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零三章:惊天(四)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086 2013-09-08 10:36:40

  我走到她的面前,向她含笑着说:“在过几日就是母亲的生辰了,所以我想提前几日过来向母亲祝贺。”

“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的生辰,真是难为你了,别再那站着了,快进屋里来,暖和暖和。免得冻着凉了。”她一边笑着对我说,一边做出请我进去的姿态。也真是可笑,又谁进自己的家门,还需要受到别人的邀请吗?可见在她的心里,还是并没有万全把我当成她自己的家人。正当我要进入厅堂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身着一件黑色的西服外褂,配搭一条深黑色的裤子,分明的脸庞上,隐约可见几条细小的皱纹,岁月不饶人,几年都未曾见面,如今再见时已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雷诺墨尔赫特,这个家族里的男丁,深爱着亡妻索菲亚沙瓦里拉,虽说他们并没有成亲,但是在雷诺的心底,她早已成为了他的妻子,他深爱着她,愿赴汤,愿蹈火。他们的爱曾深深des打动着我,可现在他也成为了一个断肠的人了。

他一度是我最崇敬的大哥,可是我这妹妹却三番两次的想置他与死地不可,我是不是太狠了,是不是太不识趣,太不通情达理了。可我也不想这样做,每每在夜间入睡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都会出现一个模糊的场景,一个挥之不去,一个令我心神不安的场景。

大火,到处都是火焰,燃烧着希望,也毁灭着希望。

我见是他,故意扭转头去不愿意看到他,也不愿意和他说话,是心里在做遂吗?还是自己觉得对他亏欠的太多了,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是他却不是这样想的,他走上前来,用身体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有意避免,可他根本就没有要放行的意思。

“哥哥,妹妹要过去了,请哥哥让开一下,让我进去吧。”我低声委婉的说道,尽量不和他发生任何冲突,毕竟是我理亏在先,若他想要挑起事端,我也无可奈何,我欠他的,终究是要还的。

“哥哥?……哼,谁是你哥哥,你不过是父亲从草地中捡回来的野物罢了。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声哥哥呀!哼……”求求你,不要这样说我,我不是野物,我是活生生的人,你不要我叫你哥哥也可以,只是不要再这样说我了,我心真的会痛的。

“那么雷诺先生,我可以进去吗?”我恭敬的向他说道,表现出主客的身份。既然你不让我叫,那我就不叫好了,免得你生气我也不好过。

他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他的眼中深深的闪过一丝恨意,在他的面前,我犹如蝼蚁一般,而他则犹如那原野上一头暴怒的狮子,等待着扑倒猎物的那一刻。“你们都杵在那做什么呢?”暖夫人此时早就进入了厅堂,见我还未走进来,便催促了几下,暖夫人可能好不知道我与雷诺,其实早就闹翻了,只是不想在暖夫面前显露出来罢了,免得她替我们担心。

“我只是许久未见到妹妹了,心中甚是想念,想与她多聊些,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雷诺大声的说着,尽量让出在厅堂中的暖夫人能够听的见。

“原来是这样,那快进来说吧,外面那样的冷,仔细着凉了,快进来吧。“暖夫人关切的说道,是那样的细心,让人听起来心里感觉暖和了许多。暖夫人,我真的不敢相信,以前的事情都是你做的,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一切或许都是擦测吧,一切都是一场梦境,或许等我醒来得时候,我还是坐在青石板上的妙龄女子,等待着我心中期盼已久的心上人,来到我的身边,将我带离这里,走向我们所共同幻想的世界。

“恩,知道了母亲,我们这就过来。”他大声的朝着厅堂说去,之后在我耳畔轻声得说道:“你给我小心点,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的言辞犀利,狠辣,仿佛真的不曾将我这个妹妹放在心上过。我笑了笑,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都只是想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不过在相互保护的时候,我们一不小心碰撞到了一起罢了。

我也小声的对他说道:“你放心她是我的母亲,我有怎会去伤害自己的母亲呢,雷诺你多虑了。”我说完之后,变先行他一步走进了厅堂,独留他一个人在后面发呆,细细品味我刚才说的话。

屋子里的一起都没有变,还是如以前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看来他们的生活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他们会有多大的能耐呢?屋子里因为安放了暖气,而显得暖和了不少。屋子里飘散着一股花香的气味,让人闻起了舒服了不少。

大家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看书都很高兴,实则是个怀鬼胎,有道是,同床不同梦,人们算计别人,也不过只是这些计量。箬一直在忙着摆放着一些补品,都是我细心准备着的,以表达对她的孝意。

“诺拉,都是自家人你又何必破费呢?”暖夫人带这些责怪的语气向我说道,似乎在怪我不该乱花这些钱。

“正因为是一家人,所以才要这样呀,不然的话,我有该怎么向你表达出我的孝意呢。”我这样说着,她也拿我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只是笑了笑。而一旁的雷诺则遗言不发的坐在那里,默默的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似乎想从我的言谈举止之间,找出一点的破绽,哪怕是一丁点,他就可以将我彻底的扳倒,可是我又怎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呢。

玛拉国这一年的冬季似乎很漫长,雪静静地下着,淹没了所有的一切,世界一片寂静,静的让人有些害怕。我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雪簌簌的下着覆盖了我来时的路途。

箬轻轻的走了进来,用嘴里吹出的暖气来给自己的手取暖,“夫人,外面的雪下的可大了,都快淹没了石子路,外面也渐渐变得冷了许多。”

“是呀,这么大的雪,外面一定很冷。”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似乎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那一地殷红的血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