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一百零六 海鲜午餐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057 2011-10-23 10:42:04

  “嫂子!”

静娴刚走出校门,小张就迎面上来。

“嫂子,请上车。”

静娴温和地说:“小张,平时都够你忙了,不必这样客气,嫂子自己过去就行啦呀。”

“不,嫂子,很高兴能来接你。”小张说着,指了校门右边的黑色轿车,车子在静候他们。

靠近车时小张抢先两步,为静娴打开车门,“嫂子,你上了车。”

“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海鲜餐馆。”小张边开车边说,“小宝和哥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

“哦,好的。”静娴低声道。她没有表露太多高兴,因为她根本就不高兴,和博俊在外共餐,那是多年前的无限愿望,熬成奢望,现在,她不需要这个愿望了,曾经的奢望却成为现实了,对她来说,已经是累赘。她想起了什么,问:“小张,女朋友呢?也在吗?”

“哦?哦!不,今天她忙,改天我带她来见嫂子。”

“哦,好的。”

“嫂子,我的女朋友长得有点像你。”

“是吗?真是巧合呀!”静娴笑。

“是真的,就那么巧!呵呵。”小张答。他心里想,如果我未来的女朋友真的像静娴嫂子,该多好。

“嫂子,都老了。”静娴叹一口气。女人就是女人,都怕老,都哀叹容颜衰老。

“嫂子,你没老,三十几岁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女人。成熟,淑雅,这是年轻女孩身上没有的。”

“小张也会安慰人啊,看来,跟女朋友恋爱的甜言蜜语不少吧?”静娴笑了,她是为自己刚才不小心在小张面前叹老的失态调回状态。

“嗯,算甜言蜜语吧,不过,是心里话。”他答。嫂子,你虽然全身有点沧桑,但你依然美丽,看,俊哥现在老实多了,就是舍不得从内透到外的美丽,你的美丽不是诱人的美丽,而是清雅得让人无法释心。

“到了,嫂子。”小张稳稳地,缓缓地刹住车。他伸出一只手,“嫂子,借过!”他说。他的手为静娴打开车门。

“嫂子,下车小心点。”

“谢谢小张。”

静娴真佩服小张,什么事都做得很细心耐心,唯独谈恋爱的事,不见他上心。现在好了,他终于有女朋友了。博俊真是幸运,结得小张做助手,公司的事他少操一半的心。

小张把静娴领进餐馆,进了他和博俊常来这里常包的那一间。

“喂?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哥,你又忘了什么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博俊点点头。天下数小张最了解自己,知根知底。

小张把博俊身边的椅子轻轻后挪,“嫂子请坐。”不等静娴答应,他立即抬头看小宝,“小帅哥,叔叔想坐你旁边,特许不?”

“好,我爱小张叔叔,因为叔叔接我妈妈来吃海鲜。”小宝不解“世音”,天真如实答应。

小张风一样的速度跑到小宝身边坐下,抚一抚小宝的虎头,“你真棒!真懂事!真了不起!”

小宝被夸得乐滋滋,也客道:“小张叔叔真了不起!真懂事!真棒!”

三个大人被逗得都笑出了声。

“点菜了吗?哥。”

“点了,小帅哥点的。”

“你都点了些什么?小帅哥。”小张侧头问小宝。

“点我爱吃的和妈妈爱吃的。”小宝答。

“你爱吃的,就是小张叔叔爱吃的。妈妈喜欢吃的,就是爸爸喜欢吃的。”小张说完,斜顾了博俊和静娴一眼。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三个人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同时进入沉默状态。连小宝也不发一声,要命的安静,一刻钟也很漫长。

“今天谁请客?”小宝的声音打破了僵局。他可是问的很认真,他需要真实的答案。

“叔叔请。怎么啦?”小张答了又问。

“爸爸好久不带我来吃海鲜了。”

“哦,那这一次是爸爸的功劳。”小张笑。

“为什么?叔叔请客,功劳算爸爸的?”

“因为是爸爸要叔叔请的。”

“你看,又赖我了。”博俊指着小张表示不满。

“我还没说完嘛!因为是爸爸要叔叔请的,但是叔叔去恳请爸爸让叔叔请客的。”

“搞不懂,不比我的老师解释清楚。”小宝费解极了。

“不必懂,知道你想吃什么照点照吃就行,不过,可不要吃成小胖子,要不然,六一儿童节的表演就没有你的份儿了,校运会也没有你份了,那可就伤了叔叔的心了。”小张逗小宝。

“校运会没有份是真的,但六一儿童节的节目表演也有胖子,我们班的小胖哥年年上台表演小品,还获得一阵阵掌声,不是胖子就没用啊,天生我材必有用。”

“哈哈哈!小哥们,你机灵鬼。”小张搂了小宝的肩膀大声笑。

“哟哟,我的儿子口才进步不少嘛,你看,小张叔叔都佩服了呀。”博俊也笑着说。

“那当然,名师出高徒,我妈妈,优秀语文教师辅导我,她的儿子当然也要学得好才行。”

静娴微笑在脸上,慰藉在心里。曾经,爱情是我生命的全部,为爱情生,为爱情死,为爱情生不如死。如今,爱情死了,爱情的心奄奄一息。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你,儿子,你是妈妈坚强活下来的理由,生活的希望,生命的寄托。

“儿子,好样的!谢谢你!”

“为什么谢谢我呀?”

“谢谢你那么积极向上,妈妈很自豪。”

“爸爸,你自豪不?”小宝问博俊。

“自豪!当然自豪,爸爸谢谢你,也谢谢妈妈。”

在他们谈话间,服务生已经端来三碟菜。

“痛快(动筷)痛快(动筷),小宝,来,我们开始动筷子。”小张为小宝开好餐具,把筷子放到小宝手心里。

“我先吃大龙虾。”小宝嚷。

“好,给你。”小张把龙虾碟子放到小宝面前。“嫂子,你爱吃螃蟹。”小张又把装海蟹的碟子放到静娴面前。

静娴爱吃蟹,本来应该自己知道的,却是小张知道。把静娴喜欢吃的放到她面前,把儿子喜欢吃放到他面前,都应该是自己知道并随手自己去做的,却是小张做了。博俊突然检讨自己,他确实不是个合格的丈夫,妻子想吃什么,想什么,忽略得差不多一干二净,忙到没有一瞬间来留意这些吗?不是的,那只是个男人自私地为自己找的令自己心安的借口,我也是自私的男人。

博俊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眨了静娴一眼。

“你好。”

“喂,你好。”博俊稍稍提高音量。

“喂,听见吗?喂……”一定通话障碍。

“我先接个电话。客户先生。”他特别说明,来电是男性。

男的女的都无所谓,和静娴没有关系。

博俊走出去。还能远远听见他的声音:

你好,陈先生,抱歉,刚才电话信号有问题

……

“来,我们先吃。”小张对静娴说:“嫂子,我再去点一个清淡的菜你。”

“不用,这样就行了,很好吃了。”

“下次带女朋友去家里吃,嫂子为你们炒菜。”

“嗯,一定!”我一定个鬼啊!向心里敬慕的女人撒谎了,小张心里骂自己。说,嫂子,能遇到像你这样的女孩,我才有心谈恋爱。

这时候,博俊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人。

“娴,你哥来了。”

静娴准备要叫“桑”的,还未来得及开口,博俊身后的桑亮开嗓子先叫了。

“你怎么到这里了?”

“来看看公司,随便看看你们一家子。”桑的口气太像哥了,亲哥哥的口气十足,毫不客气地坐到静娴的身边拉动另一边的椅子,叫他朋友坐下。

“我的这位朋友想尝本地最特色的海鲜味,我就带他来这里了,恰巧碰见妹夫,这不,把我领进来了。今天的午餐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不好意思,平时不知道你这里有支公司,没有尽过一次地主之谊,对不起了。”博俊给桑和他的朋友倒了酒。

“小宝吧?长得真高,身材像爸爸,不错。“他说:“更比爸爸帅一点儿。”

“不是帅一点儿,是帅多了。”小宝理直气壮道。

大家呵呵笑。

“就是比爸爸帅。”小宝强调。

“为什么?理由?”桑和蔼地逗问,假装很需要答案的样子。

“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小宝的话又惹得大家一阵欢笑。

“口才了得。博先生教育有方。”桑的朋友客套赞乎。

“我爸爸没教育我,是我妈妈教育有方,妈妈功劳最大。”小宝又起来特别声明。

“是的。是这样。他妈妈确实辛苦了。”

你今天才懂啊,臭小子。桑心里骂博俊。

静娴一声不吭,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开始转开话题,天南地北侃。

“小宝,快点吃,咱们回家休息,下午还上课。”静娴放下了碗筷,催儿子。

“嗯,好,我再吃两个大蟹。”小宝抓起一个大蟹,熟练地掰开,他还是津津有味地嚼。

“嗯,这回真饱了,叔叔们再见。”他满足地站起来。“妈妈,回去了。”

“各位慢吃,先回去了。”静娴微笑向桑的朋友点头,拉着儿子的手,离开了餐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