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一百一十一 清晨的第一工作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172 2011-10-23 10:42:04

  “滴踏”包里手机一声短信提示音。

大清早的,就来垃圾短信。

信息与经济时代,人们的生活离不开手机,同时手机也是一些人看成无限商机的目标,为了商机,无孔不入,一天里手机就有好几条乱七八糟广告信息来的,何时手机世界可以自由净滤短信,谢绝五花八门的垃圾广告,太期待那一天了。当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你还能挤出一点儿时间时,你能不打开看看“究竟”啊。

也就看了最前三四个字,你还得动手给手机扫“垃圾”。烦,先不理。哦,对了,梁雨姗同学最近成绩下降,计划今天找她谈心。差点忘了,这可是越快越好的事情。静娴嗖起了身,快步走出办公室门。

“哎,梁主任是……以为她……”刚才闲聊时嘴里提到静娴的那位老师表情可实在难堪,指着办公室门外,站在走廊微笑远远向她班里招手的静娴。“我……”该老师自责式捂住自己的嘴。

可这个老师的举动和静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人们似乎都是在议论与被议论中生活下去的,有恶意的议论都不怕,何况自己的同事闲谈般议论自己。不管同事们谈的什么,都是为了融合气氛而交流,静娴从来不介意什么议论,更何况她现在很忙。

没有老师不服,静娴和她的学生之间的交流很默契,校园里,无论她站在那个地方,只要她定住,向班里的教室望去,就马上有学生对应伸长小脖子回望,马上互相传递信息,示意梁老师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接着,就看见班长走到最前面,翘首向静娴望过来,静娴无需叫喊,也不必手舞足蹈任何动作,这么微笑轻轻点点头示意,班长就疾步奔向静娴来。

静娴在忙她的事,办公室的几位老师也继续他们的“事”。

“也许没听见。”有人安慰捂住嘴的那位老师。

“听见了没什么,不是什么坏话。”有人也安慰。

“最主要是梁主任心胸没那么狭窄。”有人更会安慰。

“如此的评价与这样的安慰,才是最到位,最准确的。”芸说。

不过,老师们的这些悄悄话静娴根本就没听见。这一切真的与她无关。她这会儿正专注一件重要的事,再说,别人有别人的言论自由,自己有自己的做人准则,该干嘛干嘛。她就站在走廊上,专心致志的想着她要做的事。

这么一转眼功夫,班长就跑到静娴对面,两步的距离,礼貌的站姿,谦虚地微笑,等待梁老师的交代。这样的礼仪,静娴从未刻意去教学生,可是她的学生就是这么懂礼仪。这,就是为师风范。当老师的,教书育人,言传更要身教,这是在教师岗位上静娴一直用来告诫自己的为师之道。

“早上好!班长。”静娴说,“请你帮老师一件事,叫梁雨姗同学到老师的办公室,可以吗?”

“好!”班长礼貌的点头,转身疾步下楼。她才转身走回教导处办公室,坐下来。

静娴回办公室,坐下来,喝了两口温开水。她有慢性咽喉炎,说话之前,喝点水咽喉舒服些。

不一会儿,一个文静的齐耳短发女生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

“梁老师。”女生细声细气的,腼腆地微微笑。她笑起来,单眼皮的眼睛很可爱。

“梁雨姗同学请进。”静娴向女生和蔼地点头。

“来,把前面的椅子挪过来。”

女生稍稍挪动椅子,做了下去。

“靠近老师坐好吗?”

“好!”小女生站起来,双手托着椅子,轻轻放到静娴的左侧,坐了下来。

“再靠近老师点儿,就像你在家和妈妈挨近而坐一样。”静娴温和地微笑着向女生点一下头。

小女生又挪了挪椅子。这会儿她更腼腆了,高兴,激动,都写在脸上,挨近梁老师而坐,她心里很快乐。

静娴轻轻抚摸小女孩的头发。

“短发好,方便洗,又显得活泼,老师读初中的时候,也是剪你这样的发型,不过你剪的比老师那时候漂亮多了。”

“妈妈帮剪的。”小女孩小手滑了一下刘海说。

“真的?你妈妈手艺真不错!”

“谢谢老师!”小女孩高兴地笑。

“谢什么,改天有时间老师去拜你妈妈为师,以后啊,班里谁想剪像你这样发型的,老师来帮忙。”静娴又抚了抚女孩的前额刘海。

“梁雨姗同学,近段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变化?”静娴微笑,轻声问。

小女孩开始意识到了什么,她有点儿怯生生。

“我,我的成绩下降了。”她两手开始不自觉的擦弄。一个学生知道自己错了,或者自己有点什么让老师不满意了,想到的后果就是挨老师责骂或批评。此刻,这个叫梁雨姗的女生,就是在等待静娴的批评。

“你别害怕,老师叫你来不是批评你成绩下降,而是和你一起找出成绩下降的原因,咱们一起努力,重新把成绩提高上去,好吗?”

小女孩点点头。不出声,但静娴感觉出她心里没有刚才的紧绷了。

“告诉老师,你能找出自己成绩下降的原因吗?”

小女孩沉默了一会儿,说:“老师,我上课开小差。”女孩说完这话的时候,眼睛开始湿红了。

静娴都看在眼里。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面部表情可以掩饰心里的喜怒哀乐,但眼神里是藏不住的。自己熟悉的学生,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未涉世,感情和情绪变化,都是纯净的显露的,一贯细心耐心与学生交流的静娴怎么会不察觉不知道呢。

“其实语文这一科,你的成绩还稳定,就是其他学科成绩下降了。老师说对了吗?雨姗。”

“嗯。”小女孩诚恳地点头。

“告诉老师,你上课走神是想什么问题?”

“没,没想什么。”

“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敞开心扉跟老师说,老师喜欢说心里话的朋友。老师认为老师是你的好朋友。”在学生眼里,静娴是老师,也是朋友。

“我妈妈住院了。”小女孩垂下眼皮,脸色开始暗淡。

“啊?是什么病?”

“不知道。爸爸说一定要和妈妈离婚,妈妈晕过去,就住院了。”

又一个即将支离破碎的家庭。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怎么啦?男人,吃穿住行都无忧的,人就不安份了。

静娴对眼前的学生无限怜爱。女学生的妈妈即将经历她的经历,突然她想,她回来博俊的家是正确的,为了孩子。

“爸爸呢?离开家了吗?”静娴低着声音问。

“没有,他说在妈妈病好之前在家照顾我,但他不去看妈妈,只有我去。”小女孩眼泪脱眶而出。此时静娴有想陪小女孩哭的感觉。自己的婚姻是不幸的,可她真真切切不希望离婚出现在她学生的家长里。

静娴的心揪了一下,眼角有些湿了,为眼前自己的学生的那无可奈何的忧伤,小女孩心里那种痛,也痛在她的心里。而静娴她本身,还多了一点自己的悲感伤悟。婚姻不幸的女人,不止她自己一个。

她轻轻拉着小女孩的手,想给学生最大的安慰和鼓励。她把小女孩拉近自己,一手环抱小女孩的小肩膀,一手给她擦眼泪,“不哭,你一向是个坚强的女孩。”

小女孩极力想收住眼泪,她也想在老师的面前表现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可是泪,还是奔涌而下。

“爸爸妈妈都还很爱你。”静娴为小女孩擦拭脸上的泪水。

小女孩哽咽一会儿,停住了。

“看,你多坚强,说不哭就能不哭。”

“可是,爸爸已经不爱妈妈了。”

“也许,你爸爸有什么想不明白,等他明白了,就会重新爱你妈妈了,给爸爸一点时间,你也努力和爸爸谈心,试着为妈妈挽留爸爸,也许有用。”

“真的吗?老师?孩子可以教育大人吗?”

“可以的,但你得方法恰当。”

“哦。”小女孩露出倔强的表情。

“你一定能战胜生活和学习中的各种压力的,记住,爸爸妈妈都很爱你,无论怎么样,他们共同的愿望就是你好好学习。你也是很爱爸爸妈妈的,对不对?”

小女孩点点头。

“梁老师,您能帮我吗?”

“帮什么?”

“您能帮我去劝说爸爸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吗?”

静娴的头嗡一声,这是她当老师那么多年遇到最难的学生的问题。看着小女孩清澈的眼睛里充满期待,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学生。自己的“同屋不同居”的可笑情况都令自己不知所措,有什么资格去教育他人干涉他人的婚姻?一不是民政局的调解员,二不是他们家里的什么人,凭什么?凭自己作为学生的班主任家庭夫妻恩恩爱爱和和美美作了好表率吗?

“今天放晚学,你等老师好吗?梁老师和你一起去医院看望妈妈。”

“嗯,好。”小女孩脸上浮出一点儿微笑,轻轻回答。虽然她听到的是答非所问,但她心里暖暖的,有自己崇拜尊敬的老师一起去看望生病的妈妈,小女孩觉得这安慰很大,她像是忘记自己问的问题了。

“今天午休好好睡,什么都不要想,下午才有精神听课学习。可以做到吗?”静娴亲切温和地说。

小女孩绽露出微笑更轻松,深吸一口气站起来。

“梁老师再见。”

“雨姗再见。

静娴目送小女孩的背影离开她的办公室门口,心,久久不能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