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九十章:混乱的人生(五)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038 2013-09-08 10:36:40

  清幽的古寺梵音,余音袅袅,萦绕在耳畔,洗涤人们心灵深处的灵魂,檀香的雾泽弥漫在寺庙之间,这里是人间极安静的地方,人们来到了这里,放下心中的怨恨,放下心中的烦闷,放下功名利禄,只求得到一方平安,一方清净。

自从索菲娅死后,我便常常来到这里,以求得到内心的安慰,毕竟索菲娅的事,也并非我所愿。明亮的大殿内,赤金佛祖的真身安然的坐在莲花宝座上,他双目微微开启,平静的面对世界所有的一切。

“我佛慈悲,诺拉自知罪孽深重。望佛祖宽恕。”我跪在铺垫上,想佛祖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以祈求佛祖的原谅。

“你让我来该不会就是听你在这忏悔的吧,要知道,佛祖要是灵验的话,就不会让你我姐妹二人,饱受诸多苦难了,还拜他做什么?”她一样都是如此,孤傲冷清,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即便是我这个姐姐,也曾被她奚落过。

“你呀,就在这乱说,要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做了那么多坏事,会受到惩罚的。”我温和的对她说道,希望能让她收敛一点,毕竟她太过张扬了反而会对我们自己不利。

“知道了姐姐,下次我会注意的,我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又岂会真的对佛祖不敬呢?我们玛拉国对佛教如此推崇,我又怎会不知好歹。”

“知道就好,只是怕你得意忘了形。”在我眼中她永远都是那样的小,好似长不大一样,可是见过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子,即便美如娇艳,妖娆万分,也是一条美女蛇罢了。

可是她的内心又有谁人能真正明白呢?她的苦,她的恨,她的怨,不比我的少,我们的心里都是苦的,我们虽然笑的很开心,心里却是越痛,我们同样讨厌谎言,讨厌虚伪,讨厌算紧,可我们却不得不那样做,生活亚的我们几乎都喘不过气了。

看着她笑的那样的开心,如盛夏的娇阳,照暖大地的芬芳,心里在想,上一次她这样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已记不清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时候我也很懊恼,我是个姐姐,却保护不了她多少,我不能给她温暖,不能给她美好的童年,是我的错。

“对了,你让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停止了笑容,瞬间便蒸发在太阳的灼热中,融入了这万山遍野中,现在的她又是孤傲冷清的,让人靠近不得。

“我是想说,帕罗有可能知道了我的身份。”

“帕罗?!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回答让她有些吃惊,她根本都没有想到,帕罗会知道我们的事情,毕竟这个男人是她最爱的,即便帕罗并没有真正的爱过她,她依然一如既往。

她犹如飞蛾扑火,明知道越是靠近,离死亡也就不远,可是她还是奋不顾身往前飞,那篇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我们都是一样,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抛弃所有,可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呢?我和她都是苦命的人。

看着她惊讶的样子,我慢慢的说道:“我也不大清楚,我也只是猜测,因为今天他见我的时候,我从他的口气和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一些怀疑。”

她默默的听着我说的话,没有任何语言,我想她一定是想念帕罗了,她曾经那么爱他,为了得到他,她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与我为敌,她的心机可加一般。她对我的折磨,在我知道她是我妹妹之后,我便不再恨她了,因为我也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姐姐一定要小心才是,千万不要让他看出端倪了,不然我们就算是白忙活了。”

“嗯,我知道,你也一样,若他找到你,你也一定要小心,不要说漏了些什么。”

“呵呵呵……他有怎会找我。”她苦苦的笑道,悲凉的不带任何感情,仿佛从坟墓里吹拂的凉风,让人从心里感到一阵悲凉。她好比一朵孤影的花,开在亡途的路上,牵引孤独得亡魂,其实她自己也是万千孤魂的一种,只是没有人牵引着她,因为她太过悲哀了。

她的爱,她的人,都是孤傲又殇念。

我见她有些忧愁,拉过她的手,关切的的说道:“怎么了?说不定他真得会去找你呢?”

“姐姐,你不要再安慰我了,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些什么,他是不会原谅我的,也是不会来的。姐姐,那时候我真傻,为了他还和你为敌,还害得你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姐姐,是我不好。”

我见她有些伤感之意,抚慰着说道:“不要再说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也没有什么,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况且,我们以前也并不认识呀。”

“姐姐……对不起……”

“好了,不要再这样了,从今以后,我们要好好的在一起。”我用手轻轻擦拭她眼角将要滴下的泪珠,心灵万分惆怅,过去的阵的能过去吗?那我和帕罗还能相爱吗?

“谁?是谁在那里……”忽然我看到一个身影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等到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跑了很远,我能看到的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

她被我这样说道,也惊了一下,忙向我问道:“是谁?”我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的注视着那个人远去的方向,我的心里有些慌张,深怕被别人看穿这虚无的面具。

我和她相互看了一眼,便了然于心,彼此说着些各自小心的话,之后,我们便分开了,走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忐忑,不知该如何是好,若真的是被发现了,那要怎么办?难道要像对付索菲娅那样,对付这个逃窜的人吗?

心里有了一个小小的念头,我到时希望,这个人我永远都不知道他是谁,因为这样我便不会有愧疚感了。这是个恶魔的念头。

我慢慢的走下寺庙,夕阳的余辉将真个寺庙染的血红,让人看的很是触目惊心。我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寺庙,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