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一百零八 紧急家访(二)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3155 2011-10-23 10:42:04

  “黄筱同学。”静娴亲切急切地叫唤。她头上的发尖在慢慢滴落让她冷得发抖的雨点。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静娴又举起手,轻轻敲。“黄筱同学,我是梁老师,可以开门让老师进去吗。”

里面丝毫动静也没有。她觉得很冷,打一个寒颤。

“黄筱同学,外面下很大的雨,梁老师现一个人站在你的门口,出来粗心,忘记带伞,衣服湿透了,你可不可以开门给梁老师。或者老师不进去,你出来见老师一下,可以吗?”冷,让她的声音不停地颤抖。

“黄筱同学,你连梁老师都不愿意看见吗?”

“梁老师有什么做不对吗?让你连梁老师都不愿意看见,可是梁老师想见到你,告诉梁老师,是不是梁老师做错什么了,你才不愿意开门见老师。”

“老师,老师现在……”静娴打了个喷嚏。“老师现在真的很冷。”

终于,听见房间里有脚步声,向门口靠近。

静娴喜上眉梢,她相信自己的学生理解尊重和自己,也相信自己。因为她明白,尊重是互相的,理解亦如此。

一个高个子的男孩低着头,轻轻打开门,缓缓抬头,看了静娴一眼,看见静娴落水湿透的模样,眼里露出惊讶,有一股强烈的歉意略从他的眼神里过。他转身回房间里,坐在书桌椅上,背对着静娴。

“我可以进来吗?”静娴请求。

“嗯!”男孩低声应。

“那梁老师进来了。不过,很对不起,老师刚才淋了雨,弄湿你的地板了。”

“没关系,梁老师。”

男孩愿意说话,静娴心里很高兴。她打量了男孩的房间。

“梁老师,您坐。“男孩站起来,他已经感觉到静娴站在他的身后,赶紧站起来,把椅子让给静娴。

“不,梁老师站着,衣服太湿了。”

“梁老师,您坐吧,没关系。”

“谢谢。那,黄筱同学,你一定坐在梁老师的旁边,离梁老师近一些,好吗?”

“嗯。”

男孩坐在他的床沿,面对静娴而坐,他的头埋的很低,但不表示他在思考什么,仿佛已经知道即将又接受一场批评,而他作好了无所谓和挺得住的心理准备。静娴则看出一个青春初期的男孩,叛逆中的纯洁和可爱。

“梁老师不仅仅是你的老师,更希望自己能是你的朋友,你心里所想的梁老师都能理解,都能接受。你心里所难受的,梁老师都能感受得到。”说完,她注意到了,男孩一点儿也不反感自己刚才说的话。就接着往下说:“黄筱同学,梁老师真的希望有机会自己和你成为真正的朋友,交心谈,全都心里话,不知有没有这个幸运?真的!作为一个老师,学生愿意和她说心里话,那是她的幸运,也是做老师最大的自豪之处。”

男孩不作声。

“黄筱同学,老师可以对你说心里话吗?”静娴问。

男孩重复今天晚上从他嘴里出最多的一个字。“嗯。”

“谢谢!”静娴说:“梁老师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用心来回答,像老师的心一样真诚。”

“梁老师,你说吧。”男孩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

看到男孩开始愿意嘴里多吐字,静娴赶紧接话,问:“你可以对老师说心里话吗?”

男孩低头沉默不语。没表示反抗,也没有表示认许。

“首先,梁老师向你坦诚,你的妈妈已经告诉老师你写信的事了。”

男孩搓动手指,脸刷红了,头埋得比刚才更低。

“老师一定要告诉你,这不是坏事,也不是羞人的事,真的,很正常。”静娴说。“喜欢一个女孩,说明她的身上有让你欣赏的优点,有什么不对呢?”

男孩听的真真切切,他先怔了一下,也许是他怎么也未料想得到,他认为他的妈妈是请班主任来支援和她“并肩作战“对付自己的,静娴却恰好相反,立场站在他这一边。他脸儿不红了,但他不敢眼睛正视静娴,两只手不自然地相互搓来弄去。脸上已经没有为静娴打开门时痛苦的神情。

“爸爸和妈妈怕你变成坏孩子,太心急,说了不恰当的话,他们有错,不过现在他们冷静思考后,已经理解你了。因为,他们也是曾经从你这个年龄成长起来的。”

男孩抬起头,泪眼汪汪问:“梁老师,您知道我写情信给女生,不认为我是个不听话的坏学生吗?”

“不是,绝对不是!梁老师眼里没有坏学生。你更不是,你助人为乐,是班里唯一连续两年被学校评为优秀团员的男生呢,梁老师谢谢你给班级争光了。”

“他们骂我。”

“他们?”静娴半愣,马上明白过来。“不,他们爱你,你是爸爸妈妈唯一的孩子,你是他们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骂是不对,但爸爸妈妈确实是因爱而焦急才对你做出不恰当的反应。我们不是学过这句话吗?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不能只要求父母亲宽容我们,我们也要学会宽容父母亲。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理解互相宽容,更何况,他们是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亲。你说对吗?黄筱同学,梁老师的话对不对呢?如果你觉得梁老师的话说得有道理,请你点个头。如果,你觉得老师的话有错的地方,请你指出来,咱们一起探讨,好吗?”

男孩两眼滚出了泪,大颗大颗,嘀嗒嘀嗒往下落。

他肯哭出来了,这就是好事,静娴坐着不动,任男孩抽泣落泪,让他释放心里的压抑。

等男孩眼里的眼泪变少的时候,静娴赶紧为他擦拭眼泪。男孩还在使劲抽泣。

“哭吧,把心里的压抑都放出来!”静娴温和地说。她就这样坐着,亲切地看着她的学生抽泣,她知道,此时正值青春初期的男孩,他们的困惑,心里的压力沉重绝不亚于成年人。

“你的房间很整洁。是你自己整理的吗?”静娴问。

“嗯。”

“做得很好!我们班的男同学都像你这样爱干净整洁,多好,不说男同学,有些女同学也不一定能像你做得那么好。你真行,爸爸妈妈省心多了。”

男孩停止了抽泣,平静了许多。

“黄筱,你一定饿了,妈妈告诉老师你没有吃晚饭,现在就上去吃晚饭,然后做作业好吗?”

“嗯。”

“走,老师跟你上去。”

“梁老师,你回家吧,你湿透了,会感冒的。”

“没关系,老师没事。”

“梁老师,对不起。”

“没有呀?那你一定好好吃饭啊,这样梁老师才放心回去。”

“嗯,梁老师您放心,我好了,没什么了。”

“那好,你到厨房吃饭,老师上去和爸爸妈妈说说话然后就回去了。”

等男孩上了四楼,没有脚步声。静娴才走进他们家三楼的客厅。

“二位好。”静娴站在门口。

“哎呀!梁老师,您进来坐。”

“嗯,谢谢。”

“黄筱同学已经上楼吃饭了。”

“谢谢梁老师,真的谢谢你。”

“一点小帮忙,也是我做老师分内应该做的,不要说谢谢。”

“我想请问一下,黄筱同学给女孩写的那封信还在您手上吗?”静娴问男孩的妈妈。

“噢,在,在他爸爸那里。”她指着男孩的爸爸。

“哦。”,静娴礼貌地向男家长点头。

“怎么办?这件事,梁老师,我们该怎么办?”男孩的妈妈焦急地问。

“这样吧,二位家长,我根据多年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对孩子成长的了解,谈谈自己的看法,希望能在孩子的家庭教育方面给二位一点点帮助。”

“好,老师您说。”男孩的爸爸客气而礼貌地说。

“孩子不同的年龄阶段,教育的方法方式也不同。”

“小孩现正处于青春初期,互相萌发爱慕之心是成长的正常心理反应。所以,黄筱同学喜欢女孩也是正常的心理反应,早恋难以避免的,关键是我们发现后,正确引导和教育。不然,给孩子造成的不良后果,比早恋还严重的。”

“哦……”男孩的妈妈恍然大悟般的长长哦一声,然后疑惑地问:“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想想,我们也是这样从青春初期成长过来的。”

“可那时候我没有早恋呀?”男孩妈妈刚听完静娴的话,就马上说。

“是的,也不是所有的孩子在青春初期都早恋,但是早恋不代表这个孩子是变坏了,那是他把纯洁的情感集中在一个异性身上。如果任其发展当然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但是我们不能用武断粗暴的手段去斩断,那样极有可能事得其反。”

“哦。我们做父母的不懂这些,麻烦老师了。”

“这样好吗?黄筱妈妈,一会儿黄筱同学吃完饭回房间写作业的时候,您到黄筱同学房间去把信还给他,并且对二位的前面行为向他道歉,可以吗?”

“什么?让我们向他道歉?做错事还让我们做父母的道歉?”

“我常常向学生道歉。”静娴笑。“其实我们的做法也不一定全对。为什么不能道歉呢?只有我们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孩子才会思量他自己的错误并且勇于承认。”

听到静娴这一句话,男孩的父母终于微作思考立即点头认可。

静娴辞别了学生的家,在返回的路上,今晚工作之外的时间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而开心,的士里的她忘记了自己是个浑身湿透的雨中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