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一十八章:暗流(三)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047 2013-09-08 10:36:40

  我独自一人站在墓碑前,自顾自的说着,我只希望她真的能够听到我所说的话,那样的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她真的能够听到吗?听到这世间的声音,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时光老人,因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留住我想要留住的一切。

只是老天爷从来都不会眷顾我,它永远都是静默的看着,看着只属于我自己的独角戏。我曾经言说,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老天爷它肯给我们这个机会吗?人的命运天注定,这或许是谁也更改不了的宿命。

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穿过全世界的人群,融化冰冷的雪水。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这个冬季是要远去了吗?春天终究还是来了,它不忍看着我们受尽严冬,春日的温暖必将照射进人们的心田。

“妹妹,你知道吗,现在我是有多么的羡慕你,虽然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可是至少你回到了你爱的人的身边,我相信他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妹妹,我是真的想你了,现在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沙修王已经不在了,帕罗他……”眼中有泪水再打转,想要滴落,可心里却一直再告诉自己,不可以再哭了,哭,并不能带来什么,即便是死,也应该面带笑容,哪怕这笑容是坟墓里悲伤的化身。

“夫人,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箬再一旁小心的提醒着,生怕我忘记了回去的时间。我回去还有什么意思呢,那个地方对于我来说,就是冰冷的地窖。

“嗯,好吧,我们这就走。妹妹,姐姐下次再来看你。”用手轻轻擦干脸上的泪花,风干了悲伤的记忆,让它尘封在这段无法回去的时光里。雪渐渐的融化了,我的心也融入到了这个世界中。我想要逃脱这里,像无处可逃的风,怎么也走不出万千世界。

“谁?是谁在哪里?快出来!”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躲藏在不远处一棵树木后面,只是离得太远,看不清面容,再加上我刚才的一声吼叫,恐怕早就将他吓跑了吧。心中很是疑惑,这样的地方谁会来这里呢,况且,阿塔娜又会有谁会可怜她一下呢,她背负了所有的骂名,是那样的无奈与痛苦。

“夫人,怕是你看错了吧,那边什么都没有。”箬听我吼叫一声之后,也朝那边看了几眼,在确定没有人影时,才敢跟我说。我心里想着,但愿真的是我看错了,不然的话,我所有的行踪都会败露的,这样想着,对我自己来说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夫人,我们走吧。”箬搀扶着我,慢慢的走过这片悲伤的墓地,我的眼神一直斜斜的看着远方,我刚才是不会看错的,那里的确是有一个人影,只是到底会是谁呢?

傍晚时分,我才回来,天色还未进入黑夜,街市上的灯光都早已亮了起来,霓虹灯彩,不停的闪烁着,堪比天上廖落得繁星,只是这霓虹灯彩看起来,却像是没有灵魂得野鬼,冰冷的感觉的从它的全身袭来。繁华街市,人们的眼神都是如此的虚无,像是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坐在车子上,看着光纤的世界,忽然想起那一个夜晚,我努力的狂奔在街头,只是为了不要错过最爱我的人。华富里府的誓言,终究是淹没在了月色下的秋海棠里。那个夜晚,繁星点缀,该是多么的美好。可事情总不能如人们所想的那个样子,人们费尽心机,得到的不过是一个空空的躯壳。

车子在飞驰,记得曾经帕罗来接我的时候,我恋恋不舍的离开在那里生活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贫民窟。当时我在想,若是能够与帕罗永远在一起,不管在哪里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要有他在,我的天地也就在。他是我的天,是我的唯一,是我永生的依靠。

年少时的爱情,总是美好,如一颗美玉,即便是有瑕疵,那也是美玉的象征。年少的爱情,是我们挥霍掉的青春。我们用力的浪费,然后再用力的后悔,我想这便是青春的爱情吧。若是能够回到以前,他千里迢迢的来接我,我想我还会选择跟着他一起来到大城。因为,有他在,前方即便是万亩荆棘,在我的眼里,也是晴朗的天空。

我想正是因为我来到了大城,我才会懂得这么多,才会让我渐渐的长大。只有经历了些什么,才能够真正的明白以前所不能明白的事情。

“夫人,府院到了。”箬的一声提醒,惊醒了睡在梦中的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熟悉的院落浮现在眼前,黝黑色的大门,宽敞的院落,奢华的房屋,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

我慢慢的推开黑色的大门,满怀心事的走了进去,虽然我很是不情愿来到这里,但是为了家族的恩怨,我不得不这样做,哪怕我有一千个不情愿,也要装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我走进大厅,箬将我的东西拿到了小阁楼之中。暖夫人正坐在乳白色的沙发上,织就一件新的衣服,看着样子,像是给雷诺编织的。我忽然感觉雷诺真的好幸福,回到家中还有母亲在,还有母亲为其缝制衣服。可我却什么都没有,回到家中只有冰冷的四壁,与我互诉衷肠。有母亲在的时候,真的很好。

我轻轻的走了过去,不想打扰了这温馨的一幕。缓缓的蹲下来,静静地看着她编制每一针每一线,那里全部都是满满的爱意呀。

“母亲给哥哥编织的衣服真好看,我想哥哥穿上之后一定会很暖和的。”我笑着说道,笑容是多么的凄凉,多么的悲伤。手轻轻的抚摸她编织的每一个地方,用心去感受那份不属于我的爱意。

“你回来了,寺庙里的人多吗?”她一边编织衣服一边与我说着话,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她是在注视着我的每一个表情。

“寺庙里的香火很是旺盛,有很多善男信女前来拜祭,人确实很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