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命之花(二)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185 2013-09-08 10:36:40

  “没什么大事,只是在街上的时候碰见了查理府的管家,开着辆轿车奔驰而去,听街上的行人说,是查理夫人难产,需要医生救治。”

“哼,谁让你说话的,我与母亲说话,你又在这干什么?”我上前一步,本是很轻声细语的向他解释在街上所发生的事情,可谁能想到雷诺却这样好不领情,泼了我一顿冷水,让我从头凉到心,全身上下,不寒而栗。

我听了他这一顿呵斥,缓慢的退到了暖夫人的旁边,心里却是好生难受。我与雷诺以前是何等关系,如今确实这样陌生,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见面就这样:与他推向了深谷的边缘。

当我转身离去的时候,他最后还是对我说话了,“诺拉,不管我们到底是怎么了,但请在我母亲的面前,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吧,不要再让她老人家烦心了。”

我站在原地,细细的评读他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刚才说,是在他母亲的面前,若是在以前他一定会说,我们的母亲,可见他现在是真的不把我当成他的妹妹了。此时的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我知道了雷诺,我是不会惹母亲不高兴的。你就放心好了。”我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厅堂里的灯光灿烂的闪烁着,像七彩的霓虹,扰乱世人的眉目。我悄悄的走了进去,暖夫人正在摆放着花瓶里的花朵。

那是一株红色的腊梅,红的娇艳,红的可人,如一颗血红色的宝石,给人带来别样的心情。腊梅不惧严寒,开放在寒冬腊月,真可谓人间一景色,梅花因为冬季的衬托而受人瞩目,而冬季则因为梅花的存在,让人觉得有了些许的不同。

“这枝红梅是去年从街市上买回来的,没有想到今年冬季倒开放,真的是大出我所料,看来今日去佛寺拜祭,果真是灵验了。”暖夫人一边摆弄着瓶中的腊梅,一边高兴的说着,我看的出来她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很高兴的。

“这也是因为母亲平日里多加照顾的原因,若没有母亲的照料,它也不过是枝残花败柳而已,又怎么能全归功于佛陀的庇佑呢。”

“是呀,这花我是真的是拿心去对待呀,我只盼它有朝一日,能开出自己的风采。”她的眼光深情的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有种心痛的感觉。

我看着盆中的腊梅,忽然想到了自己,记得曾经的我不就是如那去年的残枯花枝,经过暖夫人多年的悉心照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才绽放出了这殷红的腊梅,如果不是她,我或许早就沦落街头,或者早已是下了黄泉之路。

心中这样想着,对暖夫人的情谊又多了几分,我现在到底是怎么了。窗外有风吹过,夹杂着鬼魅的嘶鸣,敲打着我心中的窗台。

“母亲说的也是,不过我只怕这朵花会开到外墙去,引得旁人来窥看,母亲还是将它放在安全的地方吧。”雷诺也走进了这个宽敞的厅堂内,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不同了。

“雷诺,你也来了,快来看看这朵花开的多好。”暖夫人见雷诺进来,伸手便招他过来。雷诺缓慢的走了过去,他从我身边走过得时候,眼神中带了冰冷的寒意,比这冬季还要寒冷。

“母亲,我不太懂这些花花草草,还是让诺拉来看吧。”

“诺拉刚才已经看过了,她说这花很好,我也觉得开的很适合我的心意。”

“既然诺拉都已经这样说了,我又不懂,也只好跟诺拉是一样的了。”雷诺笑着看向我,他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暖夫人见他朝着我笑,也稍稍点了点头。

也只有我与雷诺知道,这笑声中隐藏着什么,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场戏剧,一场谋划。

“老夫人,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是查理府邸的仆人说要见老夫人您。”一位仆人悄悄走了进来,打破这原本短暂的幸福时光。

暖夫人似乎有些不高兴,不知道是因为仆人打断了她的心情,还是因为她听说是查理府邸来人呢。只听她不悦的说道:“都这样晚了,还来这做什么呢?”

“她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夫人商量。”仆人因为暖夫人的不悦,而显得有了些胆怯,声音也愈加有些低沉了。

“哦?!是吗?那你就告诉他,我身体不适,不便见客,还是让他回去吧。”仆人听了暖夫人的话之后,先是有一刹那的迟钝,然后便也就静静的退了出去。

“等一下。”正当仆人要离开的时候,雷诺让她停了下来。暖夫人见状,不解的向他询问道:“雷诺,你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你想要让我不高兴吗?”

雷诺自然是知道暖夫人一直都很仇视查理府邸,只听他慢慢的向暖夫人说道:“母亲千不可因为气度而遭人非议,我知道母亲很讨厌查理夫人,但是毕竟查理夫人并不真正属于查理家族,母亲千万不要迁怒与他们,否则他们一定会说母亲气量狭小,进而诽谤母亲,那就不好了。”

暖夫人听了雷诺一言之后,脸上不悦的神色稍稍缓减了一下,但她并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沉默。

“母亲若是不放心,可听听诺拉的意见,母亲不是最喜欢她吗?”我一听雷诺将此事牵扯到了我,我看了眼暖夫人,继而笑着说道:“母亲就依了雷诺哥得说法吧,先把他唤进来,看他说些什么,若不合母亲的意思,母亲再轰他走也不迟呀。这样也不至于名誉受损。”

“那好吧,就依你们所言吧,让那仆人进来。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耍什么把戏。”适才来报事情的仆人听了暖夫人发话之后,立刻出去迎接那位查理府得仆人。

“这个查理府到底有什么事情呢,非要这样晚才来。”雷诺说这话的事情,眼角的余光瞥像我,似乎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些事情。

“无非就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且等他进来的时候再看看吧。”暖夫人镇定的说着,其实她的心里夜市时分疑惑的。

一盏茶得功夫之后,只见一位身材略微中等,青年小伙模样的仆人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走到暖夫人的面前,笑着说了句:“我是查理府的仆人叶安,拜见暖夫人。”他的言语之间甚是得体,不禁暗自叹道,不愧是查理府的仆人,就是与其他小门小户的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