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一十章:生命之花(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229 2013-09-08 10:36:40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雪已经停止了,地面上因为寒冷的缘故已经结了很厚很厚的冰层在上面,行走的时候需要万分小心才是,以免滑了下去,那就不好了。

箬将我梳洗打扮了,我便走下楼去,暖夫人已经在楼下等我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今天已经约好了,要一起到佛寺里面去进香礼佛,愿佛祖保佑,毕竟家里这几日也算是祸事不断,多多祈祷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慰藉吧。

暖夫人一直都很信奉佛教,在她的眼里,她认为只有万尊的佛陀才能救人于水火之中,她本身也是一副菩萨心肠,经常是广结善缘,但愿这一切并不只是表面上的和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一种对爱的呼唤。

“施主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吗?不妨求佛祖以得心安。”一旁的小沙弥平静的说着,一副看尽世间万物得神情。

暖夫人双手合十,虔诚跪拜,“愿佛祖保佑我一家老小平平安安,不要再受到任何的折磨了。”她再三叩拜,高坐在莲花台上得佛陀,微眯着双眼,出尘似的看着周遭所发生的一切。它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呢?谁也猜不透其中的含义。

听暖夫人说,这尊佛陀很是灵验,不知你到底能否听出我心中所愿,而你究竟是大慈大悲的佛陀,还是十恶不赦的罗刹鬼?

虽然我已经不太相信佛陀了,但为了礼仪,我还是稍稍的跪了下去,向它磕头祈祷,希望真的能如我所愿,一切都是安好的。因为除此之外,我再也找不出其它的,来寄托我精神上的苦恼。

“你刚才在寺院里许了什么愿望?”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搀扶着暖夫人,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我思索了一下,刚要开口说话,对面迎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疾驰而过,口中不停的大声说着,引的众人纷纷驻足观看,到底是何等架势?

只听那从车窗户处探出头的男子,高声呼叫着:“快让开,快点,查理夫人要生了,快点……”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仓促,仿佛天塌下来了一样。

查理夫人要生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塔娜,她……她居然要当母亲了,我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这让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孩子,那是一个已经成了形的胎儿,就在那个暴雨倾盆的天空下,他离开了我,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保护好他,一切都是因为我。心里深处有一抹悲凉之意。

“主子是那样,如今连个仆人都毫不懂礼数,真不知道查理府邸是怎么教导人的,还真的很不一般呐。”暖夫人显然是因为刚才仆人的一声厉呵,而有些不高兴了。她很是讨厌阿塔娜,在她认为若没有阿塔娜,说不定索菲娅也不至于死去。她恨透了她,恨的咬牙切齿。

我站在一旁并没有多说什么,我知道,说在多的话也是没有用的,该来的总归是要来,该恨得总归还是要恨的,她不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有所改变的。相反她会认为我与阿塔娜是一伙的,所以我还是不说话的为好。

“听说这个查理夫人是难产呀,看着轿车开的这样快,一定是活不了多久了。”

“别瞎说,查理夫人怎么会是难产呢?前几天我还在街上看见她与德少爷在一起呢。”

“唉,有些事情谁有能说的准呢,唉,就算她是难产而死,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倒是可怜了她腹中的孩子。”

“谁说不是呢,听说她做了很多的坏事,而且还有人说,是她杀了曾今赛格亚家族的老夫人,而且她还将帕罗少爷的妻子赶了出去,但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个女人不简单呀。”

“快别说这些了,要是让人给听见,你就惨了,上一次有人说了查理夫人的坏话,不久之后就被德少爷派人,给打死了。”两人说的时候,还不忘四处张望一下,生怕有人偷听了他们的谈话,而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也还真是可笑,既然说了有何必怕人知道呢,即便是躲得了初一,那还能躲得了十五不成。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有了些许的不安与紧张。我以前做的事情会不会被人们所知道呢?到那个时候我会不会也如阿塔娜今天这样,在这街上遭人非议。

“你看看,这个阿塔娜还真是给他们查理一族长脸,尽被人说成了这样不堪的样子,我瞧这阿塔娜的好日子恐怕也快到头了吧。”暖夫人说此话的时候,到时有几分得意的神色,完全不像是她平日里的模样,现在的她才让我感到有一点点的害怕。

“母亲说的是,可母亲千万不要为了这样的小人而折辱了自己,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免得雷诺哥在家里着急。”我故意撇开话题,尽量不去谈关于阿塔娜的一切事情,我毕竟是她的姐姐,又怎么会忍心去听别人说她的坏话呢,她受得苦不比我得少呀。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便就先回去吧,待在这样的地方,我好到真的是有点反胃了。”暖夫人说完之后,与我一同回去了,可此时我的心里却是分外的担心,适才听过路的路人说,阿塔娜有可能是难产,这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我有该如何是好呀。

走了一路,心里都是很忐忑不安,就连暖夫人与我说话,我也不过是敷衍了几句,好在暖夫人并没有怀疑我,她只是认为是我太过于思念沙修王的缘故。

不一会儿,便就回到了家中,雷诺正在门口四处张望,像是等了很久的意思,他见到我们回来,赶忙上去迎接,其实他真心迎接的也只是暖夫人一人而已,毕竟她是他的母亲。

“母亲,你怎么这样晚才回来,佛寺里的人是不是很多呀?”雷诺上前关心的问道,生怕暖夫人遇到了什么事情,虽说雷诺现在对我并不怎么好,可是他确是个十足的大孝子。记得以前暖夫人生病的时候,他一整夜都没有睡去,一直在暖夫人的身边守护着,一分一秒,直到暖夫人醒来的时候,他才有些担心的睡去。

“佛寺里的人并不太多,只是在回来的路上,我们有些事情耽误了而已,不碍事。”暖夫人爱怜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是她十月怀特才生下来的孩子,这是她的骨肉,她的血脉,她怎么会不爱他呢。

“那母亲要不要紧,你没有出什么事吧?”雷诺焦急的询问,想要更清楚的知道,事情的原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