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一百一十二章 迟来的理解

我可以再拥抱你吗? 雨茗斋 2625 2011-10-23 10:42:04

  “几点放学?我去接你!”

寥寥几字,却能看出博俊心意满满。可是,博俊接不接,静娴还真不在乎。

心里有过这个希望加盼望,只不过,那已经是太遥远了,远得她都忘记曾经是多么多么多么地期待下课放学,走出校门时,能看见博俊的身影出现在校园门外等她,如果那时候有这样的情景,该是无法言表的幸福。

人很奇怪,总是失去才想挽回,这是贪欲之心引起吗?有的时候,觉得可有可无,无味,厌烦,失去了,可惜,自己还很需要。

“我几点放学,你从来都不知道吗?如果从来都不知道,又何必问?别浪费你的时间了,我赔偿不起!”

回了信息,静娴低头咬了下唇。谁稀罕你来接。她心里彻底这么反感。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习惯了你的漠不关心,我的工作和生活规律你不是一直都当不存在吗?确实,你从来都不知道,你从来都习惯我的付出,你觉得我应该像一个佣人存在于你的家,佣人还拿你工钱,我不图你什么,无怨无悔付出,结果是什么?你给过我多少关心?我是女人,是个女人,那时候渴望需要你的关心,你的温柔,你的绵绵爱意,我希望过,盼望过,渴望过,现在,真的不稀罕!怎么现在总来烦我。

女人的爱情就是这样,当被无情的伤害,心,就在绝望中死去。爱情也成了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

如今博俊的关心,静娴不习惯,不喜悦,外加不由自主地排斥。

本来想再发条信息说:没必要。我习惯自己回家。但还是算了,多余,累了自己。

看看发送成功的短信,静娴发现有些不妥。她认为应该重新修改里边的字眼。于是再补充发一条:我自己回去。她意识到了,那不是她的家,是为了孩子而借住的地方。

“回家”她终于重新把这里当成家了!博俊好不兴奋,他认为,是他退让和妥协,慢慢消除了静娴对他的怨恨,他认为功夫不负有心人的道理很正确,这是静娴开始接受他的兆头,必需趁热打铁。

“给我体贴你的机会好吗?就算是回报你回来后照顾我。”

博俊回了这个信息时,正好收到静娴补充而来的第二条信息。他还未来得及打开静娴的第二条信息,第三条已经到手:

“我回来可不是为了照顾你,我没有那么伟大。”

博俊赶紧摁字:

“可是你已经照顾我了。”博俊以为,这样的真心话能够有一点点的感动静娴的作用。

静娴回应:

“我在你家所做的,只因为你是我孩子的爸爸,仅仅如此!!!难道你不明白?你不必感恩,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恩,我承受不起!!!我上课了,请勿打扰。”

刚刚起了温度的心,重被冰淋冷却下去。博俊心里的那种滋味,包括他谁也形容不了。

上完两节课,静娴是在批改学生习作。博俊的短信确实打扰了她。博俊偶尔的关心“仪式”让她心情很糟糕。难道要她感恩吗?别人这么做,是该感恩,对博俊,他是世界上最特殊的人,她已经感恩不了,感动不了了,更不希望他这么做。也别对她说关于孩子以外的话更好,

她把手机放到包里,决心就算博俊在发点儿什么也不再拿出来看。

坐着坐着,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她突然想和博俊狠狠地吵一次架,她需要发泄。这迟来的“关心”算什么!到底算什么!

静娴又拿出手机,手机按键的声音急促而烦躁,一条充满冷酷的短信,正在发送——

体贴?我渴望你的体贴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在冷风中彻夜不眠苦苦守候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我知道那是我的错,我犯了大错。所以我一直在请求你原谅。”

“我没原谅过你吗?”

“你原谅过了。”

“我原谅后你又怎么做?”

……

两个人的短信像矛和盾,一个进攻,一个退守。退守方以沉默的停止收场。

静娴很想摔什么东西,她发觉自己忽然暴躁极了,她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教科书,摔在地上,又马上捡起来,十分怜惜地轻轻吹,小心地抹了又抹,放回桌子上。这是静娴第一次冲着无辜地东西发火。她自认为此时自己是很糟糕的一个人,竟然如此控制不住情绪。要是被其他老师看到了,该多可笑。

从未向第三人诉说过爱情的失败和婚姻的不幸的静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委屈和痛苦汹涌而至,她一口气把一条长长的短信打完,发送到博俊手机中:

除了恋爱的时候,我没记得你给过我体贴和柔情,曾有的激情,也随着婚姻的开始逐渐消失。我也想过,平平淡淡才是真,可你给我的是平淡吗?你连平淡都不愿意给我,你给我的是冷淡冷漠,何止是冷淡冷漠?那是刺入骨髓的痛!多少次无情的伤害!也怪我,从小就喜欢文学类,读过太多的婚姻家庭美满的故事,看过太多的幸福爱情文学书,用全部身心去崇尚爱情,以为忠贞不渝的爱你就得到你忠贞不渝的爱,以为委屈和承受,能唤回你离去的心,可是你的心却越走越远。伤极深!痛极至!我从殉情的边沿线上回来的那天起,以及现在的我,已经找不回当初的感觉,我们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你又何必这样来折磨我?如今你的“关心”是一把刀,刺痛我,我不需要,请别继续深刺,我无力承受!

一字一字地读,一句一句地念,难得她那么愿意跟自己说话,博俊认为自己该高兴也该难过,更该认真对待。

当他往下继续念读信息,那字里行间,那大大的问号,那长长的感叹号,哪里是幽怨,简直是血泪的控诉。

博俊的手有些软,软的微微颤抖。手机变得越来越沉,从他掌心滑落到办公桌上。头重重仰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臂也重重垂在两边,如同刚刚干过二十四小时的体力活,筋疲力尽到不能深呼吸。

争吵的退守方博俊以无言以对而宣布失败了。

如今的静娴,只能用短信来和博俊争吵,站在博俊面前,她不想说话,也无话可说。其实她根本不想吵,她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啦,心里的定律乱了阵脚,就是已经强忍了仍忍不住。

她放下手中的红笔,趴在办公桌上,心里问自己:我是不是患狂躁症了?怎么不能淡定地面对他的所有语言呢?我真是太软弱太不堪一击了!

正好一位老师经过门口,他停了停脚步,犹豫一下,还是走进去。

“梁主任。”他轻声叫,静娴没有听见。

“梁老师。”他再次轻声叫。静娴隐隐约约听见,她赶紧抬头,撑起身子。

“你好方老师。”静娴微笑着打招呼。

“梁主任,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没事。”

“可是你看起来很困倦,你可能工作太累了,注意休息啊。”

“嗯,谢谢!方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看见你异样,与往常状态不同,担心你。”

“真没事,真的很谢谢你那么关心我。”

“同事之间,应该的,那我去上课了。”方老师转身走出去,回头对静娴笑一下。

放学时间到了,校园洋溢着学生欢呼声,教师办公楼的楼梯不时传来两三个老师的谈笑声,或互相诉说自己班上的某某学生的思想学习变化情况。

静娴最后一个离开办公楼,她此时已经忘记了博俊说来接她的事,直径走出校门。

校门外没有博俊的人影。他应该不想让静娴讨厌他的赖皮,说不让来接还来。博俊迟来的理解,真的太迟了。

静娴自个儿步行。她加快步伐朝她为了孩子而“借宿”的地方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