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零四章:惊天(五)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104 2013-09-08 10:36:40

  地上白白的雪花,渐渐变成了殷红的鲜血,慢慢的流淌,流淌进我的身体,流淌进我的脑海中。那张在熟悉不过的面孔,瞬间出现在我迷乱的脑海中,她的眉,她的眼,是那样的清晰,想要用手去触摸她冰冷的脸庞,却又不敢。

我望着那张脸,惊讶的往后退了几步,不可能,你不可能活过来的,我明明看着你渐渐丧失了气息,亲眼看着你躺在我的面前,一动也不动。我的瞳孔慢慢的睁大,像是将要溢出来似的。

我的脑子,我的思想,我的灵魂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崩溃,曾经的象牙之塔,瞬间倒塌,一起埋葬在这个孤独又冷漠的冬季。

箬见我如此的惊慌失措,赶忙上前将我扶住,关切的向我问道:“夫人,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反手紧紧的抓住她,像是抓打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死死的拽着她的衣角,怎么也不肯松开,我怕一松开,就会沦落到无底的深渊。我惊恐的向她说道:“我看到了她,她就在那里,她一定是在怪我,怪我没有好好的对她,怪我最终是负了她的情谊。”我的脑子中一片混乱以不知道这是何天气,是何世道,我惊恐不安的看着箬,希望从她的眼中得到一丝一点的安慰与期许。

箬看到我这个样子,也是十分的着急,只是一味的安慰我说道:“夫人难道你忘了她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难道你忘了?”

“她走了……她真的走了吗?”我疑惑的向她问道,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拽住她的衣角,不肯放手,怀疑她只是骗我。我已经害怕不想在被人欺骗了,那种感觉真的好痛,原以为拥有了全世界,谁知那不过是玩弄自己的一种把戏而已。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满身疤痕的自己,流淌在岁月的长河里,随水而漂,漫无目的,只是希望能有人将我轻轻的捡起,带回家中,给我一丁点的温度就足够了。

“嗯,是的,她确实走了,难道你忘了,是你亲手把她送走的,送走在那个寒冷的冬季。”听着她说着,我的眼睛仿佛看到了那一年的雪花飘落的地方。

我松开拽住她衣角的手,缓慢的站了起来,悠悠荡荡的走到了窗前,窗外是洁白的雪花,肆意的飘散在天地间,那温暖的泉水是我对过往的追思。洁白的雪花犹如一朵朵洁白的茉莉花,洋洋洒洒在天地之间,尽绘成了一副副唯美的画卷,茉莉花,高洁的象征,是生命最高的境地。

是啊,她走了,是我亲手把她送走的,她会不会怪我,怪我负了她的一片真心,心在痛,犹如针扎,不愿意回忆,不愿意去想,那些个血淋淋的事件,是我毕生的痛楚。

她走之后,我诺拉再也不会有朋友了。再也没有了,从此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人,所有的痛苦,只能淹没在肚子中,随着时间的迁移而风化,直到在没有我的身影,到那时,我或许也就不在了。

那一年的雪花落了一地的忧伤,那一年的冬季也是想在这样的漫长而又寒冷。

那一年,我再也不是我了。

玛拉国,佛历2146年,大城,墨尔赫特府,阁楼中。

沙修王搂着我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纷纷繁繁的雪花,静默的下着,划出天地间一片忧伤的印记。我依偎在他的身旁,脸上挂着的是幸福的笑容。我们刚结婚不久,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他用手轻轻拂去落在我脸庞上的发丝,一个潮湿而冰冷的吻,印在我的脸上,曾有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此间最幸福的人,沙修王,我此生能够遇到你,也算是将世界的风景看了个遍,因为你就是我的世界,我心中最温馨的世界。

我曾一度以为帕罗会是我的世界,可是我发现那不过是我的一个劫,一个桃花红颜劫。世间的一切,都不会如我们所想的那样简单,我们往往认为最终肯的,老天爷却便便不会给呢你它一定会让你尝尽世间百态,忍受诸多痛苦因为它要给你的一定比你现在所拥有的更加的好,更加的幸福。

“诺拉,我此生有你,以足矣。即便日后你要离我而去,我也不会怨你,因为那是你自己做的决定,你一定有你做的决定。”他淡淡的说着,可是我分明是感受的到,他语气中的悲凉与心酸,沙修王,你对我真好,我诺拉此生真的无以为报了。

我躺在他的怀中,幽幽的说道:“沙修王,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我只愿你好好的就可以了,其他的我别无所求。诺拉,你要记住,即便是最后我先离你而去,你也要好好的活着,为了你自己。”

“沙修王,我不愿你这样说,你知道吗?你这样说,我心里真的很难过,说什么你要离我而去,我不准,也不愿意你这样做。难道你忘了吗?你曾说过,你会等我,等我回来找你,一起看华富里府的海棠花。”

“我没有忘,我一直都在记着,我也会一直等你,等你真的回到我的身边。”他再次将我深深的搂紧,在他的怀里,我再也不会感受到冬季的寒冷了。

“诺拉,我真的会等到那天吗?”小声的呢喃,听在心里却是格外得疼痛,撕心裂肺的痛。沙修王,我会爱上你吗?窗外雪花簌簌的下着,似跌落凡尘的精灵,带给人间以惊喜。若时间能在此时停止该有多好,这样或许我与沙修王在一起待的时间就会长些,或许我就会真正的爱上他,没有悔恨,没有悲伤。

“咚咚……”一阵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个甜蜜的时光,打开门一看,却是索菲娅站在门口,她见沙修王也在我房间内,稍有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原来王也在这里,真是没有想到呀。”她说完还不忘朝我,笑了笑,表示一种很深的友好。

那时我与索菲娅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可事事哪有顺心的,表面看似繁华的东西,其实内里早就一片空虚了。

那时的那时,早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声长长的叹息,感慨万事皆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