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零五章:回忆(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016 2013-09-08 10:36:40

  索菲娅来到屋中之后,只是与沙修王说笑了两句,便拉着我一起走了出去,她总是那样得欢喜,我还从未见过她悲伤的时候呢,难怪暖夫人会如此的喜欢她,她也确实挺招人喜爱的。

她与雷诺哥确实挺般配的,那时候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让我们流连忘返,那时候我与雷诺哥,还真的是亲如兄妹,可如今确是形同陌路,谁也不愿意去真正认识谁,只是一味的生活再过去的阴霾中,不敢也不愿,抬头仰望今日的夜空繁星。

索菲娅将我拉到庄园内,看着她新种植的鲜花,只是还没有开出鲜艳的花朵,索菲娅本就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这下更是拉着我一起欣赏,庄园内时不时传出一阵阵欢乐的笑声,“两位姐姐真是好兴致,这样大冷的天,居然在外面摆弄这些枯死般的花朵,妹妹我真是自愧不如呀!”一个坚细妖娆的声音在这个冬季里听的格外的清晰,连飘落的雪花,都瞬间融化在天地之间,不用看来人,我便知道是阿塔娜来了,她每次来的时候,都要先嘲笑我与索菲娅一番,仿佛嘲笑我们是她一直以来必修的功课。

我低着头,也与索菲娅一起摆弄这些花草,希望明年它能开出个新的花朵,能够绽放出所有的青春与艳丽,淡淡的说了句:“这样大冷天的,查理夫人不在自家待着,跑到别家做什么,难道查理夫人也想与我们一同种植花草吗?”

索菲娅听我这样说道,不觉笑了笑,她本就很讨厌阿塔娜,见她来了也并没有和她说话,阿塔娜很是好面子,听了我的话之后,一脸鄙夷得神色,仿佛她自己真的很高贵似的,其实与我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才不要这样做,我来这里自然是要拜见暖夫人的,跟你们在这里说话都是浪费唇舌。”她有些傲慢的说着,似乎并没有将我们放到心上,也像是忘了她自己毕竟是客,而我们才是主呀。

我缓缓抬起头才见她今日打扮的也是极为妖娆的,大红色的玄狐毛领大衣穿在身上,展现出一个完美的曲线,脸庞上涂抹了些许的化妆粉,让人看上去真的很是美丽动人。紫红色的宝石耳环挂在她那娇小的耳朵上,显得高贵了许多,雪白的脖颈处一条铂金的项链,佩戴其上,彰显她是查理夫人的尊贵身份,她无论何时都是那么的美丽,让人看了有种不可抗力的因素。

我略微有些吃惊,随即便恢复了平常的表情,假装笑着说道:“那还真是多些查理夫人,能够这样经常的来看望暖夫人,想必我母亲一定会很高兴吧。”

她听我这样说,将下巴稍稍向上扬起,展现出一副高傲的姿态,有种女王的风范,高挑的柳叶眉,妖娆的双眸,当真是天生尤物呀。

索菲娅也抬头看了看她的表情,觉得都已不能与她正视了,她假装没有看见,继续做着自己得事情。

阿塔娜在我们身边来回转着像是在欣赏她自己的猎物一般,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她是我的亲妹妹,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当我第一次得知她是我妹妹的时候,是在我被关起来的时候,那时我们还是敌人,彼此都容不下自己,在牢狱之中,她时常派人要好好的“照顾”我,其实她是要费劲心思的折磨我,在牢中我已经领略过了她的阴险,她表面上看似光鲜亮丽,其实满肚子坏水,可谓称的上是一个有名的蛇美人。

不过她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也有我的责任,自从那场大火之后,我们姐妹二人就失散了,我曾想过要去找她,可那时年纪尚小,也没有个主意,只能任水飘零,直到我遇到了待我最好的阿瓦婆,她犹如一把光明照亮了我生命中的黑暗,我被她接回家中之后,也曾多方打听过我妹妹,只可惜总是无功而返,久而久之,我便以为她有可能早已不在了人世,那场大火是那样的大,她又怎么会逃脱呢?

那一段日子我的心情极具的低哀,当然我并没有将我的身世告诉阿瓦婆,她问我话的时候,我只是摇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因此,她见我乖巧懂事,便给我重新起了个名字“伊莎”她说有了新的名字之后,要好好的做自己了以前的事情都可以烟消云散了,新的名字,新的人生。

那时的我只是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默默地看着周遭所发生的一切,这里是那么的陌生,在这里我真的能够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吗?

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我果真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我几乎已经快忘记自己曾经的身份了,从此世上在没有其梅尔家族的古嫣,有的只是贫民窟里没有姓氏的伊莎,再后来,我便认识了帕罗赛格亚,那时候的他看上去是如此的俊秀,如此的温柔善良,我想着若有一日能够嫁给他,做他的妻子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呀。结果,我真的随他来到了大城,他这里与小时侯得样子没有什么变化,有的只是曾经的四大家族,已经陨落了一个。

来到大城之后,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美好,记得初次见到阿塔娜的时候,我倒是有些惊讶,因为她的姓氏与我以前是相同的,我也曾怀疑过她的身份,可并没有发现些什么,如今我与她相认,也算是一件喜事了。

我见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笑着说道:“查理夫人不是说要去拜见暖夫人吗?怎么现在还不去莫不是不想去了……”

“我只是想歇息一下,欣赏下雪景,我想暖夫人也一定不会怪我稍迟一下的。”她说完之后,扭动她妖媚的身姿,慢慢的向厅堂的方向走去,大红色的服饰,行走在洁白的雪地上,看上去犹如一朵有毒的罂粟花,慢慢的开放在亡途的路上。开放在忧伤的梦魇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