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七十五章:变数(四)

玛拉国诺拉 暮蓿 1649 2013-09-08 10:36:40

  黑夜中我努力的找寻那一抹最初的亮光,用尽全力去拥抱它,最后才发现靠的太近,反而更容易灼伤自己,同时也伤害了旁人。

我躺在沙修王的怀中,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看不清这真实的虚幻。

“为什么你以前不告诉我这些呢?诺拉,是我不好,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你放心今后有我在,就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了。”他在我的耳畔轻轻的呢喃着,我听在心里不知是温暖还是冰冷。

看着房中纷繁的灯光,是那样的明亮,刺痛了我沾染尘世的双眸。拂去脸上未干的泪水,不管如何为了索菲娅,我也要与他和好,毕竟索菲娅的事还需要他的帮助。

“我怕……”

“你怕什么?有我在,睡会动你分毫。”

他说的如此的信誓旦旦,以至于我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罢了,罢了,是真是假就让它永远的深埋进这肮脏的尘世。

“我怕你知道后会离我而去,我怕所有的一切都将随风而逝,最后只剩下我一人,独活于世间,忍受无止境的孤独与寂寞。沙修王,我真的好怕,怕这虚无的人世。”

“有我在,你不必担心,从此我护你周全,任那山崩地裂,我也要救你出黑暗的深渊。”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曾经也有一位男子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可到最后,将我推向了悬崖的边上,我努力的呼喊着他,希望他能来救我,可他就那样默默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看着我忍受所有的痛苦。

我诺拉此生再也不会相信所谓的爱情,爱情不过是两个人相互利用的借口。

爱是人们自杀的毒药,是痛苦的根源。

故佛曾说过: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可是世人有怎会如佛一般,看清这爱恨别离,贪嗔痴恋。索性我也放下这所有的背囊,融入到这看似真切的怀抱中

沙修王若我再次以真心待你,你还会爱我吗?

月色朦胧中,繁华的灯光下,缠绵的身体互相拥抱,感受这人世的极乐。

因昨晚的事情,我与沙修王的关系也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也不似从前那样只是表面上的温和,是心里的那种感觉。

中午吃过饭后,心里很是放心不下索菲娅的事情,愁眉不展的样子,只是在园中来回的踱步,连沙修王叫我得时候我的未曾听见。

“在想什么呢,这样愁眉不展,是有什么心事吗?”他温柔的询问道,以表示对我的关心。园中有风吹过,卷起层层花香,铺卷进我的脑海之中,花香能使人的心情舒畅,我努力的吸允着,释放全身的疲惫。

我权衡再三,此事还需要他的帮忙,变将索菲娅被绑架一事说与他听,中间只是省略了与阿塔娜有关的事情,毕竟在我的心中还是有所顾及。

他听完我的诉说之后,略略沉思了一下,他探寻的问道:“此事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知道?”

我思忖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他,希望他能给我提供更有力的信息,也不枉我信任他一场。

“还有阿塔娜,并且我们也怀疑此事也是她所为。”

“哦?!她与索菲娅向来无所争执,即便是因为嫉妒也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险,而葬送了她自己富贵的前途。”

“或许是因为我的原因吧?我与阿塔娜的恩怨并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的清楚的。”

“你的意思是说阿塔娜因为你而迁怒于索菲娅?”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吧。”

他站在花园中一言不发,眉头紧锁,他俊郎朗的面容上因为思考问题而变得有些忧郁了。

风吹落园中的花瓣,翻飞在晴朗的空中,犹如迷彩的蝴蝶,扰乱纷繁的人世。

发丝轻轻撩起,眼眸中尽是苦涩的滋味。我,乱了这世间得所。

下午的时候我们便与亲王和夫人告别,我们并没有说是因为索菲娅的事,不过他们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他们看到我们一起离开,心里也是高兴的。

晚上,墨尔赫特府,厅堂。

白色的灯光下,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暗淡无光,愁云惨淡,屋中寂静一片,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激荡在每个人的心房中。

“现在警方还未找到索菲娅,因此我们更要机警才是,绝不能让别人占了先机。”沙修王首先打破了这寂静的氛围。

“到底是谁这样狠心,想要绑架索菲娅?她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纯真,若有什么不满大可以冲着我来,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怕什么!”我从未见过暖夫人这样,她一定是伤心透了。

再看看雷诺,他脸色越来越憔悴,原本帅气的脸庞,此时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感。

听暖夫人说,自从索菲娅出事之后,他就变的沉默寡言,终日待在索菲娅的房中,独饮思念的酒盏。

相思如风,带不去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