她,如果你见了,你也将为之感动。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能与学生心心相通地交流没有多少位教师能做得到,当你再看到学生向她望去,那种敬爱,理解,接受,感动的纯洁无暇的目光,你就会彻底悟出,真实的感情才真正的让人感动。

“老师想天天看见同学们纯真可爱的笑脸,想天天都听到同学们林间快乐小鸟一样的笑声与歌声。可是,老师还需要学习,为了不让自己落后,老师必须不断学习,才能更好地把知识传授给同学们。这一次老师去学习,学到得了宝贵的教师专业技能。老师要学以致用,和大家一起加油,相信我们班的成绩,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静娴的话刚说完,教室里有人带头鼓掌,先是单掌孤鸣两声,顿然全班跃起手,齐掌啪啪啪。

静娴抿着她的两片薄唇,又一次慈爱地望着每一个学生,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向学生微微点点头。

早已端坐在教室后面的李小老师,左手摆着笔记本,搁在他的曲起而坐的膝盖上。右手的中指与无名指间夹着黑色的钢笔,本来像孙悟空耍金箍棒似的弄来弄去,他认为,他只是来听课其他的可以忽略。可是,课前师生互动的这一幕,他被“受惊”了,手里的钢笔不再舞弄,夹着钢笔的右手和钢笔,完全定格成一个静止的画面,浓黑的眉毛下,那双洋溢青春光芒的眼睛一会儿看学生,一会儿望着静娴。一会儿直视,一会儿闪动,表情随着静娴与学生的交流互动而活动,他的笑而非笑,非笑而笑的脸,告诉人,他有点激动,静娴师生照面的场景,不知他喜悦了什么,令他由内到外的仰视静娴。

课堂开始进行: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的一首诗——《仿佛》。

如果,在欣赏诗文的时候,你与作者同喜同悲,恭喜你,你已经走进了泰戈尔的心灵世界。如果,你能从诗文中领悟了诗以外的其他感想启发,恭喜你,你赏析诗文已经达到至高境界。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我国古人早就体会了反复读文的益处。

……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

只是在游戏中间

有时仿佛有一段歌调

在我玩具上回旋

是她在晃动我的摇篮

所哼的那些歌调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

但是在初秋的早晨

合欢花香在空气中浮动

庙殿里晨祷的馨香

仿佛向我吹来母亲的气息

我不记得我的母亲

只是当我从卧室的窗里

外望悠远的蓝天

我仿佛觉得

母亲凝住我的目光

布满了整个天空

学生深情的吟诵,每一字每一句,每一低眉,每一抬头,仿佛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泰戈尔,在深切地思念母亲。

交流,启发,表达,朗诵,课堂在循序渐进地进行……

……

一堂语文教学课结束了。

静娴与李小老师一起走下楼梯。

“梁主任,你的课太精彩了!噢不,我表达错误,你的课太精华了。”

“是吗?李小老师,我想让你说说我课堂教学做到的什么,还有什么不足之处,这才达到我们授课与听课的目的。”

“不足之处,我没发现,这节课上的极了好。不足,真没有,我又经验不够,提不出好建议来。精华的,我感受和领悟太多,时间有限,不说了,反正我受益匪浅。”

“梁主任,我一直以为你很严肃,不可以开玩笑。今天听课,才看见,你很平易近人,也很善解人意。梁主任以后不要叫我老师了,直呼我名字李小,让我像你学生一样,感受你像朋友又像姐姐的亲切。我羡慕你的学生,有这么好的老师。”

“你可不要说想做我学生啊,我会惭愧。”静娴把垂到眼角的刘海撩到耳后,与李小老师一起走下楼梯。

李小老师呵呵一声,说:“我有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被梁主任识破了。”

静娴也呵呵笑一声:“不过,有你这样学生也是我的骄傲。”

“梁主任以后叫我李小得了,亲切,不陌生。”

“好的,你也直呼我。”

“不不不,怎么可以,不行的。”

“没叫你直呼‘梁静娴’,叫你直呼我梁姐。”

“哈哈哈!”李小仰面大笑,“吓着我了!我以为梁主任让我叫你……”

“一大一小,聊什么?那么开心。”不知什么时候,校长走在静娴和李小老师的身后。

“校长好。”静娴回头问候。

“校长好。”李小老师也回头招呼

“两位老师好。”校长点一下头。

“梁主任,下午有课吗?”

“没有。”

“哦,那在语文组组织教研活动,汇报和反馈培训学习的情况结束后,到会议室里来,有校领导会议。”

“好的。校长,我记住了。”

静娴和李小让出通道,请校长先上教师办公室的楼梯,校长手里拿一份文件,大概是教育局刚刚发来的,他两楼梯并作一步迈上去。

“校长真是会充分利用先天条件。”看着校长健步而上的样子,李小老师悄悄对静娴说。

静娴也注意到了校长马不停蹄急忙的样子,她对李小说:“看样子是上级给了学校新通知了。不忙不行,学校管理比其他单位的管理辛苦多了。”

“是啊,我管一个班的学生都够费心了,何况一个学校。梁主任……”

“嗯?刚才怎么说的?”静娴歪斜着头,“疑问”李小。

“噢,忘记了,呵呵,梁姐。”李小老师不好意思地笑。

“十分佩服校长的能力和魄力。”李小说。

“我也十分佩服校长的工作精神。”静娴认真地说:“一个班级的学生成绩好不好,老师至关重要。一个班级好不好,班主任至关重要。一个学校好不好,校长至关重要。”

静娴和李小老师各回各的办公室。

“怎么样?服了没有?”李小老师刚走进语文组办公室,就被其他老师“质问”。

“服了。”

“梁主任的教学水平,在我们学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另一位老师补充。

“她专而精的能力,我市教育界的人都耳闻眼见了。教导主任是名符其实了,谁也顶替不了她这个位置。”

“听说去年想把她调到我市一中任副校长,她不愿去,我们校长也要求教育局把她留下来。”

“她去了,我们学校就损失一个教学大将了。”

“她的能力不止在教学上。她是那种外表文弱骨子里坚韧的女人。”

“她人很好。梁主任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心地很好。我去听课深深受感动了!与学生那种心灵相通,哎呀,我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同事们的议论,激起李小老师对刚才那一节课的回顾和感想,他越说越眉飞色舞,理直气壮动容之举引得同事们齐目向他投来。在座的,是他最年轻,进来学校时间最短的教师,老师们心有灵犀一点通地开始逗他乐了。

“我也喜欢听梁主任的课,但没有那么激动啊?”一位老师说完,向另一位老师使眼色。

另一位老师接过话:“是啊,我也很欣赏梁主任的课,但也没有李小老师那么激动。

“就是。我们又没有说她是坏人,你就急迫强调她是好人,李小老师啊,你该不会暗恋我们气质压众的梁主任吧?哈哈哈!”这位老师阴阳怪调地笑声引得大家也哈哈大笑。

“兄弟姐妹们啊,你们怎么扯得这么离谱啊!”李小老师有点羞涩地低头,低声说。

芸开腔解释:“李小老师,我们跟你开玩笑的,不要介意,都是有口无心的,是为了课间十分钟的轻松与快乐。慢慢你会觉得这个集体很融洽的。”

“我现在已经感觉到了。”李小老师抬头微笑看大家,继续埋头批改学生作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