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一十九章:暗流(四)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131 2013-09-08 10:36:40

  “累了一天了,是不是觉得累了?要不先回屋休息一下,等会吃饭的时候,我让箬叫你。”她轻声细雨的说着,是那样的和蔼,让人根本联想不到那些个坏事是她做的。我抬头仰望着她,要是你不是我的仇人该有多好。这样的话,我可以一直依偎在你得怀抱中,永远都不要醒来,静静的听着雪花飘落的声音,幻想着那一幕幕的美妙景象。

我起身向她施了一个礼仪,然后慢慢的走回了小阁楼上。

“夫人,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要不要休息一下。”箬再一旁叮嘱道,她永远都是那么的细心,有这样的奴仆在身边,我还需要愁些什么呢?这一路走来,历经风风雨雨,万般坎坷,万般无奈,若没有她在我身边,我恐怕早就已经不知所措了。我是打心里真的很喜欢她,很感激她。

记得以前在赛格亚府的时候,有小蛮帮我打点好一切,只可惜,她受到我的牵连而遭受那么多苦楚,最后还落了个凄惨的下场,我是真的很对不起她,若不是我,她现在或许也如箬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花容月貌,一样散发着春日里的笑容。

只是,这些都在也回不去了,是我的出现葬送了一个如花的年纪。说真的,我想我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人吧。是我的固执,是我的小心翼翼,害死了曾经爱我的人,保护我的人,而如今,我又该如何才好呢?

“不要紧,只是刚刚从墓地回来,心情还是有些沉重,想必过几日就好了。”我从镜中看着日渐消瘦的身影,面容枯黄,头发散乱,也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容彩,脸庞上出现了几道不深不浅的皱纹,那是时光的代表,是岁月的沉淀,是青春的消失。可是我才30不到,怎的就有了这些皱纹,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手指轻轻划过,额头上出现的皱纹,眼里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我伊莎如今也沦落到这般模样了岁月真的是不饶人呀。

“夫人,不必担心,夫人的容貌老天爷是不会夺走的。几道皱纹而已,我倒是觉得夫人现在的样子才算是真正的夫人的身份。”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也可怜了她的一份心思。

“我并不是害怕容貌,容貌是皮相之物,又能代表着什么呢?人的皮囊,不过是蛊惑世人的眼眸罢了,我有何必在意这些,更何况,我的容貌还会有人在意吗?”

“那夫人在感叹些什么,是在担心其它的事情吗?”

“我所感叹的不过是时光易过,年华易老,岁月悠悠,谁也不可能得到永生。”我从梳妆台走到阳台处,西落得晚霞,撒下一地的金色,映照在即将融化的白雪上,点点金光刺痛了我的双眸。看的久了,仿佛有些虚幻的影子,在影子里我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一抹最渴望的阳光。如今,我已经不想要了,也不需要了。我孤独的来,就让我一个人踏遍所有罪孽,忍受种种磨难,只为了一个美好的梦。

“夫人再看什么呢?”

“我在看这夕阳,落日的余辉,到底能撑到几时,你说此时的我是不是就如这余晖一样,最终会消散于虚空。”

箬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或许这些话在她听来都太过早了吧。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不想伤害她,我的心很难过。有一根针深深的刺痛在我的心中,久久不能拔去,因为时间太久,它早就已经深深的镶嵌进我的身体里了,它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雪渐渐的融化了,伴随着春日里的第一场雨水,冬日终于离我而去了。我期盼了很久的春天终于来了,春日里百花齐放,草木繁荣,百鸟啾鸣,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院中的积雪都早已融化,展露出了绿油油的草地,枯木的树枝上几片新长出来的嫩叶在雨水的冲刷下,使原本就很绿的叶子,而变得愈发绿了,有一种青春向上的感觉。

春日里,百无聊赖,坐在院中,静静听着风飘落的声音,记得去年的春日里,有沙修王陪着我一起看桃花开落,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这庭院中,寂寞的看着今年的桃花为何还不开?是因为他没有来吗?

我好久都没有回沙修王府了,也不知道,夫人她老人家过得怎么样了?春天来了,我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我只是希望,一切都很好。

四月的天气,晴朗宇内,桃花纷飞,微弱的春风吹拂着人的脸颊,有种温暖舒适的感觉,比起冬日里的寒风要温暖了许多。玛拉国的春季是个让人羡慕的地方,这里百花盛宴,树枝们经过冬季的洗礼之后,向人们展现它最繁华的一幕。

其实玛拉国最美好的季节应是炎热的夏季,只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很少有人来到这里游玩,因此他们也就错过了最好的季节。

这一日,我向暖夫人说明情况之后,在箬的陪同下回到了沙修王府。再回去的途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绿茵的树木,繁华的街道,行色匆匆的人们,一切都仿佛是在昨日,昨天我还与沙修王在一起畅谈天地,而今日就剩我一人独自在匆忙的街道中,徘徊不定。

抬头仰望天空,一望无云,碧蓝湛天,是我曾最喜爱得颜色。

不一会,便就来到了沙修王府,还是一样的气派,一样的奢华,只是奢华中多了那么几丝莫名的伤感。这里曾是最欢乐热闹的地方,而现在却也成了如今这般。

深黑色的大门并没有关上,我轻轻的推开,与箬一同走了进去,走在以前走过得路上,心情却像在荒漠般苍凉,现在的我已坠入无尽深渊,而你又在何方。昨日情景再现,泪眼婆娑,模糊了谁的殇念,看不清虚化的剪影,饮一杯哀伤的酒盏,叹往日的繁华已不在。

我又超前走了一段,一位身着深紫色花纹长裙,配搭一条蓝色的披肩,脚穿一双水晶高跟鞋的中年女人,背对着我,像似在观看摆在她面前的一盆花卉,是那样的专注,一点都没有发觉我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了。看着这个背影,心里莫名有些伤感,或许只有在这里我的心才会有所疼痛,才会感觉到心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